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九十六章 天府英魂
    “小子,今天你死定了!”

    被凌尘给斩断了手臂,林霸心中也是憋着一股怨恨,眼下看到邪兽长老已经要亲自出手击杀凌尘,也是一阵狂喜,在他看来,凌尘现在已经是一个死人了。

    然而对于那邪兽长老的杀意,凌尘却仿佛未曾看见一般,他仗剑暴闪,转眼来到了林霸的面前,举起天府重剑,笔直刺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不!邪兽长老,救我!”

    林霸拔腿就跑,但是凌尘的剑岂是那么好躲的,林霸才跑出两步,便被凌尘的剑芒追及。

    噗嗤!

    林霸的声音戛然而止,天府剑从林霸的后心穿透而出,洞穿了林霸的要害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脸上还残留着惊恐的神色,林霸的身体轰然倒地,抽搐了几下,便彻底失去了生息。

    “小畜生,你找死!”

    邪兽长老勃然大怒,虽然林霸是个废物,但却是他控制青蛇湖林家的重要棋子,如今却被凌尘杀了,他怎能不怒。

    唰的一声,邪兽长老的身影瞬间化为三个,三个又生出六个,六个黑影,仿佛六个魔头,六个兽人,散发出来的气息极为暴戾。

    “邪魔大幻影!”

    六道黑影,排成一排,以排山倒海之势,攻杀向了凌尘。

    凌尘见状,眼中赤芒也是闪烁不已,他再度抬起天府重剑,然后整只左手手掌在剑锋上划过,鲜血喷涌而出,悉数没入到天府重剑之中。

    刹那间,天府剑整体剧烈震荡了起来,仿佛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呼之欲出,整个剑身,变成了赤红之色,就像是被炭火炙烤了一般,发热发烫。

    就连凌尘握剑的手掌,都是被烧的有些焦黑。

    在快要握不住天府重剑的刹那,凌尘双手握剑,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咆哮声,手中天府重剑,猛然横劈而出。

    “天府英魂,横扫千军!”

    重剑劈出的瞬间,凌尘的身后,一道高大的威严半透明人影浮现出来,人影身穿厚重的铠甲,散发出无穷无尽的铁血气息,仿佛在这一刹那,整个广场都臣服于他,被他的军威所震慑,闻风丧胆。

    十数丈的剑芒,从天府重剑之上延伸出来,横扫而出,仿佛将整片空间的阴霾尽数涤荡,威震天下。

    噗噗噗噗噗!

    剑芒所过之处,邪兽长老的五道幻影悉数破灭,在天府剑的锋芒面前,不堪一击,一触即溃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邪兽长老招式被破,他的身体也是暴露在了凌尘的面前,尚未等他多言,剑芒已是横扫了过来,仿佛当真能够一剑横扫千军,一招斩杀千万人。

    “邪兽护体!”

    大惊失色,邪兽长老稳住身形,连忙凝结手印,真气在他的背后凝聚出一道异兽光纹图案,异兽图案出现之后,便是迅速从邪兽长老的身后移动至身前,护住身体。

    咚!

    剑芒轰在那异兽图案之上,发出一道振聋发聩般的声音,但是仅仅一个呼吸的时间,那异兽图案便陡然破裂,四分五裂崩溃,而后那一道剑芒便扫在了邪兽长老身上。

    噗嗤!

    一口血雾喷出,邪兽长老整个人飞了出去,像是一颗流星陨石般,飞撞在了广场的一颗石柱上,将整个石柱给撞得断裂开来。

    至于邪兽长老本人,则是被那石柱崩塌的乱石给死死压住,石块堆得有一丈多高。

    此时,整座广场鸦雀无声,没有一点声音发出,所有人,都是呆呆地望着那一堆乱石,惊得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太强了!这邪兽长老可是大宗师八重境的强者啊,竟然败在了凌尘大哥的手上!”

    此时,林宇已经完成了血脉仪式,他望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幕,也是张大了嘴巴,感到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这还是人吗?刚才那凌尘挥剑的那一刻,我感觉自己好像处于尸山血海当中,完全被拉入了战场,连气都不敢喘。”一名林家后辈胆战心惊弟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也有同样的感觉,还有,刚才站在他身后的虚影是什么,难道是传说中的武灵?”另外一名林家青年也是神色激动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传闻只有圣级武学才能召唤出武灵,夺天地之造化,一定是你看花眼了!”

    “那应该的确是我看花眼了!”

    那名林家青年只得点了点头承认,不过他仍然觉得有些奇怪,刚才他分明见到,凌尘的背后站着一道虚幻的人影,他还年纪轻轻,怎么可能会看花眼。

    然而在施展出那一剑后,天府重剑上陡然泛起的惊人赤芒,便是迅速褪散了去,至于凌尘背后的那一道天府将军的意念残影,也是在一剑过去便瞬间消散了去。

    天府剑的力量消失,凌尘也是恢复了正常,但是刚才的一剑,却几乎耗尽了凌尘所有的真气,本来和林天雄过招时就受了伤,强行激发天府重剑的力量,代价很大,他现在仅能够靠天府剑支撑着身体,才能保证自己不倒下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那邪兽长老,应该是被刚刚那一剑给斩杀了吧。

    凌尘暗暗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刚才那一剑,激活了天府重剑最深层的一股力量,其中甚至还包含了这把剑的主人,天府将军的一道意念,在这股最深层的强大力量释放的瞬间,天府将军的意念也完全释放出,让凌尘施展出超乎自身实力十倍的剑招。

    就算那邪兽长老是大宗师八重境层次的强者,也断然挡不住刚刚的那一剑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就在凌尘才刚刚认定邪兽长老已经死亡的时候,那乱石堆突然炸开,掀起了滔天的尘雾,一道略显苍老的人影,在尘雾之中慢慢地浮现出来。

    所有人脸上的笑容,都是陡然僵硬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凌尘眼中都是罕见地浮现出一抹难以置信的神色,这个邪兽长老,竟然挡下了他刚刚那一剑。

    待得尘烟散去,那人影也是清晰了起来,不过这邪兽长老的状态却并不好,他的身上,能够看到一道十分可怖的剑痕,剑痕极深,隐隐约约都可以看到邪兽长老的内脏,在缓慢地蠕动着。

    若是力道再强一分,邪兽长老的身体恐怕会直接被分解。

    “可恶啊……”

    邪兽长老眼神极为阴沉,就在刚刚的一刹那,他闻到了死亡的气息,和死神擦肩而过,若不是他身上穿着防御的内甲,刚才就死定了。

    不过,他穿着的那件名品内甲,也是因为凌尘这一剑而报废了,直接被劈出一道大口子,变成了开衫。

    他邪兽老人纵横江湖这么多年,什么时候遭遇过这种打击?何曾落得过如此狼狈的下场?

    “小畜生,我绝饶不了你啊……”

    眼中的杀意仿佛凝聚成实质,邪兽长老虽然身受重伤,但是他至少比凌尘要好,况且他再伤也还是八重境大宗师,而凌尘没了那股邪门的力量,现在拿什么和他斗?

    今天不把凌尘碎尸万段,他誓不为人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