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一十三章 大会开幕
    各个小组的选手,分别来到各自的比武战台附近,每个比武战台,都有一名德高望重的武林侠士作为裁判,裁决各场战斗的胜负。

    在两边的贵宾席上,坐着各大宗门的领袖,像万象门门主陆有贞,天虚宫宫主徐飞鸿,神意门门主申屠彦,都赫然在席位之中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在万众瞩目之下,武林大会开幕了。

    各大小组的积分大赛,随即如火如荼般地展开。

    五组这边,首先上台的是两个武师六重境的青年才俊,一个使得是拳法,一个使得是棍法,棍法和拳法的品级都不低,拳套和棍子交错碰撞,发出剧烈的轰鸣声,火星四溅。

    斗了三十回合,终究是施展棍法的青年才俊略胜一筹,避开的拳锋的同时,一棍轰破了对手的防御,赢得开门红。

    两人战罢,隐隐之中,仿佛能够看到,战败的一方身上陡然飞出一道龙形气劲,没入到了胜者的体内。

    “龙脉之气被剥夺了。”

    凌尘眼神微凝,他通过心眼,能够将龙脉之气看得更清楚,寻常人,未必能够看到这一幕。

    “第二场,云天河对郝山!”

    闻言,云天河冷笑一声,飞身掠向比武台,他的轻功显然大有长进,落在比武台上,一点声音都不曾发出。

    “请指教!”郝山相貌普普通通,双手抱拳,语气礼貌。

    “指教?我可没闲工夫指教你!一招送你回家!”

    云天河眼中精光闪烁,而后迅速拔出了腰间的惊鸿剑,宝剑斩出,犹如一道惊鸿,凌厉无匹。

    在惊鸿剑的剑锋之上,附加了一层青色锋芒,让剑刃变得更宽,更锋利。

    “压箱底绝招变成自己的普通招数,看来云天河实力进展不少。”凌尘眉毛一挑。

    这门青锋剑诀,凌尘十分熟悉,不过以前是云天河最强的剑法,而眼下云天河上来就用,不会有人一上来就用自己最强的招数,明显不是重视对方的原因,多半有了更厉害的绝招。

    “大碑掌!”

    郝山也是经过层层筛选,方才获得了参加武林大会的资格,自然不是什么酒囊饭袋,在云天河凌厉的剑法面前,郝山打出了一式掌法,在他的身后,仿佛出现了一座沧桑的石碑,显得他这一掌稳如山岳,劲道十足。

    见状,凌尘也是点了点头,这武林大会,果然是卧虎藏龙,能够参加大会的,都不会是泛泛之辈。

    不过剑掌交锋,还是云天河更胜一筹,他很快占据了主动权,而郝山则很快陷入被动防守之中,久守必失,郝山在云天河的强力压制下,只撑了片刻功夫,便宣告失败,被一剑击飞出了战台。

    “云天河胜!”

    五组的裁判暗暗点头,对阵同等修为的青年才俊,云天河竟然能够轻易取胜,不愧是神意门的天才弟子,这次的天榜,云天河必有一席之地,而且照这个实力,还应该能在榜上取得不错的排名。

    打败对手之后,云天河的目光也是瞥向了凌尘,视线当中,带着一丝的洋洋自得。

    被凌尘压了这么久,现在,他再一次有了战胜凌尘的信心。

    对于云天河的这般目光,凌尘只是摇了摇头,没有去理会对方,他的视线转向了其他的小组,此时其他组,也都有着比试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。

    “那不是小音么?”

    十五组的比武台上,凌尘看到了一道小巧玲珑的倩影,正是凌音。

    凌音的对手,是一名武师八重境的万象门弟子,看上去实力不弱。

    “小妹妹,认输吧,我的剑不染妇孺之血!”

    那名万象门弟子打量了一下凌音,旋即摇了摇头,淡淡道。

    听得这话,凌音却是吐了吐舌头,“放心吧,你的剑染不到妇孺的血,因为你连我一根汗毛都碰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狂妄!”

    感觉自己被羞辱,那名万象门弟子也是勃然大怒,更何况羞辱他的,还是一个看起来还没有成年的小姑娘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他就只能给对方一点教训了!

    拔出腰间的宝剑,那名万象门弟子施展出一招精妙的剑法,扑向了凌音。

    凌音就站在那里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吃点苦头吧!”

    然而等到那万象门弟子冲过来,准备让凌音吃点苦头的瞬间,后者那娇小的身体,却是突然消失,取而代之的,是一头巨大的黄金剑狮。

    黄金剑狮挥起爪子,一把将面前的万象门弟子给扫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掉下了比武战台,那名万象门弟子抬头看向凌音,脸色也是震惊无比,因为视线当中,凌音正笑眯眯地看着他,而刚才那头突然出现的黄金剑狮,此时已经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“是幻术!”

    这名万象门弟子的脑后冒出了冷汗,想不到这个看上去很弱的小姑娘,居然拥有如此可怕的能力。

    “好厉害的小女娃!年纪这么小就拥有这么强的幻术,武林丰碑留名,只怕是早晚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十五组的裁判是一名女性侠客,她也是对于凌音的表现眼睛一亮,露出一抹欣赏的神色。

    获胜之后,凌音也是向凌尘投来一个甜甜的笑容,就像是一只猫咪,在完成了任务之后,渴望得到主人的认可。

    凌尘遥遥地竖起了大拇指,凌音方才露出了满足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这丫头,真是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凌尘无奈地摇了摇头,旋即目光再度一转,落在了另一座战台上。

    那一座战台上,赫然有着凌尘熟悉的一名青年身影。

    “是那个野人?”

    凌尘口中的野人,自然是他在大雪山遇到的百里玄策。

    百里玄策的对手,是一名虬髯青年,长得人高马大,壮的跟牛一样,看上去力气很大。

    “来吧大蠢牛,比比谁的力气更大!”

    百里玄策对虬髯青年勾了勾手指头,咧嘴笑道。

    “小子,胆敢小看我,看老子一拳打得你跪地求饶!”

    虬髯青年眼中有着怒气翻涌,对方不过是一个吊儿郎当的小瘪三,竟敢看不起他,无疑是找死。

    说罢,他也是猛地一拳打了出去,直瞄百里玄策的腹部。

    面对着虬髯青年的拳头,百里玄策脸上笑意不减,一拳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两拳相撞,下一刻,“卡擦”一声,虬髯青年手臂扭曲,整个人惨叫一声,飞下了战台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