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一十六章 第一轮
    如凌尘所料,冷无血败了,与其说是败在卫青衣的手上,不如说是败在自己手上,从一开始,他就小瞧了对方,没有拿出全部的实力和巅峰的状态来对待比赛,等到他反应过来,局面已经失去控制了。

    “武林大会中的任何一人都小觑不得,这冷无血太轻敌了。”

    凌尘摇了摇头,冷无血的失败,其实给了他不小的启发,那就是绝不轻视任何一人,否则很可能阴沟里翻船。

    先前百里玄策已经给他上了一课,如今冷无血的失败,无疑更说明了这一点。

    打败了冷无血,卫青衣的人气直线上升,在五组的风头无人能比。

    其他小组的青年俊杰也不由关注起卫青衣,倒不是他们那边没有厉害的年轻高手,原因恰恰相反,正是由于他们那边的高手太厉害了,使得比试根本没有悬念,用屁股都能猜到结果,而像卫青衣和冷无血这种高水平的比试,到目前为止都没有发生过几次。

    “那个卫青衣厉害啊,而且运气也很好,呆在没什么高手的五组里面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击败了五组最强的冷无血,卫青衣基本锁定了五组的头名了。”

    “”没错,十八个小组中,有好几个死亡之组,像一组,十组,高手众多,五组算是竞争最小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竞争小归小,每个小组只有两个名额,只有真正的天才,才能晋级第二轮。”

    ……比赛一场接一场的开始,一场接一场的结束,速度出乎意料的快,不少比赛三招之内就解决了战斗,还有人干脆认输,当然,这种情况毕竟是小概率,大部分的战斗都要二十招左右才能分出胜负。

    比赛之余,凌尘不时注意几个熟悉之人,如徐若烟,凌音以及萧沐雨,上官秋水等人,他自己晋级不需要担心,但不是每个人都会顺利。

    不过除了萧沐雨外,其他三女还真的不需要凌尘担心,特别是徐若烟,即便对上一名天榜上榜上有名的高手,仍然是一剑制敌,森冷的真气,将对手的武器都给冻结,对手根本没有什么反抗的能力。

    而凌音的幻术,和人比试起来也是占尽优势,对上比自己弱的人,根本不需要多费劲,都是一个眨眼就让对手出了战台,没有任何翻身的机会。

    上官秋水实力进步很大,她的小组也没有太过强劲的对手,目前来看,晋级也不难。

    只有萧沐雨目前输了一场,遭遇到了天榜第十的高手,名叫吕山,是一名赤羽山庄的真传弟子。

    不过即便输了一场,如果接下来的比试能够保证全胜的话,依然能够有晋级第二轮的希望。

    照此看的话,神意门这边,这次即将进入天榜的,凌尘,聂无相,凌音,上官秋水是必进的,而萧沐雨,赵青阳,李流星,夏侯林,白如晦,曲灵风这些人,恐怕也能有三分之二能进入天榜。

    相对于上一届的天榜,这次的神意门,人才将是井喷式地爆发,气运鼎盛。

    其余位置,被万象门,天虚宫,赤羽山庄这三大宗门瓜分,不过在此之外,青衣会的表现也是令人瞩目,青衣会来参加的武林大会的仅仅三人,但是这三个人,都是一等一的天才高手。

    其中最出色的,自然是北雪神剑雪无涯,此人雄据青年宗师榜,实力深不可测,乃是此次武林丰碑留名的热门人选,而且是争夺大会第一的热门。

    “这一届武林大会,不仅仅是整个武林的鼎盛时期,也是我神意门的鼎盛时期啊!”贵宾席上上,神意门大长老上官宏感慨道。

    “嗯,少年一代的弟子都成长起来了,不过最快的,还是凌尘和他的妹妹凌音,这两人都是云出之地数百年不世出的天才。”

    坐在主座上面的人,一脸微笑,面色和蔼,正是神意门的门主,申屠彦。

    “是啊,这凌氏兄妹横空出世,的确是我神意门的运气,不过这等天才,宗门中却始终有人抱有成见,想要谋害他。”上官宏突然冷冷地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是叶副门主吧,我一向敬重凌天羽门主,他的儿子,我也会当做儿子般看待,叶南天做的这些事情,我一直都非常不同意,今后我会严厉警告他,让他不要再对凌尘抱有敌意,否则,他这副门主就不用当了。”

    申屠彦脸上露出一抹凝重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门主英明。”

    上官宏点了点头,他原本还以为,叶南天处心积虑地要除掉凌尘的事情,申屠彦会不会也有份,现在看来,是他多虑了。

    申屠彦在江湖上素来有仁义的名声,应该不会做这种事情。

    “这等天才,应该好好培养,将来覆灭魔道,还需要他多多立功。”

    申屠彦脸上露出一抹看十分和善的笑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时,在五组的比武台上,两道人影相对而立。

    凌尘的对手不是别人,却是云天河。

    “凌尘,不要以为修为高我一阶,就能轻易战胜我,为了这次武林大会,我竭尽全力地苦修,终于练成了一门绝招,就是为了能够在这武林大会的台上,亲手打败你。”

    云天河十分忌惮凌尘,如果是其他的青年俊杰,他才不会多费口舌,傻乎乎的把自己准备了绝招的事情告诉对方,但面对凌尘,云天河不敢有丝毫大意,他希望对方在知道自己藏有绝招的情况下,战斗时缩手缩脚,先乱了分寸。

    他等这一天太久了,只要能击败凌尘,无论是攻心,而是实战,各种手段都要用。

    “那就让我好好看看你的绝招,是否能够让你在台上多支撑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凌尘面色波澜不惊,不是他看不起云天河,而是现在他们根本不是一个层次上的人,况且,云天河这种人,凌尘早就想解决掉,只是上次被对方逃脱,如今说话,自然不需要留什么面子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云天河脸色涨红,凌尘轻描淡写的语气让他火冒三丈,要知道在以前,凌尘在他面前只是个废物而已,而如今,对方却小人得志,凌驾在了他的头上,抢了原本该属于他的风头,今天,他一定要终结掉这一切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