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一十九章 扭转
    “没想到卫青衣还掌握了剑意,那胜利的天平,可就要向他那边倾斜了。”

    五组裁判这才收敛起脸上的惊色,剑客对决,如果一个掌握了剑意,另一个没有的话,那将是极大的劣势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,有剑意加持,卫师兄必胜。”

    那在场外观战的青衣女子,也是一脸喜色地道。

    “剑意是天才剑客的标准,没有领悟剑意,便算不得什么天才剑客,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五组裁判再度摇了摇头,他本来以为凌尘的潜力要远胜于卫青衣,没想到是他看错了。

    “凌尘,试试我的这股剑意如何?”

    催动剑意,卫青衣的剑势无比凝练,无坚不摧,外物难以动摇,包括凌尘的剑势。

    下一刻,卫青衣瞬息出现在凌尘身前,旋即,金铁交鸣声和炽烈的火星四溅开来,疯狂闪烁。

    台下,观众席上,众多年轻一代和观战武者只看到一蓝一青两道模糊影子交错闪掠,最引人注目的则是那无处不在的剑光,每一道都是那么的惊艳,然后便是瞧得比武台上出现了一道道浅浅的划痕,划痕锋利无比,一眼望去,连心神都要被洞穿。

    以眼前的情况来看,卫青衣和凌尘的实力不分上下,一个领悟了小成剑意,占尽优势,一个靠着剑法无与伦比的精妙程度,却也能与之抗衡。

    诺大的比武台上,卫青衣手中的长剑飘忽不定,剑光凌厉,每次挥斩,每一次刺击,都极具威胁,有时真气强猛时,剑尖尚未落实,便有炽热的火星在双方之间迸溅开来,震撼人心。

    与卫青衣的飘忽不定,剑光凌厉相比,凌尘在这方面显然更胜一筹,云隐剑如天马行空,无迹可寻,任何一次出击的角度都无懈可击,出乎众人的意料,使得卫青衣在催动了剑意的情况下,依旧无法占据到上风。

    当然,凌尘也不敢托大,不动用剑意的情况下,他处于绝对劣势当中,不过他的寻龙剑法,可是王级层次的超级剑法,论精妙程度,远胜对方,而且他的凌天剑经,目前正处于“剑灵寰宇”的层次,对于剑法和剑势都有巨大的加成,这让凌尘即便不催动剑意,在和卫青衣这种天才剑客的对决之中,也不会落入丝毫的下风。

    台上人影闪掠,剑光纵横,一道道剑气余波偶尔从波及范围内溢出,在比武战台的周围留下一道道裂痕。

    离五组战台近的青年才俊,被这般战斗的余波给惊退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我的剑法可是会主青衣大人教的,还领悟了剑意,居然一点上风都占不到,这小子的剑法究竟达到了什么地步?”

    手中长剑闪电般挥斩击出,卫青衣越来越吃惊,到了后面,已经被凌尘的剑法给折服。

    恐怕就算是他的师兄,“北雪神剑”雪无涯,都未必能够在剑法上超越凌尘。

    随着战斗进入到白热化阶段,卫青衣脸上的神情凝重如水,眼睛几乎停止了眨动,配合精神力,注视着凌尘的细微举动,希望能找到一丝破绽,只要有一丝,他就能展开凌厉反击,重新觅得胜机。

    然而再过一会儿,卫青衣放弃了,他根本找不到凌尘的破绽,至少对他来说,凌尘浑身毫无破绽,就算有破绽,那种古怪的破绽也可能是对方故意弄出来的,是为了打乱他的节奏。

    “不管了,只能强行击垮他!”

    往后稍退一步,卫青衣双手握剑,一剑横斩。

    “青云剑诀,风影!”

    既然没有破绽,那么我自己来创造破绽,这一剑卫青衣动用了全部的实力,剑意完全凝聚到剑风之上。

    仿佛鬼哭狼嚎一般的声音响起,可怕的剑风不时凝聚成剑气,又不时涣散开来,无从捉摸。

    “剑意还行,剑法也不错,但是可惜,你的境界不够高明。”

    凌尘能在不动用剑意的情况下,和对方斗得旗鼓相当,除了剑法招式和剑势强大之外,更重要的是意境的高明,两者叠加在一起,领悟小成剑意的卫青衣都无法逼出他的剑意。

    或者说,根本不需要剑意。

    如果将剑境界,剑法招式,剑意,剑势比作是一柄剑的话,那剑境界便是剑柄,剑势算是剑身,剑招是剑锋,剑意则是剑尖,少了剑尖,虽然会不完美,剑会变钝,但是如果连剑柄都不好用的话,那么就不是变钝的问题了,而是会不称手,即便剑再锋利,也无法发挥其威力。

    在卫青衣逼近过来的同时,凌尘退后了一步,双手高举云隐剑,旋即骤然劈下。

    “见龙在田!”

    刺啦,刺啦……

    虚空中有龙吟声响彻,卫青衣的剑风一下子被击溃开来,如水四溅,而凌尘的攻击也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被凌尘一举击破了剑招,卫青衣的面色骤变,但是下一刻,他的眼神陡然坚定起来,“本来准备这一招留到最后关头再使用的,现在你有资格让我动用了。”

    小成剑意弥漫而出,被催动到了极致,布置在卫青衣的周边,他右手紧握剑柄,左手则撑在剑柄末端,下一刻,锋锐无匹的剑势凶猛爆发,配合他修长的身体,整个人仿佛一把即将出鞘的绝世宝剑。

    “嘿嘿,这卫青衣还不错,居然留有更强大的绝招,凌尘要输了,可惜,本来还想和他继续过两招的。”百里玄策双手环抱在胸膛上,嘴角露出笑意。

    面对气势无比凌厉的卫青衣,凌尘摇了摇头,“这就是你的最强招式了么,既然如此,这场比试,也是时候该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对于卫青衣的剑法技巧,凌尘有点欣赏,因为这种对手很难得,有种见猎心喜的感觉,和这种对手过招,剑法才能有所提升,否则没必要浪费这么多时间,一上台就解决对手得了,以他的实力,如果一开始就全力以赴的话,卫青衣早就败了。

    “放弃了么?”

    听得这话,卫青衣还以为凌尘已经放弃了战斗,接受了失败的结果,当即也是加速刺出,一剑斩向凌尘的胸口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他这一剑即将命中凌尘的前一刻,突然间,一股恐怖的锋芒之意,从凌尘身上迸发开来,一股极为凌厉的气剑穿破虚空,将云层都是捅出一个大窟窿,仿佛要将头顶的空间一分为二,刺破苍穹一般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