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二十七章 北雪神剑
    “该死,这小子哪来这么大力气?”

    天煞差点被一拳打吐血,忍住胸中翻涌的气血,顿时感到有些不可思议,这货不是剑客吗?剑客怎会在身体力量方面下功夫,简直不符合常理。

    不仅天煞觉得不合常理,神意门的众人,甚至绝大多数参加武林大会的青年俊杰,以及观战武者,都觉得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剑客离开了剑,就跟废物差不多,但是凌尘偏偏是个异类。

    这家伙离了剑,仍然是个变态。

    “看来是我们瞎操心了。”

    上官宏和其他神意门的长老相对一视,表情有些无奈,此时此刻,他的想法和众人一眼,都想骂凌尘一句变态。

    “既然能够挡得住一拳,看来你倒并不是个废物。”

    凌尘的拳头将天煞死死地压着,后者只能盯着那一面面盾牌,苦苦支撑。

    “我就不相信你能破开我的魔煞盾。”

    天煞的右手掌心裂开,鲜血溢了出来,他现在是在憋着一口气,只要凌尘给他的压力稍微小一点,他就能找到机会,给予凌尘致命的一击。

    “你的乌龟壳的确够硬。”

    突然间,凌尘松开了手掌,撤身后退。

    “机会来了!”

    感觉压力顿时消失,天煞也是蓦然一喜,现在正是凌尘力竭的时候,也正是他反击的最佳时机。

    “给我败吧!”

    早已将真气暗暗凝聚到掌心,趁着凌尘撒手,天煞将早已酝酿好的掌劲轰出,随着他右手一甩,破空****出去。

    “早就等着你了。”

    在天煞出掌的霎那,凌尘的拳头也到了,又是一道磅礴无匹的龙兽拳劲,仿佛从天而降的一头青龙,愤怒砸下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恐怖的余势冲天而起,其中尘雾喷疼,劲风咆哮,两种截然不同的杀招叠合在一起,任何大宗师以下的强者触到都要死。

    噗嗤!

    掌劲完全被凌尘碾压,天煞的右臂上衣服炸裂,随即喷出一口鲜血,整个人倒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嘭嘭嘭嘭!

    凌尘身形掠出,拳脚并用,连续砸击、踹击在天煞的身上,在将对方虐得死去活来后,方才打出最后一拳,将天煞彻底给打飞下了战台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在掉下战台后,天煞只是起身挣扎了一下,便是倒了下去,彻底昏迷。

    吼!

    从凌尘的头顶,飞出一道龙影,扑到天煞的身上,将后者身上的龙脉之气掠夺,然后重新回到了凌尘身上。

    裁判席上,各位裁判面面相觑,宣布凌尘赢得比赛。

    “谁知道,这一年多的时间,他是怎么修炼的。”

    神意门这边,在沉默了几秒后,上官秋水也是不由看向了其他几人。

    “因为是凌尘哥哥啊,换做是别人的话,可能就输了。”

    凌音的回答让人有些无语。

    “身体力量太强是一方面,另一方面,虽然他没有用剑,但是身为剑客敏锐的觉察力、判断力依然还在,这两方面加起来,足以让他碾压对手。”

    聂无相的分析还算靠谱,不过就算是他,到此时也还有点震惊,凌尘的取胜,实在是太震撼了。

    在凌尘丢掉两把剑的时候,几乎所有人都以为他要输了,却不想,没剑的凌尘照样赢了比试。

    “我早说过,不能小看这家伙。”

    望着比武战台上凌尘的身影,夜公子也是摇了摇头,而后瞥了一眼身旁的血瞳女子,“去把这个丢人现眼的蠢货带回来吧,顺便给他服用疗伤药,别让他死在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血瞳女子拱了拱手,也是走到了战台下方,将那天煞软绵绵的身体给拖了下去。

    凌尘的比试刚刚结束,另一场比试也是已经开始。

    比试的双方,是“北雪神剑”雪无涯和“天心剑客”风飘零。

    “天心破玉!”

    风飘零知道自己面对的不是普通对手,因此一开始,便也是将自己的绝学“天心剑法”施展开来,在剑尖之处,一抹玉色浮现而出,仿佛降低了空气和剑锋之间的阻力,让这一剑,变得极为迅捷。

    叮!

    剑尖刺在了雪无涯的剑身之上,璀璨的火星迸射开来,随着雪无涯飘退的身形,火星绽放了一路。

    雪无涯面无表情,他手中的北雪剑挥出,空间仿佛静音了一般,在一股寒冷真气的扩散下,空气中的水蒸气冻结,化为一缕缕雪花,剑气,混合在雪花之中,四处飘散。

    “剑技·飘雪!”

    剑光一扫,所有的雪花都是仿佛受到磁力吸引一般,悉数汇聚了过来,凝聚在了雪无涯的剑身上面,帮助他铸造了一把寒冰之剑。

    此剑一出,空气诡异的平静下来,剑芒直指风飘零。

    “天心剑河!”

    风飘零双手握剑,剑气化为一道潮流,真气犹如波涛汹涌的长河,席卷了出去。

    嗤嗤嗤嗤嗤嗤……

    台面顿时千疮百孔,漫天的剑气和刀气到处乱飞,仿佛炸开了窝的马蜂,极为壮观。

    叮叮当当!

    数次眨眼之内,两人交手数十回合,炽热的火星到处乱溅,根本看不到人影所在,那种惊心动魄的战斗让众人甚至忘记了呼吸,脸庞憋得通红。

    火星不散,两人交手的次数越来越多,频率越来越高,就连凌尘都第一次感觉到眼睛有些酸涩,很难准确捕捉到每一道剑光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两道人影相互穿过,率先落地的是风飘零,他的手腕上有一道剑痕,剑痕深入了筋骨,只差一分,便可将手筋挑断。

    再看稍后落地的雪无涯,他毫发无伤,不过少了一块衣角。

    “我输了。”

    风飘零叹了一口气,对方的一剑,差点便废了他一只手,这还是手下留情的结果。而他的绝招,只是斩断了雪无涯的衣袖,没有伤到对方分毫。

    “能在我的剑下触碰到我,年轻一代中,你还是第一个。”北雪剑归鞘,雪无涯瞥了一眼被斩断的衣角,淡淡地道。

    两人之间的对决,最终还是风飘零输了一招半式。

    许多已经淘汰出局的青年才俊,此刻都是热烈议论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精彩,不愧是北雪神剑,强如风飘零也挡不住他。”

    “这下年轻一代中,剑客就只剩下一个凌尘了,不知道凌尘能否和雪无涯一较高下?”

    “不好说,光论实力的话,肯定是雪无涯更胜一筹,毕竟靠战绩说话,凌尘比雪无涯,感觉还是差了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我倒不觉得,凌尘是我见过最全面的剑客,说不定他能打破常规,战胜强敌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