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三十九章 名次明朗
    雪无涯对火羽公子。

    两大青年宗师之间的交手,显得格外令人瞩目。不过火羽公子在败给凌尘之后,人气下降了不少,此消彼长,如今在众多年轻一代的眼里,无疑是雪无涯更胜一筹。

    “烈焰突袭!”

    没有废话,火羽公子直接出招,手中折扇带着一股炙热的真气,逼向雪无涯。

    咻!

    炙热的真气,凝聚成一头火凤凰,汹涌席卷。

    “风雪连天!”

    雪无涯长剑出鞘,那一柄北雪剑,在他的高速挥斩之下,密密麻麻的剑气化为一道寒潮,在战台上制造出了一大片暴风雪。

    火凤凰被剑气寒潮席卷,竟是并未爆裂开来,而是在寒潮覆盖之下,那一头火凤凰竟然被生生冻结,变成了一头冰凤凰。

    但是在那诸多震惊的视线中,冰凤凰的表面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赤红起来,散发出一股极为狂暴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退!”

    感受到这股狂暴气息,火羽公子和雪无涯几乎同时身形飞退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冰晶凤凰陡然炸裂开来,无数冰晶碎块,仿佛一道道暗器射向四面八方。

    “不好,快退!”

    靠的近的观战武者皆是面色惊恐,纷纷撤身后退,以免受到波及。

    啊!

    有一名年轻俊杰躲闪不及,被冰晶碎块击中,瞬间身受重伤,差点殒命。

    “交手越来越激烈了,都离远点!”

    裁判大声吼道。

    武林大会以交流为主,若是闹出了人命,无疑是会给这次气运鼎盛的武林大会抹上黑点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爆炸余波刚刚减弱,雪无涯便是冲了上去,一剑之下,雪花四起,凝聚成冰剑斩出。

    剑技,飘雪!

    哗!

    面对雪无涯的斩击,火羽公子直接将狂炎战体施展开来,身上炙热真气快速凝固,就像穿了一件火焰战甲。

    喝!

    火羽公子弃掉折扇,一双肉掌探出,在真气的防护下,牢牢抓握住了那一道刺来的冰寒剑芒。

    寒气,源源不断地从剑芒上弥漫开来,但是下一刻,便被那一**灼热的火劲抵消掉。

    “火羽公子虽然败给了凌尘,但毕竟还是青年宗师榜上的存在,雪无涯想要击败他,只怕也不容易啊!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们之前都低估了火羽公子,因为他败给了凌尘,所以我们潜意识地认为他不如雪无涯,看来我们都错了,不是火羽公子弱,而是打败他的凌尘太强啊!”

    “火羽公子要想出线,就必须打败雪无涯,既然是背水一战,那就自然得拼命!”

    将战台上激烈的比试看在眼里,不少青年才俊也是感慨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剑技,斩雪!”

    雪无涯眼瞳蓦然一缩,而后手掌猛地拍在北雪剑的剑柄上,一缕寒劲,迸射而来,将火羽公子的一双手掌冻结。

    下一刻,雪无涯的手掌按住剑柄,然后手掌高速转动起来,剑尖化为一道旋风般深入,剑气和寒气四射开来。

    火羽公子张开火翼,身形一闪,向后飘退。

    一时间,战台上都是两人的身影,一个浑身散发出寒气,一个身上仿佛点了火药,激烈拼杀。

    而在这般激斗之下,火羽公子节节后退,在对抗中逐渐落入下风。

    论实力,终究还是雪无涯更胜一筹。

    二十招后,分出胜负。

    雪无涯一剑挑中了火羽公子的胸口,将一块红色碎块挑飞起来,在那碎块下面,出现一个血窟窿,再深一寸,便可致命。

    “你赢了。”

    火羽公子瞥了一眼胸口的血洞,叹了一口气,看上去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岁。

    此次失败,便意味着他将止步于此了。

    打败了火羽公子,雪无涯的目光落在了不远处凌尘的身上,眼中流露出些许的精光,接下来,一组便只剩下他和凌尘的战斗了。

    这将是一场顶级剑客之间的交锋。

    此时,二组的比武战台上。

    徐若烟对白清薇。

    整座比武台早已被笼罩在幻境之中,只能隐约看到两道窈窕的倩影,在其中进行战斗。

    “虚幻之海!”

    白清薇将幻境催动到极致,然后她便立足于这虚幻之海中,对徐若烟进行压迫,对意志和身体进行双重打击。

    对于白清薇来说,这一场战斗同样是极为重要的一场,若是她输了的话,便也将宣告着出线无缘,但若是能够赢了徐若烟的话,那便还有一线希望。

    当然,徐若烟也输不得,一输,不仅仅是输了比试,和小组第一的距离会拉远,更将输了心气。

    武林大会开幕到现在,只有四个人一场都没输过,夜公子,雪无涯,凌尘,徐若烟,他们现在,仍然保持着极为旺盛的斗志,傲视群雄,而傅天绝,火羽公子这种青年绝顶天才,一旦失败,锐气便会全失,乃至于一败再败。

    “踏雪寻梅!”

    虽然处于白清薇所制造的幻境之中,但是徐若烟在冰心神魄的状态下,精气神都保持在了巅峰状态,即便白清薇的幻术十分强大,却也难以奈何得了徐若烟,反而被后者屡屡突破,险象环生。

    “心缚术!”

    白清薇的目光四处移动,最后蓦然捕捉到了一道人影,然后,她的双手陡然合拢,一股无形力量,顿时将徐若烟笼罩。

    一条条半透明的细线,将徐若烟的身体给捆缚住,动弹不得分毫。

    这细线,完全是由心力凝聚而成的,仿佛无物一般,却又是真实的存在。

    下一刻,“唰”的一声,白清薇身形飞掠而至,一掌打向徐若烟的胸口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白清薇这一掌即将命中徐若烟的时候,后者却突然抬起头,一缕冰寒气息从其体内蔓延开来,迅速将那一条条半透明细线冻结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被冻结的心力细线炸碎成了冰屑,徐若烟手中的云水剑如闪电般刺了出去。

    白清薇俏脸一变,欲要躲避这一剑,但是却为时已晚,被徐若烟一剑挑在了肩膀位置。

    噗嗤!

    白清薇的肩膀被刺出一个血洞,汨汨鲜血流了出来,落在了台面上,这还是徐若烟手下留情的结果,如若不然,整条手臂都恐怕要废掉。

    胜负已分。

    台下早已热论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击败了白清薇,二组的第一第二便锁定了,只是不知道,第一会落入谁的手里,是夜公子,还是徐若烟。”

    “一组的情况也相似,雪无涯和凌尘,将会决出一组的第一。”

    “太有意思了,四个人,正好是年轻一代对抗年轻一代,就看谁能够笑到最后了。”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