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六十章 误会
    “虽然只呆了一个时辰,但是进步很明显。前一刻钟被风暴掀飞了四十次,但是后面半个时辰,却只掀飞了不到十次。”

    凌尘心算了一下,每一次被风暴扫飞,他都记在心里,从一开始的频繁被击飞,到后面的越来越少,随着他对这风暴规律和强度的适应,也是慢慢习惯了这修炼室的节奏。

    呆在这修炼室中,不仅真气修为能够获得提升,肉身得到淬炼,提升最大的,其实是轻功。

    凌尘对风的适应和感悟,无疑会让他的风影步变得更快,听风辨位,踏风而行。

    “竟然在里面待了一个时辰。”守门老者的心中十分惊讶,他怀疑修炼室是不是出了什么故障,难道说,凌尘已经死在里面了不成?

    毕竟,一个区区一重境大宗师,根本不可能坚持那么久。

    守门老者有些担心,立即将巨石大门打开,向着里面的密室看去。

    只见凌尘盘坐在修炼密室的中央,全身被白色的真气包裹,正在修炼养伤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老者使劲的揉了揉眼睛,再次盯过去,道:“这小子,真的只是个一重境大宗师?”

    五过去,尽管凌尘身上的伤痕越来越多,却并没有逃出去,依旧还在其中修炼。

    在密室独特的环境和巨大的压力之下,凌尘的进步神速。

    而且一次次被风暴轰击席卷,并不仅仅只是受伤,同时也是在锤炼他的身体。

    每一次修炼结束,凌尘都能感觉自己的肉身提升了一分,变得更加结实,胫骨的力量更加强大。

    同时,体内的真气也变得更加精纯,经脉更加坚韧。

    “风雷修密室中的环境虽然十分恶劣,可也在让我加速巩固境界。短短五日,一重境大宗师的修为便稳固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凌尘虽然遍体鳞伤,但是却痛并快乐着,实力每一天都在提升,并且是以一种平稳的速度在提升。

    “老前辈,我要再加十天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打开石门,凌尘对着那名守门老者道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是个怪物!”

    守门老者吃惊无比,他还没见过哪个人把风雷修炼室当家的,这小子一呆就是五天,而且还说要再加十天。

    这太恐怖了。

    时间一天天过去。

    在风雷修炼室中,凌尘几乎从来没有休息过,不是修炼,就是养伤。

    若不是他的意志力强大,估计早就已经崩溃了。

    不过付出总会有回报,而且还是丰厚的回报,凌尘的修为,短短半个月时间内,便达到了大宗师一重境的巅峰。

    这也跟凌尘的厚积薄发有关。

    凌尘在武师九重境的层次,积蓄了很长时间,在武林大会上,他又吸收了大量的龙脉之力,同时天影毒的残余力量也融入了体内,如今一旦沉淀下来,这些力量提供了不小的后劲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外界,出现了一名妩媚靓丽的年轻女子,来到风雷修炼室的外面。

    她的身上穿着高等丝绸的红色衣裙,挽着发髻,勾着眉毛,涂染红唇,看上去格外地美艳。

    “无忧少主。”

    守门老者见到女子到来,也是连忙走到对方的面前,态度恭敬地道。

    虽然他是大宗师强者,但是林雅是黑市三大少主之一,未来即便不是黑市的总舵主,那也必定是高层之一,他自然是吃罪不起。

    “他还没有出来吗?”

    林雅前几日才得知凌尘在这里,不过从守门老者这里,她知道今天是凌尘在风雷修炼室的最后一天,所以才选择今天来。

    守门老者点了点头道:“他已经在里面修炼了半个月了!这玄字第一号的最高记录,是‘凌虚公子’苏子陵创下的,依靠着无比强大的轻功和分身术,他在里面呆了足足一个月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他苏子陵第一次进玄字第一号的时候,也不过才坚持了七天而已。”

    听到守门老者的话,林雅白皙的脸上露出一丝异色,而后美眸微亮,道:“这人就是个变态,要是能让他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,今后我在黑市的地位一定会超过无心,赤空。”

    林雅早就在打凌尘的主意,但是对方不是凡夫俗子,没那么容易被她迷倒。而且还有个很大的障碍,就是凌尘和徐若烟的婚约,还没有接触,徐若烟这个未婚妻,是林雅最碍眼的绊脚石。

    但是她并没有打算放弃,毕竟以她的条件,若是殷勤努力一点的话,不可能一点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地面一阵晃动,石门打了开来。

    遍体鳞伤的凌尘,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,走出玄字第一号。

    此刻的他,只想找一个地方,好好的休息一下。

    “凌尘!”

    看见从修炼室中走出来的凌尘,林雅立即迎了上去,声音清脆悦耳,俏脸上看上去满是焦急和心疼之色:“你怎么伤得这么重。”

    凌尘看到林雅,露出几分诧异的神情,道:“林姑娘,你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怎么,我们难道不是朋友吗?而且还是一起出生入死过的朋友,我连关心一下你的权力都没有啦?”林雅瞪了凌尘一眼,有些嗔怪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我倒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凌尘摇了摇头,不过心中还是有些察觉,他总感觉,林雅对他是抱着目的的,而并非是出于朋友之间的关系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也只是他的猜测而已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为你准备好了金汤药浴,只需半日,便能够帮你恢复伤势。”

    林雅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,显得对凌尘的关怀细致入微,“跟我走吧,你要是今天不接受我的好意,就是不把我当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凌尘只是沉吟了片刻,便是点头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金汤药浴,价值不菲,的确能够快速助他恢复身体,对方想的的确很周到。

    从另一方面说,和黑市少主打好关系,有算是有利无害,没有必要拒人于千里之外。

    雷鸣酒楼。

    凌尘没想到,林雅给他准备的金汤药浴,是在雷鸣酒楼之中。

    两人并肩走进了酒楼,然后一起向着一间顶尖的上房走去。

    这一幕,恰好被徐若烟和几名天虚宫弟子给撞见。

    “咦,那不是凌尘吗?他怎么和黑市的走在一起,有说有笑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这是要干什么?孤男寡女,还一起进酒楼的房间,让人想入非非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他不是和徐师姐有婚约吗?怎么能和其他女人如此亲密,不太合适吧!”

    几名天虚宫弟子你一句我一句,在他们的这般议论下,徐若烟的俏脸也是难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美眸中有着一丝寒光闪现,而后她手提宝剑,走进了酒楼之中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