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七十三章 绝情公子
    “这是何人?”

    见得这白衣青年一步步走来,凌尘不由皱起了眉头,从这白衣青年身上,感受不到一丝的邪气,但是同样的,也并无一丝的浩然正气,不过对方救下了楚天歌和魅姬两个人,可见来者不善,很有可能是魔道那边的人。

    而且,让凌尘心头十分沉重的是,对方的修为,恐怕至少在五重境大宗师层次,简直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“听说‘魔门十秀’当中,有一个叫做‘绝情公子’的家伙,他是伤心老人唯一的弟子,听说此人绝情绝义,泯灭人性,极难对付,恐怕就是此人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徐若烟的声音从旁边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绝情公子。”

    凌尘的脸色凝重了起来,“魔门十秀”,虽然都称作是魔门中的绝顶天才,但是其中成员的实力却参差不齐,不拿别的说,就拿魅姬、楚天歌和夏云馨相比,简直差的就不是一个档次。

    而这位绝情公子,显然也多半是和夏云馨一样的狠角色。

    夏云馨的实力,凌尘到现在都还没有摸清楚,上次在武林大会上虽然夺得了冠军,但是凌尘并没有真正意义上地打败夏云馨,而是撕开了对方的伪装面具,导致对方被取消了资格。

    况且,夏云馨是以“夜公子”这个假身份和他比试,所以对方用的招数,也全部是“夜公子”的招式,而属于她本身的,圣巫教的招她一概没用,凌尘甚至怀疑夏云馨隐藏了真实战力。

    “魔门十秀”之首,铁定不会是什么浪得虚名之辈。

    而且凌尘曾经清晰地记得,当初在天魔林的时候,泰亲王被那夏云馨一招杀死,而泰亲王的修为,至少在大宗师五重境以上。

    真正死斗的话,凌尘并没有什么把握能够击败对方。

    “你对他的实力了解多少?”

    凌尘看向了徐若烟。

    “只是有所耳闻。”

    徐若烟俏脸上浮现出一抹沉吟之色,“传闻伤心老人曾经被心爱之人背叛,故而伤心欲绝,在极度绝望之下,闭关十年,打造出伤心弓、绝情箭。”

    “这两件宝物,都蕴含着极重的绝望气息,普通人驾驭不了这两件宝物,更无法发挥出它们的真正实力。而这位绝情公子荀无咎,身为伤心老人的唯一关门弟子,同时却也是这世上第二个能够驾驭这两件宝物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他今天身上好像并没带那两件宝物,那他的实力,应该在全盛情况下的七成左右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联手的话,应该是有不小胜算的吧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凌尘也是安心了不少,他们应该不至于连这绝情公子的七成实力都战不过吧。

    “即便只有七成实力,恐怕我们仍然不是其对手。”

    徐若烟却并没有凌尘那么乐观,后者高兴得太早了。

    “你别长他人志气,灭自己威风。”

    凌尘显然不太相信,雷影剑在手,青年一代谁与争锋,他倒要看看,一个绝情公子,能够强到什么地步?

    一念及此,凌尘也是脚掌一点,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,真身早已来到那绝情公子面前,一抹雷光,在剑尖之处迅速凝聚,直接刺向了这绝情公子的眉心。

    “蠢货,找死!”

    见到这一幕,楚天歌也是咧嘴一笑,看凌尘的眼神就像是看死人一般,胆敢正面硬撼荀无咎,简直是自寻死路!

    徐若烟美眸中也是泛起了一抹忧色,凌尘就这么冲出去,太草率了,虽说她对凌尘的实力很有信心,但是这绝情公子,却并非和他们是同一层次的人物,对方虽很少出手,但绝非等闲之辈,搞不好,对方已经达到了天下四杰那等地步。

    面对凌尘刺来的剑芒,那绝情公子并未躲闪,他脚尖轻轻点地,整个人便向后飘退,在凌尘泛动着雷光的剑芒暴射至眉心的前一刻,他出手了,仅仅是身出食中二指,戳在了凌尘的剑身侧面,下一刻,便是生生地将凌尘的出剑轨迹给偏移了开来。

    “糟糕!”

    凌尘吃了一惊,还从来没有人胆敢用手指来破他的剑法,更何况是雷影剑,然而这绝情公子却做到了。

    “此人果然深不可测!”

    心中翻起了惊涛骇浪,凌尘估计此人恐怕已经达到了天下四杰的水平,和夏云馨难分上下。

    “退!”

    剑招被对方轻易破解,凌尘并不恋战,立刻就退。

    “何必急着走。”

    但是对面的荀无咎岂容他说退就退,右手已是鬼魅般地探向凌尘的胸口,一抹寒芒迅速逼近了心脏部位,在其双指之间,俨然是夹着一道寒光闪闪的暗器毒针。

    眼看着要被这道毒针刺中,凌尘也是感受到了巨大的危机,他瞬间将古圣王战法催动开来,同时体内的龙之血脉催动到极限,完全将十成实力催动开来,体外真气罩凝聚成功。

    但是刚刚凝聚的真气罩,在这荀无咎的面前,却仿佛一道豆腐墙一般,一碰就破,根本挡不住对方分毫。

    危机关头,凌尘体外的真气颤动不已,他一口气耗费了大量真气,在原地留下一道真气残影,真身向后飞退。

    但是那荀无咎,却仿佛能够看穿一切一般,他直接射出了手中的暗器毒针,飚射向了凌尘的真身。

    噗嗤!

    凌尘的“真身”被毒针洞穿,却并没有鲜血流出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荀无咎没有丝毫表情的脸上,首次浮现出一抹惊讶之色,他的目光立即一转,落在了更后方的位置,那里才是凌尘本体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虚虚实实,有点意思。”

    摸了摸下巴,那荀无咎的脸上,似乎是露出一抹感兴趣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此人果然实力超绝,没想到在这里会碰上这种厉害角色。”

    凌尘心思无比凝重了起来。

    今日,怕又得是一场生死恶战。

    “凌尘,咱们或许也不是完全没有胜算?”

    这时候,徐若烟略显沉吟的声音突然传来。

    “你有办法?”凌尘面色一喜,看向徐若烟的眼神中顿时充满着柔情,“关键时刻,还是自己老婆最靠谱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闭嘴,谁是你老婆。”

    徐若烟俏脸一红,白皙的左手握紧,做着想要捶凌尘的动作,而后方才褪下了红潮,没好气道:“你这家伙,应该没有忘记,我们在观天阁一起学的那一门剑法吧。”

    “观天阁?”

    凌尘先是愣了愣,而后也是反应了过来,眼睛蓦然一亮,当初他和徐若烟在论剑大会后,便携手修炼了一门名为“阴阳剑歌”的合璧剑法,那一门剑法异常精妙,等级未知,至于威力,至少在王级以上。

    这门合璧剑法的威力,随修炼的两人心灵契合度而定,也就是说,凌尘和徐若烟之间越是心意相通,那么这门剑法的威力便越大。

    眼中凝聚出一抹精光,凌尘回想着剑法的口诀,这门阴阳剑歌,无疑将成为他们此番唯一的胜机所在!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