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七十四章 强敌
    “血漫长剑戮千雄,我以剑心御灵锋。”

    凌尘的脑袋中,迅速回想着那一套阴阳剑歌的口诀。

    那一套剑法自他们两人学会以来,还从来没有施展过,如今,终于有了面世的机会。

    单人的剑法,威力再强那也只是一个人的力量,而双人合璧剑法,却是能够整合两个人的力量,合二为一,威力自然不需要多说。

    清晰的真气路线在丹田之中运转,施展阴阳剑歌,需要调动至刚至阳的真气,并且要和徐若烟相配合。

    徐若烟身上,流传的是至阴至寒的真气,两个人的周身,仿佛是两个截然不同的能量核心,就像是太阳和月亮,各自散发出截然相反的磅礴气息。

    “这两个人搞什么鬼!”

    看着凌尘和徐若烟身上的变化,楚天歌也是面色一沉,虽然不知道这两人在搞什么,但是他却能从两人身上感受到一股浓浓的威胁。

    “荀无咎,快趁现在他们剑招未完成,赶紧出手打断他们,击杀这对狗男女!”

    楚天歌向着荀无咎厉声喝道。

    “剑招么?我倒想见识见识。”

    根本没有把楚天歌的话听进去,荀无咎的脸上反而露出了一抹感兴趣的笑容,显得对凌尘和徐若烟的合璧剑法,十分期待。

    “愚蠢!”

    楚天歌面色愈发阴沉,这荀无咎太狂了,在圣巫教的弟子一代中,能够将他的话当做耳边风的,仅有那么寥寥几人,但是荀无咎显然属于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荀无咎手掌一挥,凌空一掌打在了楚天歌的胸口,将对方击得吐血倒飞,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“楚师兄!”

    魅姬等人,都是连忙将楚天歌扶了起来,目光有些忌惮地望着眼前这名面无表情的黑衣青年。

    “若你不是司空翼的弟子,敢对我说这两个字,你现在已经是死尸一具了。”

    荀无咎冷漠的声音传了开来。

    “可恶!”

    楚天歌心中怒不可遏,但是却又敢怒不敢言,他自知不是荀无咎的对手,不过这只是暂时的,日后他一定要将对方狠狠踩在脚下,方可泄他今日之愤。

    此时,凌尘和徐若烟的剑法蓄势已经完成,他们对视了一眼,似乎通过眼神传递讯息,下一刻,几乎同时间,两道人影便暴掠了出去。

    凌尘手上的雷影剑,和徐若烟手上的云水剑,两把剑交织在一起,在临近荀无咎的时候,骤然劈出左右劈出手中的宝剑,从两个方向齐齐斩向荀无咎的腰间。

    一脚将脚下的地面踩出一道裂缝,荀无咎身体腾空而起,避开了凌尘和徐若烟的双剑合击,他跃起了足足数米高,然后就犹如一片落叶般。踩在两人的剑上。

    这般身法,无疑对于轻功的要求极高。

    徐若烟一拍云水剑的剑柄,剑身弯折,而荀无咎也是随着剑身的抖动而轻轻跃起。

    眼中精光暴闪,凌尘手掌蓦然一侧,剑锋便是逆转向上,从下向上削向荀无咎的下盘。

    “破月风神腿!”

    荀无咎感受到下方袭来的剑芒,眼中也是陡然浮现出一抹凌厉光泽,下一刻,他整个人在半空中高速旋转起来,霸道凶猛的腿劲真气在双脚之处汇聚,仿佛一道龙卷风,从天而降。

    见到这一幕,凌尘也是连忙收势,和徐若烟保持一致的节奏,他的剑尖位置,真气被压缩,一道道细密的黑色的剑气凝聚起来,而徐若烟这边,则是乳白色的剑气在迅速汇聚,一黑一白,正合阴阳造化,两个人几乎同时掠起了身体,手中宝剑笔直刺出。

    噗嗤噗嗤!

    黑白剑芒没入那腿劲形成的龙卷之中,顿时绽放出了灿烂的火星,但是剑气却是被源源不断的腿劲给不断绞杀,破灭。

    “破!”

    凌尘的身上,猛然出现一道鸾影,和徐若烟发生共鸣,后者的身上骤然腾飞出一道凤影,一时间,鸾凤和鸣,直冲上方的荀无咎。

    龙卷风般的腿劲悉数被破解,荀无咎一直没什么表情的面庞,也是陡然浮现出一抹凝重之色,而后他陡然抽身后退,面对着那呼啸而来的鸾凤剑影,一双手掌悍然拍了出去。

    磅礴掌印,和鸾凤剑影狠狠碰撞,最后那掌印却是陡然破灭,被生生地穿透,不过荀无咎的这一掌威力很强,即便是凌尘和徐若烟的合璧剑招,都是被这一掌给削弱了大半力量。

    噗噗!

    荀无咎的护体真气罩上,顿时出现了两个被剑气穿透的窟窿,将衣服都是撕出了一道口子。

    两道血痕,在其身上浮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竟然能伤到我,这是什么剑法?”

    荀无咎低头瞥了一眼身上的血痕,面色惊讶,以凌尘和徐若烟的实力,就算加起来也不可能伤得了他。

    这剑法,不同于普通剑法,竟是双人所用,而且爆发出来的威力,乃至于是这施展剑法的两人本身实力的数倍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居然只是受了点皮外伤?”

    凌尘有些匪夷所思地望着荀无咎,他和徐若烟刚才那一招鸾凤和鸣,恐怕就算是五重境的大宗师强者都挡不住,而眼下这荀无咎,在仓促之下,竟也只是受点轻伤而已?

    “此人好生棘手。”

    徐若烟的玉手,也是悄然握紧了手中的云水剑,这个荀无咎,果然正如她所预想的那般,实力远胜于她和凌尘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这届武林大会的第一和第二,看来正道年轻一代,倒的确是天才辈出。”

    荀无咎的眼中浮现出一抹异色,不过他的脸色倒并没有太过明显的变化,这也是让得凌尘心头微微一沉,搞不好,接下来是一场恶战了。

    “今天就先不陪你们玩了,不过下一次,你们可不会有这么好的运气了。”

    荀无咎似乎思索了片刻,而后方才忽然开口,随即转过身去,竟是打算离开。

    这句话,也是出乎了凌尘二人的意料,对方竟是没有打算和他们继续斗下去,而是选择了暂时退却。

    不过想想也能理解,他们二人施展出阴阳剑歌,即便是荀无咎,短时间内也奈何不了他们二人。

    况且,出门在外,谁还能没个底牌防身,就算是强如荀无咎,在没能迅速拿下凌尘和徐若烟的情况下,也并不愿意和二人死战。

    这人皇地宫之中宝物众多,他若将时间都浪费在了凌尘和徐若烟身上,最后影响了自身收获的话,那就太不划算了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