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七十九章 异状
    “这该死的妖女……”

    几乎已经是囊中之物的东西飞了,凌尘肺都要气炸了,他还从来没有如此憋屈过。

    一切来得太突然,当凌尘反应过来的时候,半圣之心已经被夏云馨给吞了。

    心中虽然愤怒,但是凌尘却很清楚,若是此时他和夏云馨斗起来的话,恐怕不足一成的胜算。

    对方的气息,深不可测,就算他拥有着心眼,竟然也都无法看透。

    这是修为高出自己太多的征兆。

    “算了,半圣之心虽然珍贵,但犯不着为了它把命丢了。”

    心中这般无奈的自我安慰了一声,虽说依然还是有点沮丧,但也是无可奈何,局势不如人。硬拼的话,可没什么好处。

    在凌尘决定暂时忍受屈辱时,半空中已将那半圣之心尽数吸入檀口中的夏云馨突然转过身来,眸子望着前者,旋即有着令人心神不定的动听笑声传出:“呀呀,凌尘弟弟倒真是个正人君子,竟然没有趁机偷袭,接下来姐姐可要好好炼化这半圣之心的力量了,你可要好生帮我护法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的倒真美。”

    闻言,凌尘也是不禁再次怒气上涌,这个无耻的妖女,抢了他的半圣之心,既然还要自己帮她护法,实在太可恶了。

    “等我炼化了半圣之心,便和你好好聊聊圣女的事情。所以在那之前,你可要保护好我的安全哦。”

    似乎是猜出了凌尘的心理,夏云馨向着凌尘抛了个眼色,然后竟是自顾自地盘坐了下来,开始旁若无人地炼化半圣之心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还真是心大。”

    凌尘皱了皱眉头,虽然心中不爽到了极点,但是这夏云馨似乎知道不少他想知道的秘密,没办法,他若是想知道这些事的话,必须得从后者口中得知才行。

    所以就算心里面不爽,也只能忍了。

    在此同时,那白衣老者五人,却是来者不善地向着夏云馨的位置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可恶,我们辛辛苦苦发现的半圣之心,竟然被这妖女最后捡了便宜。”

    先前那名紫袍中年人眼中泛起了一丝寒芒,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半圣之心可是天下罕见的稀世宝物,若是被这魔道妖女炼化,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趁她在炼化半圣之心的力量,杀了她!把半圣之心从她身体里面抢回来!”

    “杀!这妖女绝不能留!”

    五人个个杀气腾腾,欲要除掉夏云馨而后快。

    “站住。”

    凌尘看着不断靠近过来的五人,也是叹了一口气,然后走到那夏云馨的身前,将五人给挡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这女人我留着有用,你们不能动她。”

    他还要从夏云馨那里了解当年发生的事情,这对他来说很重要,现在他自然不可能让任何人伤害夏云馨。

    “什么?凌尘,你竟然要庇护一个魔道妖女?”

    说话的正是那名被半圣之心侵蚀的白袍老者,他一听凌尘竟然要保护夏云馨,脸上也是浮现出一抹不可置信的神色。

    凌尘知道他若是点头的话,恐怕立刻要被诬为和魔道勾结之类的,但是眼下,他却不得不这么做。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

    点了点头,凌尘拔出了雷影剑,一抹真气注入剑身之中,噼里啪啦的电流,顿时在雷影剑上弥漫开来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长剑凌空一挥,附近的一块石墩被一剑斩为两段,切面平滑无比,地面则留下一道剑气的斩痕,剑意凝而不散,锋芒四射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见到这一幕,白袍老者五人的眼中,皆是浮现出一抹忌惮之意,凌尘的实力有多强,他们很清楚,这也是他们之前戒备凌尘的原因。

    原本五人联手,他们有自信足以击败凌尘,但是现在,最强的白袍老者废了右手,还有三人身受重伤,这样的阵容,根本不可能是凌尘的对手。

    他们可是知道,凌尘还有能够短暂提升修为的秘法,一旦施展开来,一打五绝对没问题。

    “凌尘,真没想到,你竟然会出手保护一个圣巫教的妖女,很好,你可不要以为这件事就这么算了,你的所作所为,一定会被武林正道唾弃!”

    “没错,你的实力虽然很强,可是武林中能够制裁你的高手,却是大有人在!”

    “凌尘,不要误入歧途,否则必将自掘坟墓!”

    五人仍然不甘心,试图对凌尘旁敲侧击,让后者交出夏云馨。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凌尘回应的只有一个字,他的眼神陡然一冷,而后手中的雷影剑蓦然斩出,磅礴的雷光剑气犹如匹练一般,在斩出的瞬间,一分为五,分别轰射在了五个人的身上。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眨眼间,五人纷纷倒飞了出去,口吐鲜血,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“快走!”

    以为凌尘真对自己动了杀心,白袍老者五人也是吓的灵魂出窍,连忙从地上爬起,仓皇地逃出了石殿。

    “不见不棺材不掉泪的家伙。”

    凌尘摇了摇头,不过心中却也存在些许的顾虑,今日他在这五人面前保护了夏云馨,这件事情传出去,只怕会引起不少人的猜疑。

    他的身份本就十分敏感,如果此时再在江湖上掀起什么风言风语的话,对他来说十分不利。

    “算了,传就传吧,只要行得正做得直,便不必畏惧谣言。”

    凌尘出手保护夏云馨,只是迫不得已,并非他真和魔道有什么勾结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凌尘也是转过身去,目光落在了夏云馨的身上,脸色却是不那么好看,先是被这女人抢了半圣之心,接着又有被误会勾结魔道的风险,可以说接二连三地遭遇坏事。

    “今天你若是说不出个什么,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盯着夏云馨那张魅惑众生的美丽脸蛋,凌尘却兴不起半点其他的心思,这女人心思太诡诈了,和对方待在一起,保不准什么时候就被阴了,甚至到时候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凌尘打算坐下调息的时候,却忽然听到一道闷哼声传来,他偏过头去,却见得夏云馨的脸色变得极差,刚才那道闷哼声,正是从对方的口中传出来的。

    此时的夏云馨,整张脸都是变成了青黑之色,她雪白的脖颈间,出现了一道道黑色的线条,和之前那白袍老者手上出现的异常如出一辙!唯一的差别就是,颜色变得更深了,而且是黑色,看上去更加狰狞可怖。

    “喂喂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凌尘见情况有些不妙,也是伸手拍了拍夏云馨的肩膀,想要将对方唤醒,他可还没有从夏云馨的嘴里知道自己想知道的答案,对方可万不能就这么死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