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八十一章 血玉来历
    “你居然不知道此物的来历。”

    血将军看上去十分诧异,不过旋即脸上也是露出一抹明悟的神色,“这东西并非出自云出之地,你不知道,倒也正常。”

    “那它究竟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凌尘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,我现在即便告诉你,你也无法理解,因为你离那个层次,还差得太远。”

    血将军看上去不慌不忙,并没有打算直接告诉凌尘,“我只能告诉你,这块血玉,是一件举世无双的稀世珍宝,放眼整个天元大6,它都是唯一的。”

    “在我那个时代,它的拥有者是涂山君,一位圣道九重天的绝顶强者。”

    “涂山君?”

    凌尘吃了一惊,圣道九重天,那是一个什么概念,几乎是这片天地最顶尖的强者了,毕竟如人皇那等能够破碎虚空的皇者,数千年以来,也只有那么寥寥几位而已。

    这位涂山君,正是人皇的一位妻子。

    看来这血玉,的确来头不小。

    “好了小子,我这意志投影维持不了多久,这半圣之心,以你的能力想要炼化,难如登天,在那之前,我便助你一臂之力吧。”

    血将军抬起手掌,蓦然一握,那一颗半圣之心,也是陡然扩散开来,化为一道血色光团,直接将凌尘包裹在其中。

    “凝!”

    大喝一声,在血将军的操作下,那一道血色光团,也是以肉眼可见的度飞快地融入了凌尘的那道剑影之中。

    不过几个呼吸的工夫,那一道由剑意凝聚而成的剑影,便是被染成了血红之色。

    原本只是纯粹的山水剑意,在这般血光的灌注下,一抹可怕的煞气,也是自那剑意之中散出来。

    那是来自于血将军的杀意。

    要知道血将军这个人,杀人无数,曾经在一场战斗中就坑杀了四十万人,要论杀意的话,恐怕这天底下没有人比他更强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凌尘的剑意,便不单单再是山水剑意了,而是包含了另外一种属性,那就是杀戮。

    山水剑意来自于山水老人,而这杀戮剑意,便是来自于血将军了。

    山水剑意融入杀戮属性,无疑将变得更为强大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凌尘的武道境界,也在急剧地提升当中。

    这半圣之心蕴含了血将军毕生所悟,以血将军半圣级别的实力,其悟性又岂是一般天才能够媲美的。

    之前,凌尘的武道境界,是“剑灵寰宇”的层次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在吸纳了血将军的武道感悟之后,凌尘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,仿佛前方的路一下子通透了起来,瓶颈不再是瓶颈,无论是眼界还是层次,都瞬间拔高了不少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此时,外界的凌尘突然睁开了眼睛,眼中骤然闪过一抹闪电般的精光。

    精芒一闪而逝,凌尘的瞳孔,比起以前,仿佛变得透明澄澈了不少,仿佛无论看什么东西,都能够一眼看穿。

    这是剑道境界达到“剑心通明”层次的征兆。

    达到这一无上境界后,不会被任何事物迷惑,能明了一切事物,甚至能预知安危祸富。

    不过凌尘目前,只能算是半步“剑心通明”的层次,但是给凌尘的感觉,却是仿佛一下子脱凡入圣,洞察力、感应力甚至智商,都提升了数倍。

    “你这小子,把半圣之心炼化了?”

    这时候,旁边也是突然传来了夏云馨略带惊讶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是啊,已经炼化了。”

    凌尘这才想起旁边还有个夏云馨,也是收起了心思,目光望了过去,视线当中,夏云馨已经并无大碍,不过对方的脸色,似乎不太好看。

    “可恶,那是我的东西,你怎么能擅自炼化?”

    夏云馨狠狠瞪了凌尘一眼,然后揪住了后者的衣服,“给我吐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你的东西,这半圣之心原本就是我先现的,如今被我炼化,只能算是物归原主。”

    凌尘面无表情,开玩笑,吃进肚子里已经消化掉的东西,哪有吐出来的道理。

    “况且,谁让你自己没本事炼化,把东西吐到我嘴里的。对了,这件事情,我还没有找你算账。”

    凌尘想起了自己刚才被夏云馨“强吻”的一幕,也是十分不爽,幸好吐出来的半圣之心,他就不计较了,要是些什么其他东西,他可不会这么轻易罢休。

    “好无耻的小子,我是没见过你这种人,得了便宜还要卖乖。”

    夏云馨的眼神仿佛要吃了凌尘一般,恨得咬牙切齿,而后道:“那可是姐姐的初吻,竟然被你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夺走了,你说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初吻?我怎么不太相信呢?”

    凌尘打量了一下夏云馨,对方的气质中便透露出一股魅惑,不过并不像魅姬那样,而是仿佛对方骨子里就有一种性感的气质。

    看夏云馨的样子,根本不会像是初吻。

    毕竟魔道不同于正道,没有那么多的繁文缛节,名教礼法,对于男女之事并无禁忌,所以凌尘印象中的魔道女子,基本上都是早早地便会与男人生关系,阅男无数的那种,在凌尘看来,夏云馨恐怕也是那一列。

    “不信算了,”

    夏云馨摆了摆玉手,而后也是紧紧地盯着凌尘,“凌尘小子,你可知道,我救了你多少次?可你,却是这么报答自己的救命恩人的,唉,早知道让你自生自灭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很多次?不就一次么?”

    凌尘只记得在天魔林的时候,对方击杀了泰亲王,救了他一命,也就仅这一次而已,哪有什么许多次。

    “可不止。”

    夏云馨晃了晃玉葱般的手指头,“在天魔林的时候,那是第一次,后来在那山庄上,你不是现了我们屠灭烈火刀宗的计划么?你以为,就你当时那点三脚猫工夫,真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混到我们当中,然后还能大摇大摆地离开?”

    “再后来,你在火之国的战争当中太过踊跃,教中可是有许多人都想置你于死地,那些人,都被我压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我救了你很多次,而不是一次,懂了吗?”

    夏云馨看凌尘的眼神中,显然是有着一抹嗔怪之意,鄙视凌尘忘恩负义。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要救我?”

    凌尘还真不知道,夏云馨暗中帮了他这么多。

    不过对方这么做,目的又是什么?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要救你,难道你没有脑袋,不会自己去想吗?”

    白皙的手指戳了戳凌尘的太阳穴,夏云馨也是一副朽木不可雕的表情,旋即她身形一动,竟是独自掠出了石殿,只留下一句话在石殿中飘荡,

    “好好想想吧!如果没有人在暗中帮你的话,以你那张扬的性子,在那种众虎环伺的环境下,早就死上个十回八回了!”

    /book_70053/l

    天:。笔趣阁手机版址: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