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八十四章 项锋
    噗嗤!

    猛然喷出一口鲜血,厉无双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徐若烟。

    刚才还并不是他对手的徐若烟,怎会突然拥有如此强大的战力?

    “难道说,你得到了云出四大将的传承?”

    突然间,厉无双眼神一震,惊声问道。

    在来这里的路上,他看到了云出四大将的雕像,并且还路过了其中石将军的墓室,只是有人已经先他一步,取走了石将军的传承。

    而眼下徐若烟所爆发的力量和招式,古老而神秘,和现在武林中的武学完全不搭,这也是让他心中瞬间起了怀疑。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

    徐若烟柳眉一挑,散发出一股高贵而神秘的气质,俏脸漠然地道:“这是云出四大将之一,月将军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如此!”

    厉无双握紧了拳头,眼中顿时涌现出一抹无比羡慕的神色。

    云出四大将,虽然和人皇没法比,但却也是闻名五国的超级强者,他们的传承,是武林众人梦寐以求的东西,没想到被对方所得到。

    可恶,为什么他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。

    “也对,这徐若烟在这届武林大会上排名第二,而这届的武林大会,又是有史以来最为鼎盛的一届,他身上拥有的气运,不逊色于以往届的大会冠军,运气好也不奇怪。”

    厉无双转念一想,又有些释然了。

    “阁下该知难而退了吧,想来你也明白,我并不想与你在此浪费时间,所以才一直没有动用这股力量。”

    徐若烟犹如一尊高贵的月光女神,居高临下地漠视着厉无双,淡然地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果真是这样吗?”

    对于这话,厉无双显然并不相信,他反而是哈哈大笑了起来,眼中浮现出一抹狡黠之意。

    “你的这股力量,恐怕并不是永久的吧。”

    厉无双目光紧紧盯着徐若烟,仿佛将对方看透了一般,凭他的敏锐直觉,能够感应出,徐若烟的这股强大力量,应该只是能够短暂地使用而已,而且是一股消耗性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仅仅如此,你便以为自己真能够击败我?”

    厉无双非但没有丧气,心中反而是愈发火热了起来。

    若是他将徐若烟击败的话,不仅可以夺得那一件奇物内甲,更能够夺取月将军的传承。

    若是他做到了的话,那么便可从此平步青云,进入青年宗师榜前十,不再是空想。

    而且,掠夺了徐若烟的机缘和传承,就等于抢夺了对方身上的龙脉之气,能够将徐若烟的气运变成他的气运,鸿运加身,一步登天。

    他虽然是青年宗师榜上的高手,论实力,他自信比大部分年轻天才都要强,但是论气运的话,他却不及许多年轻一代的巨头人物。

    “真是冥顽不灵。”

    徐若烟摇了摇头,美眸中一抹冷光浮现出来,“既然只是短暂的力量,但是击败你,却是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唰!

    纤细的身形一闪,徐若烟反手握剑,速度犹如疾风,手中云水剑,陡然划出一道弧月形状,在半空中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“碎金指!”

    眼神凝重到了极点,厉无双食指和中指并拢,迅猛地点了出去,粗大的指劲暴射了出去,闪烁出一道金属光芒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徐若烟迅捷如风的一剑,被指芒陡然偏移,然而那一道指劲,却并没有如此消散碎去,而是被弹射了开来,折返了回去,从厉无双的身旁穿了过去,狠狠地射在了墙壁上,射穿了三分之二的墙壁,出现一个深不可测的指洞。

    “竟然弹开了。”

    厉无双心中骇然,到底需要多强的力量,才能够弹开他的碎金指劲。

    “月灵七式!”

    俏脸上无喜无悲,徐若烟紧接着施展出后续剑法,一连七剑,紧密衔接,七道剑芒,陡然笼罩住厉无双。

    铛铛铛!

    从储物行囊中取出一面金属小盾挡在身前,厉无双边挡边退,每一剑,都是绽放出极为璀璨的火星,但是每一次碰撞,也是将厉无双逼得连续后退。

    咔擦!

    盾牌之上,突然浮现出一道裂纹,这般裂纹的出现,也是犹如产生了连锁反应般,转眼间,裂纹犹如蛛网般密密麻麻地蔓延开来,瞬间便布满了整面盾牌。

    眼看着徐若烟第七剑斩杀来,厉无双只能将盾牌再度挡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然而当他看到盾牌上的密集裂纹时,面色也是陡然一变。

    但是却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硬生生地受了徐若烟一剑,那一面盾牌却是彻底崩裂,变成了一块块碎金属片飞射出去,剩下的剑芒,狠狠地劈在了厉无双的身上,陡然对方给生生地劈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这一次,剑芒直接将厉无双的身体从中间划出一道可怖的剑芒,口中鲜血狂喷而出,厉无双身体飞出了十数米远,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月将军的力量,果然不同凡响。”

    厉无双捂住了胸口位置,眼中浮现出一抹不可思议的神色,这就是月将军的传承,徐若烟转眼间就跟变了个人一样,之前还不是他的对手,可现在,力量却已凌驾在了他之上!

    “你知道得太晚了。”

    徐若烟的美眸中涌出一抹寒意,她已经对这厉无双动了杀心,要知道,对方刚才可没打算放过她,既然如此,她没有必要手下留情。

    江湖险恶,她虽然只有十九岁,可是手上却也沾染了十几条人命。只不过,那些都是该杀之人而已。

    感觉到了徐若烟身上的杀意,厉无双也是面色一沉,而后他陡然偏过头,向着身后的廊道厉声喝道:“阁下看了这么久的热闹,也该出来了吧!不然我死了,你有自信能够单独战胜这女人?”

    “什么?还有人?”

    徐若烟吃了一惊,她的视线,陡然落在了那廊道的深处,那里,空空如也,但是下一刻,一道轻微的脚步声,便是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黑暗中,一道人影慢慢走了出来,赫然也是一名三十岁出头的青年。

    “厉无双,你居然被一个后辈小丫头逼成这副模样,可真是将我们青年宗师的脸面都丢尽了。”

    青年的体格十分健壮,他上半身只穿了一身单衣,两条发达的胳膊露在外面,结虬的肌肉散发出力量美感,看起来,就像是一头人形野兽,身体中蕴含极为狂暴的力量。

    青年宗师榜第三十三位,“暴龙”项锋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