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八十九章 赤空少主
    噗嗤!

    笔直射出的雷影剑穿破空气,射在了项锋的心脏位置,洞穿了进去。

    啊!

    喷出一口鲜血,项锋低头看了一眼被刺穿的胸口,眼中浮现出不甘的神色。

    然而就算是天极境强者,被刺穿了心脏,那也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脚下一点,凌尘后退了两步,项锋的大锤,砸在了凌尘身前的位置,被轻松躲开。

    “总算死了。”

    凌尘收剑入鞘,眼中并没有什么怜悯之意。

    类似这种仇杀,江湖上每天都在上演,死两个青年宗师,并不是什么大事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此时,从那附近的区域,突然出现了三道人影,从那破裂的墙壁穿了过来,出现在了通道中。

    是一男二女。

    凌尘目光一转,落在那一男二女的身上,这三个人当中,那两名女子,竟都是他所熟悉之人。

    “凌尘?”

    说话的是一名妩媚动人的年轻美女,她瞥了一眼那倒在血泊中的项锋和厉无双,脸色也是万分诧异。

    “林雅?”

    凌尘目光只是在林雅身上停留了片刻,便转移到了其余二人的身上,那两人,其中一人是无心少主戚红颜,另外一人,头戴发冠,身穿暗金色长袍,散发出一股十分威严的气息,修为还要胜过戚红颜许多,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赤空少主。

    凌尘猜出了对方的身份。

    比起其余两位黑市的少主,这位赤空少主的年龄最大,但同样的,实力最强,据说是可媲美青年宗师榜前十的存在,实力早已达到了大宗师七重境以上。

    “这两个人都是你杀的?”

    戚红颜望着已经死亡的项锋和厉无双,美眸中也是充满了震惊之意,“暴龙”项锋和“铁指宗”厉无双,这两个人,都是在青年宗师榜上赫赫有名的人物,没想到今日竟然都死在了凌尘这个年轻一辈手里。

    “此处好像也没有别人了。”

    凌尘倒也没打算否认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天呐,你们竟然杀了这二人。”

    林雅吃了一惊,她不认为这两个人是凌尘单独杀的,毕竟旁边还有个身受重伤的徐若烟,所以自然而然地当成是凌尘和徐若烟联手,方才击杀了这两名青年宗师。

    “我们也是差点死在他们手上,若非烟儿拼死力战,用出了她父亲给她的底牌,恐怕现在躺在地上的就是我们两个了。”

    凌尘摊了摊手,然后突然捂住胸口,似乎也受了伤的样子。

    听得这话,徐若烟也是微微一怔,她没想到凌尘会撒这样的谎,不过随即她也是反应了过来,正所谓木秀于林,风必摧之,若凌尘说是自己一己之力杀了项锋和厉无双,难保不会引来嫉恨,毕竟黑市亦正亦邪,会不会对他们出手都很难说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,难怪你们能够办到。”

    戚红颜这才露出一抹恍然之色,这样说的话,那就不奇怪了。

    那位赤空少主,也只是打量了一下凌尘和徐若烟,便是收回了目光,对他来说,项锋和厉无双算不上什么厉害角色,死了就死了,毕竟青年宗师榜上经常会死人,除非是排名前十的死了,否则根本不算什么大新闻。

    这点小事,甚至连让他惊讶一下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挥了挥手,赤空少主便向着通道的另一侧掠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凌尘,多保重。”

    林雅向着凌尘拱了拱手,虽说上次的事情让她不是很高兴,但是她并没有打算和凌尘闹翻,即便不能得到凌尘,她仍然可以和凌尘做朋友。

    看到凌尘和徐若烟在一起,她只是有些羡慕徐若烟,但也没有太多的情绪波动,毕竟她对凌尘,更多是实力和天赋上的欣赏,而不是女人对男人的那种喜欢。

    三人随即离开了视线。

    呼……

    松了一口气,凌尘紧握住剑柄的手掌也是松了开来,这三人总算是走了,若是对方真要动手的话,恐怕情况就糟糕了。

    走到那项锋和厉无双身边,凌尘开始摸索了起来,从二者的行囊当中,他也是搜刮到了一些不错的东西。

    在厉无双的身上,有一本碎金指的秘籍,碎金指是一门天级巅峰品级的指法,也是这厉无双的拿手绝技。

    碎金指,修炼到最后一招,能够一指击穿一件名品宝甲,更能够轻易洞穿大宗师的真气护罩。

    技多不压身,凌尘将碎金指收了起来,这门指法不会成为他的主修武学,但是却可以起到出其不意的作用,在剑招没有准备好的情况下,用指法来弥补攻击间隔,消耗的真气也少,是个不错的选择。

    而且现在的凌尘掌握了真气成丝的诀窍,对真气的运用堪称炉火纯青,比许多老牌的大宗师强者都要强许多,修炼指法,对他来说也要容易许多。

    至于那项锋,武器不错,是一件高级的名品,可以卖个不错的价钱,之后拿来送人什么的都可以。还有就是几本秘籍,不过都是锤法,炼体法门什么的,对他没什么作用。

    做完这些,凌尘方才回到了徐若烟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才刚离开你一会儿,就被人弄成这样,还能不能让我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凌尘的手搭在徐若烟的脉搏上,感受着后者的经脉动静,这一次,对方伤得不轻,如果不是他及时赶到的话,恐怕就永远见不到了。

    “江湖险恶,我总算是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徐若烟淡淡地道,“这次出来的匆忙,没有回天虚宫,而且太大意了,没有把握父亲给我的保命符带上,否则不至于会如此狼狈。”

    凌尘也不想责怪徐若烟,只是拍了拍她的香肩,然后向四周张望了起来,“你得找个地方好好疗伤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臻了臻首,徐若烟使力想要从地上站起来,但是她浑身现在没有一丝力气,只能无奈地坐了下去,不过不等她坐下,一双大手便是绕到了她的背后,将她整个人给给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呢…我自己能走。”

    被凌尘这么给抱着,徐若烟也是俏脸一红,两只雪白的拳头锤在凌尘的胸口。

    “得了,别逞强了。”

    凌尘嘴角微微掀起了一抹弧度,他可不管徐若烟的挣扎,便是身形一动,掠向了通道的深处。

    (本章完)js3v3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