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九十九章 审判
    “那妖女跑了!”

    柳惜灵冲出了殿外,顿时间,一名正道的武林人士也是厉声大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话音一落,绝大部分人也都是望向了大殿之外,脸色有些阴沉。

    “可恶,人是被这凌尘给放跑的!这小子果然和魔教有所勾结!”

    一名天虚宫的长老也是厉声吼道。

    一时间,这大殿内的一双双眼睛,都是锁定了凌尘。

    “大家听我说,这件事情并非你们想的那样简单,而是另有真相!”

    凌尘脸色一沉,“我亲眼目睹了徐飞鸿前辈被申屠彦所杀,是他暗算了徐前辈。”

    “够了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徐若烟的喝声陡然响起。

    “事到如今,你还在为那个妖女辩解?!”

    徐若烟的美眸中浮现出一抹难掩的失望之意,“凌尘,你应该知道我有多相信你,可你却肆意地践踏着我对你的这份信任!”

    “你口口声声说杀父之仇不共戴天,可你却亲手放走了我的杀父仇人。”

    “凌尘,你明明知道我有多喜欢你,为了你,我甚至可以不顾性命,为你抛弃一切,可你呢?”

    “我徐若烟在此对天发誓,此生一定要杀了柳惜灵这个妖女,为我父亲报仇雪恨!”

    徐若烟的声音一开始十分颤抖,但是到最后,却是变得极度冰冷无情,充满着恨意。

    听得这话,凌尘也只能是苦笑,他现在恐怕无论说什么,对方都不会相信,徐飞鸿对于徐若烟来说,是慈爱的父亲,杀父之仇,不共戴天。

    忽然间,徐若烟从戒指中取出一张白纸黑字的契约书,在那极为冷漠的目光注视下,她将手中的这契约书给甩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我之间的婚约。”

    徐若烟俏脸上仿佛覆盖了一层冰霜,声音更是附带着一抹刺骨的寒意,下一刻,“唰”的一声,她手中的云水剑突然挥出,在半空中连斩了十数下,那一纸婚约,被切割成了一块块细小的碎屑,飘散开来。

    “凌尘,你我之间的关系,也如这一纸婚约一般,从此恩断义绝。”

    漫天纸屑飘散,纷纷扬扬,就仿佛冬日里的雪花一般。

    凌尘也是伸出手掌,一抹纸屑落入手心,旋即他也是露出一抹略显苍白的笑容。

    之前虽然他和徐若烟也有过一次矛盾,但那时候,都并没有做到如此决绝的地步,看来这一次,徐若烟是真的狠下心来,要和他断绝关系了。

    将婚约碎为粉末,徐若烟也是决然从凌尘身侧走过,带着天虚宫的人走出了大殿。

    凌尘心中十分苦涩,为什么她就是不愿意相信自己呢?

    抑或是说,她或许并没有那么喜欢自己吧。

    如果爱一个人的话,便应该完完全全的相信他。

    凌尘感觉有点失魂落魄,整个人就像是受重创一样。

    “把这个忤逆之徒给我拿下!”

    申屠彦捂着胸口,从地上爬了起来,指着凌尘喝道。

    两名神意门的长老将凌尘按住,然后也是将他捆缚了起来。

    凌尘并没有反抗,眼神略显呆滞,任由两人将他拿住。

    大殿中,所有看向凌尘的目光中,都是带着一抹厌恶之色,在他们看来,凌尘已经废了,居然和魔教勾结,若是和魔教勾结的罪名坐实的话,凌尘恐怕将成为所有武林正道人士所唾弃的对象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风之国,神意门。

    气势恢宏的大殿中,神意门所有的长老和真传弟子几乎齐至,全部都站在大殿两旁,神色凝重。

    聂无相,上官秋水,萧沐雨,凌音等年轻弟子,也都是在这大殿之中,不过此时他们的目光,都是聚焦在了大殿中央的位置。

    在大殿中央,跪着一道人影,被捆住了双手,赫然是凌尘。

    此时的凌尘,两眼无神,灰头土脸,早已没了往日武林第一天才的神采。

    “诸位长老,凌尘在人皇地宫之中,被妖女柳惜灵蛊惑,间接害死了徐飞鸿宫主,还不惜暗算本门主,一手放跑了行凶的妖女,你们看该如何处理?”

    申屠彦坐在宗主的位置上,瞥了一眼下方跪着的凌尘,淡淡地道。

    “此事必须严惩!”

    说话的正是副门主叶南天,他盯着凌尘,眼中充斥着冷漠之意,“要知道我神意门之所以会实力大削,失去武林霸主的地位,全都是因为那个妖女柳惜灵的缘故。”

    “就连我们的先代门主凌天羽,也是被这妖女暗算杀害,如此不共戴天的仇人,竟然被凌尘这小子放走。这小子勾结魔教,大逆不道,我建议废掉他的武功,把他逐出师门,并昭告整个武林,将这个弃徒逐出正道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大殿中不少人脸色都是蓦然一变。

    废掉武功,昭告武林,那么凌尘的一生就等于废了,彻底沦为一个废材,而且还会遭受整个正道武林的唾骂。

    “这混蛋,想趁机把凌尘逼入死地。”上官秋水恨得牙痒痒,叶南天很早就想置凌尘于死地了,如今有这么一个大好机会摆在面前,对方肯定不会错过。

    “他若敢拿凌尘哥哥怎么样,我便和他拼命。”

    凌音的俏脸上早已没了往日那种活泼,而是换成了冷漠的神色,一双美眸,极为凌厉地盯着叶南天。

    “此事自有大长老和师傅他们,他们绝不会眼睁睁看着凌尘被逼入绝境的。”

    萧沐雨也是异常担心凌尘,放走柳惜灵或许是真的,但是勾结魔教,绝对是欲加之罪。

    “叶副宗主此言差矣。”

    此时为凌尘站出来说话的,却是大长老上官宏,他也是看了一眼凌尘,旋即叹了一口气,方才开口道:“凌尘是我神意门数百年不出的绝世天才,他的本性不坏,又是先宗主之子,只是一时不察,这才着了那妖女柳惜灵的道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姑且剥夺他真传弟子的身份,罚他面壁思过一年,以儆效尤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行。”

    上官宏的话音一落,却立马有一名紫袍长老进行反驳,“凌尘大逆不道,以下犯上,打伤门主不说,还放走妖女,其罪当诛,不杀他已经是对他莫大的仁慈,必须废掉他的武功,否则被此子成长起来,即便今日不反,他日也必然背叛宗门,投入魔教,成为一个小魔头,必是我武林正道的心腹大患!”

    “说的是啊。”

    “若不进行严惩,必然贻害无穷啊……”

    不少长老纷纷点头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