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章 醒悟
    “一派胡言!”

    一道喝声惊住了众人,却是紫云真人,“如若他真的像你说的那样,他为何不跟着那柳惜灵一同逃走,直接投靠魔教?而是选择留了下来,回宗受罚?”

    “而且凌尘若真有心要投靠魔教,他早就投了,何须等到现在?诸位可不要忘了,在武林大会上,是谁激活了龙脉之力,击退了魔道群雄,否则现在恐怕武林丰碑都已经落入了魔道之手,天下必然动荡,岂容各位在这里安坐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却又引得了不少长老点头赞同。

    “紫云真人说的不无道理,凌尘是我们看着长大的,他若真心怀奸邪,我们岂能一点都看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嗯,此事还需慎重,不可处罚太重啊。”

    见得舆论开始有利于凌尘,叶南天也是面色一沉,厉声道:“不管如何,都掩盖不了凌尘叛宗的事实,根据门规,必须废他武功,把他逐出宗门!难道要因为区区一个弟子,而改变门规吗?”

    “母子孝道,天道纲常。”

    一直没有开口的谢禅长老也发话了,“各位设身处地地想一想,假如你们是凌尘,会不会也有可能犯同样的过错。”

    “门规是死的,人是活的,就算破一次例那又怎样,以前在宗门历史上也不是没有发生过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行,若是叛宗能如此轻易被原谅,那今后岂不是越来越多的弟子会有非分之想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罪恶的种子就要被扼杀在萌芽之中,绝不能让它生根发芽!”

    双方各执一词,争论不休。

    “不必再争了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从那大殿之外,却是突然传来了一道苍老雄浑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道声音,蕴含了极为雄浑的真气波动,将大殿内的所有人瞬间镇住。

    所有人目光望去,发现不知何时,一名麻衣老者出现在了大殿门口。

    凌尘也是偏过头看了过去,这名麻衣老者衣衫破旧,看上去十分邋遢,就像是一名乞丐一样,但是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,却极为恐怖。

    “太上长老!”

    一道惊呼之声在大殿中响彻而起,旋即众人皆是震惊莫名,所有人,皆是面色凝重,躬身行礼。

    凌尘也是眼神微微一凝,他一直听说,神意门有太上长老的存在,只不过他从未见过,所以一直以为只是个传闻,没想到,这太上长老竟是真的存在。

    这位太上长老的实力,只怕比申屠彦这个门主,还要强上许多。

    “不知太上长老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申屠彦从宗主座位上站了起来,然后走下了台阶,也是来到了那位太上长老的面前,拱手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凌尘是凌天羽的儿子吧。”

    那太上长老看着凌尘,淡淡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

    申屠彦斜眼瞥了凌尘一眼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这个孩子会犯下这等大错。”

    太上长老脸上并无什么表情,看不出什么波动出来,“这件事情,十分复杂,你们各执一词,始终争不出个结果来,我建议,你们明日再议。”

    “明日再议?”

    申屠彦和叶南天对视了一眼,眼中浮现出些许的犹豫之色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们连一天都等不了么?”

    太上长老似乎微微皱了下眉头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,既然太上长老都如此说了,那便明日再议好了。”

    申屠彦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,道。

    “把凌尘关进地牢。”

    说罢,申屠彦也是向着两名执法弟子挥了挥手,那两名弟子点了点头,然后也是将凌尘给带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总算是逃过一劫。”

    见得凌尘被带下去,上官宏和紫云真人等人,也是暗暗松了一口气,若是申屠彦和叶南天执意要拿门规说事,非要置凌尘于死地,那他们或许也只能动手了。

    那是他们不愿意看到的结果。

    毕竟都是一个宗门的人,而且现在神意门的实力并不强,已经大大落后于武林中的超一流宗门,若是还自相残杀的话,只怕宗门的实力会变得更弱。

    况且以申屠彦天极境的实力,真打起来,他们未必能讨得好处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素来不过问宗门事务的太上长老,居然插手此事了。”

    谢禅长老感到有些诧异,她已经有好些年没见过太上长老了,对方这些年一直闭关不出,从来没有露过面,没想到会在这个节骨眼上见到出关的太上长老。

    “凌宗主生前和太上长老可是亦师亦友的关系,他此番出手,应该是为了凌天羽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,我们还有一天时间,那么关键,就是今天晚上了。”

    紫云真人忽然抬起头,看向了其他人。

    白圭长老的眼中也是浮现出一抹精光,以叶南天的一贯作风,只怕不会让凌尘活到明天,以前凌尘还是神意门弟子的时候,对方就三番五次地下杀手,这一次,凌尘沦为了阶下囚,无疑就更危险了。

    夜半时分,阴暗潮湿的地牢之中。

    凌尘被关押在此处,他的眼神,却是十分迷离,带着一丝的困倦。

    这两天他想了很多,被申屠彦陷害,被徐若烟误会,甚至恨上,接下来,又被一干神意门的长老唾弃。

    这一系列的事情,让凌尘一直以来,心中的信念产生了动摇。

    何为正?何为魔?

    从前,他以为正就是正,魔就是魔,两者是绝对的,正即正义,魔即邪恶,两者截然对立。

    他为正道,便要斩尽天下邪魔外道,为武林除害。

    可事实上真是如此吗?

    正道之中,隐藏了何其多的败类?

    披着正义的外皮,又做了多少肮脏之事?

    像申屠彦这种家伙,还有多少?继续留在神意门之中,只怕等待他的,将是无休止的陷害吧。

    “小家伙,正魔之分,本就没有那么明显的区分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人皇的声音在凌尘脑海中响起,“名门正派之中,并非全是正人君子,而魔道门派,也不全是虎狼之辈,人心,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    “万法皆是道,每一种武道,只要修炼到极致,能够达到破碎虚空的至强境界,那便是正道。也就云出之地这种小地方,才会拘泥于门户之见,实在太狭隘了。魔道的功法和武学,也有许多可取之处,这点你以后便会理解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沉吟了许久,凌尘忽然像是醒悟了一般,从地上站了起来,他身上原本颓废的气息,也是完全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