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零三章 通缉犯
    “你这小子做什么不好,偏偏和魔教勾结,本来,老夫是不会出手救你的。”

    洪洗象瞥了一眼凌尘,而后也是摇了摇头,“但是看在天羽的份上,老夫便破例出手一次,毕竟天羽对宗门贡献巨大,又是我的至交,老夫,实在是不忍心看到他断子绝孙。”

    闻言,凌尘也是笑着摇了摇头,而后道:“且不说我的事情,我只想问,在太上长老您的眼里,申屠彦是个什么样的人?”

    洪洗象皱了皱眉,不过仍然还是回答了凌尘,“申屠彦这个人,器量不足,能力也一般,不过还算是个殷诚的老实人,他担任门主,神意门可能无法复兴,但是也能勉强维持现在的局面。”

    “老实人?”

    凌尘忍不住想笑了起来,看来在一般人的眼里,申屠彦的形象,还真是根深蒂固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说他是大奸大恶之人,太上长老可会相信?”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洪洗象摇了摇头,“你现在连自己和魔教勾结的嫌疑都洗不清,你说申屠彦是奸恶之人,反倒像是出于私怨。是嫉恨他坚持要将你门规处理?”

    “况且,申屠彦有‘仁义无双’的美名,他乐善好施,喜欢帮助人,这是江湖人都知道的事情,凭你一人之言,便要推翻整个江湖对申屠彦的评价,这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凌尘知道他说什么都没用,没有人会相信他,想要揭开申屠彦的假面具,或许只能靠他自己了。

    “太上长老,你的援手之恩我铭记在心,不过我还是要奉劝你一句,小心申屠彦,此人,是一头披着羊皮的豺狼,他比魔道中人更可怕。”

    凌尘说完,也是向洪洗象拱了拱手,“言尽于此,告辞!”

    多说无益,他的提醒也只能到此为止,至于洪洗象听不听,那就是对方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对于凌尘的话,洪洗象也是皱了下眉头,虽然他并不相信凌尘所说的话,但是他又有种感觉,凌尘似乎也并不像是在说假话。

    “姑且先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洪洗象还是留了个心眼,保险起见,他可以暗中先观察申屠彦,若真有什么异常,再作决断不迟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身形一动,洪洗象也是消失在了夜色当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风之国边境,一座边陲小城。

    这里是风之国和土之国的交界地带,平时来往的人很少,因为再往东,便是土之国的疆域,那里便是魔道门派的统治地带了。

    一般名门正派的武林人士,不会轻易踏足土之国的疆域。

    但是平时出入这里的强者也不在少数,毕竟这种地方,魔道的人经常出没,随时都有可能爆发战争。

    城门外,人群排成长队,等待入城。

    在那人群中,赫然有着一名戴着斗笠的少年。

    少年身穿蓝衣,腰佩长剑,正是从神意门逃出来,一路南下的凌尘。

    虽说从神意门逃了出来,可是凌尘自己都并不知道,他下一步该做些什么。

    神意门本是他的家,可如今,这个家却回不去了。

    “后面的人快点!”

    前方守城士兵的喝叫声传来,凌尘循着声音望去,只见得那守城士兵的手上,赫然拿着一张通缉榜文。凌尘只是远远地瞥了一眼那通缉榜文,那上面画像之人,赫然就是他。

    凌尘低下头,压低了头上的斗笠。

    现在整个武林都在通缉他,因为申屠彦已经发布了宗门悬赏令,将他定为宗门叛徒,并将他逐出了神意门,发布重金悬赏。

    现在的凌尘,已经变成了宗门弃徒,正道败类,恐怕许多的正道人士,都想要取自己的性命。

    毕竟他是这一届武林大会的冠军,不仅身上奇遇众多,而且气运浓烈,若是有人杀了凌尘,那么便能将这股龙脉气运掠夺到自己的身上。

    以往凌尘是正道中有名的天才,许多人会有所忌惮,不会对凌尘出手,但现在,凌尘成为江湖通缉犯,那么杀死凌尘,便成为义举了。

    如此名利双收的事情,恐怕没有人不动心的,现在估计已经有不少的江湖浪人,正在寻找凌尘的下落。

    就算只是能够提供凌尘的下落,都是能够获得一大笔的赏金。

    “看来要正常进城很难,只能用点其他的手段了。”

    凌尘心中沉吟着。

    眼看就要轮到凌尘,他忽然手掌一翻,一沓银票也是出现在了他的手中,而后他便将这一沓银票抛飞了出去,在半空中散落开来。

    “银票!是银票!”

    “快抢!”

    除了凌尘,几乎所有人都冲出去哄抢飘落下来的银票,城门口顿时一片混乱。

    就连守城的士兵,都是纷纷蹲地上捡了起来,哪还有心思管其他。

    见状,凌尘也是蓦然迈出步伐,风影步催动开来,整个人瞬间出现在了守城士兵的身后,然后掠进了城中。

    “好猛的风!”

    守城士兵只感觉一道狂风从身旁刮过,根本看不到人影,也是没有多想,还以为真的只是一阵怪风。

    城中最大的客栈。

    走近客栈,凌尘在一处僻静的位置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小二,来两坛酒。”

    压低了声音,凌尘对着小二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“好嘞,爷请稍等。”

    店小二并没有在意凌尘的装束,在这里,这种装扮的人多了去了,根本没必要大惊小怪。

    很快,小二便将两坛酒端了上来。

    凌尘看也不看,便将其中一坛酒打开,然后抱起酒坛,直接往喉咙里面倒,顺着喉咙猛灌而下。

    酒水下肚,凌尘的胃里面,也是传来了一股暖洋洋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可惜天下之大,竟没有我的容身之处。”

    凌尘现在被整个正道武林通缉,他以后去任何地方,恐怕都只能遮遮掩掩,无法再光明正大地出现在江湖之上。

    江湖虽大,但是他如今却没有地方可去。

    苦笑一声,凌尘再度抱起了酒坛,痛饮了起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一道人影却突然出现在了他的对面座位上,旋即一道熟悉而悦耳的女子声音,也是在耳边响了起来,

    “一个人喝闷酒有什么意思,我来陪你喝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另一坛酒杯打开,而后那人也是抱起酒坛,豪饮了起来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