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一十三章 不敢?
    来人居然是通天峰一脉,教主司空翼的一位弟子。

    凌尘心神一动,看着这个高大魁梧的壮汉青年,就可以感觉到对方的体内,充斥着一股十分暴戾的力量波动。

    在其身体深处,仿佛还有着一股隐藏得颇深的狂暴力量。

    虽说这阎象修为上不如那地魔宗,明夫人,但是散发出来的力量级别,却并不比那两人弱多少。

    魔将,在圣巫教之中,至少都是大宗师级别的高手,而且都是高等级的大宗师。

    “阎象,你来到这里挑衅干什么?”

    北冥老人站立在了凌尘的面前,佝偻的身躯,却把凌尘都挡住:“莫非以为你是司空翼的徒弟,就能凶神恶煞的挑衅圣女?”

    “哼,我挑衅?”

    阎象也上前一步,背负双手,身躯笔直,居高临下看着凌尘:“北冥老头,我问你,刚刚我得到消息,我们通天峰的高手,地魔宗和明夫人双双陨落,教主派我来询问,是不是你杀的?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夏云馨走了出来,唇角泛起了一抹冷意,“不知道你是哪只眼睛看到,人是我们杀的。而且,你们是如何知道,这两个人的死与我们有关?”

    “少转移话题!你不承认也不要紧,可当时有不少弟子都亲眼目睹,就是你北冥老头下的手。”

    阎象的身后,楚天歌站立了出来,目光阴冷:“北冥老头,你好大的胆子,地魔宗是什么人?顶尖大宗师,在我们圣教之中,也是排的上号的存在,你说杀就杀了,难道就不怕教主震怒,给你惩罚?”

    “我老了,死也无所谓,不过圣女交代我的事情,我一定要完成,当年圣女将我从鬼门关拉了回来,老朽承受了她的大恩,一定要维护她身边人的周全,那地魔宗**细明夫人勾结,要谋害我家少主,老朽自然要出手杀了他,不但如此,如果教主不满意,可以随意来找老朽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北冥老人身躯依旧佝偻,但是语气却无比强硬,哪怕是教主司空翼,他也丝毫不惧。

    “北冥老人,你说话如此张狂,别忘记了。再怎么样,教主是君,你是臣!君要臣死,臣必须死!”阎象冷冷道:“既然你亲口承认杀死了地魔宗,那就必须要接受通天峰的制裁。”

    “老朽可以接受制裁,不过需要圣女同意,其余的人想要惩罚老朽,那老朽也不介意大开杀戒,杀得一个是一个。”

    北冥老人面无表情地道。

    看着这般争斗,凌尘也是吃了一惊,未入圣巫教之前,他都没有想到整个魔教内斗得如此厉害,圣女殿和通天峰,简直势同水火,动辄杀戮,丝毫不留情面。

    “阎象,你现在还有什么事情?不然就速速让开,不要阻挡我家少主去路。”

    北冥老人释放出一股天极境威压,震慑住整个广场,就连阎象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“慢着!”

    阎象身上释放出一股野兽般的气息,将北冥老人的威压抵消,旋即他再次看向了凌尘,顿时之间,一股无形的压力弥漫开来,仿佛一座千钧之山,压迫向了凌尘。

    他睥睨天下,对着凌尘道:“小子,你好歹也是圣女的儿子,也太废物了一些,圣女那等人物,居然生出你这样一个儿子来?区区二重境大宗师,我一个手指头都可以捏死你,实话告诉你,我们圣教的人,就是从战斗之中磨练自己,这样养在温室之中的小鸟,就是一个软蛋,你不要躲藏在北冥老头的后面了,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少主,不要听他激将。”北冥老人道,“有老朽在,没有人可以伤害得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司空翼的徒弟,阎象是吧?你想如何?”

    凌尘摆了摆手,从北冥老人的背后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一句话,你是圣女的儿子,我是教主的亲传弟子,咱们在地位上也算是平等的存在,无论是教主之徒,还是圣女之子,都不应该是窝囊废,废物。我也不欺负你,我就出一招,如果你能够接得下来,北冥老头杀死地魔宗的事情,就一笔勾销如何?不然的话,他这次有很大的麻烦,就算是圣女也护不住他。”

    阎象的眼神之中闪烁过一丝狰狞。

    “少主,千万不要中计,老朽倒要看看,谁敢找我的麻烦?”北冥老人慢慢的道。

    “北冥老头!圣女现在在闭关,你以为谁能够庇护得了你?”

    阎象大声厉喝,而后目光落在了凌尘的身上,“怎么,连我一招都不敢接?哈哈,原来圣女的儿子这么孬,那么今后见到我,你就好好跪着,知道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有说我不敢吗?”

    凌尘忽然抬起头,嘴角也是浮现出一抹冷冷的笑容,“不过我想在此基础上再加一条,那就是在对招中输的那方,便当着这众人之面,自废一条手臂,如何?”

    笑吟吟地说出这番话,广场中的众多圣巫教弟子却已经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他们万万没有想到,凌尘非但没有退缩,反而加重了赌注。

    对方莫非是疯了不成?

    “凌尘,小不忍则乱大谋!”

    夏云馨也是不由蹙起了柳眉,扯了扯凌尘的衣袖。

    “没错,少主,不可为了一时之气而冲昏了头脑!”

    北冥老人一直都很淡定的面孔,也是面色一变,他没想到凌尘如此冲动,刚才他还夸了一下凌尘,看来是不该夸的,年轻人还是太容易膨胀了,看不清自己和对手之间的实力差距。

    “我意已决,你们对我就这么没有信心?”唯有凌尘本人不慌不忙,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,仿佛没事人一样。

    “这个蠢货,自己找死!”

    听得凌尘这话,楚天歌先是一愣,而后嘴角也是迅速浮现出一抹讥讽之意。

    阎象是什么人?

    本身修为已达大宗师六重境,更何况,阎象修炼的是王级下品功法“神牛大力诀”,主修的武学,也是一门王级下品武学,“开山三十六斧”,但是他若全力爆发的话,普通的七重境大宗师,也要被他秒杀。

    凌尘居然胆敢在阎象面前叫嚣,简直是不知死活。

    “哈哈,好!没想到你这小子还算有点骨气。”

    阎象咧嘴一笑,只是那笑容显得格外森然,“只是明知自己必败,却还要主动赔上一条手臂,那就有点愚蠢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他也是手掌猛然一吸,那一柄恐怕有着几千斤重的开山巨斧,竟是主动飞到了阎象的手里,被对方稳稳地抓住,仿佛几千斤力,瞬间就被卸去了一般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