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一十四章 出人意料的反击
    举重若轻!

    凌尘眼中浮现出一抹精光,这把开山斧的重量十分惊人,需要几名大宗师强者合力才能抬动,即便这阎象力大无穷,也不可能凭蛮力去挥动这柄开山巨斧。

    一来浪费力气,二来,影响敏捷度。

    所以一般越是使用重武器的武者,便越是对举重若轻的境界要求很高。

    铿锵!

    快速拔出雷影剑,一道电花从空中闪过,然后消失无踪,尽数没入到了剑身内部。

    这一幕,很是细微,所以大部分人都并未看清楚。

    北冥老人和夏云馨,也是先后退了开来,既然凌尘已经决定,他们也只能拭目以待了。

    夏云馨对凌尘还是怀有信心的,毕竟后者不是普普通通的武者,而是绝世天才,她曾经和凌尘在武林大会的擂台上交过手,对于后者的潜力,知根知底。

    或许现在凌尘的实力不怎么样,但是潜力却非常惊人,即便是阎象,也不一定就能够碾压凌尘。

    而对于北冥老人来说,他也想看看,圣女的这个儿子,究竟是不是一个只会夸夸其谈之辈。

    当然,若是凌尘被阎象一招击溃,他会救下对方,但是对凌尘的定位,会重新看待。

    “哼,小子,使出你吃奶的劲来吧。否则我把误杀了你,到时候圣女可不会放过我。”

    阎象咧嘴一笑,一斧头劈在他身前的地面上,劈出一道粗大的裂纹。

    大地,仿佛都是剧烈地抖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一下,就吓住了许多人。

    “不妙不妙,看这架势,只怕这凌尘会被阎象一斧头轰成肉泥。”

    一名圣巫教弟子面露惊恐之色。

    “大有可能吧。这凌尘可是圣女之子,他若是被阎象砍死,圣女殿那边无疑会士气大跌吧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不被砍死,恐怕也要自废一条手臂,付出惨痛的代价。”

    广场上,一干魔道弟子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在那诸多目光的注视下,凌尘先出剑了。

    他动用的,是寻龙剑法的第十一式。

    龙翔万里。

    宝剑疯狂从空中汲取能量,然后破斩而出,整个虚空仿佛被斩为两半,剑气化为一道长龙,横亘虚空,翱翔万里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阎象在刹那之间,瞳孔紧锁,他没有想到,凌尘一个小小的二重境大宗师,居然悍然对他这个六重境大宗师抢先出手。

    “放肆!”

    他将全身力量仿佛都注入了手中的巨斧之中,那巨斧上的一道道纹路,也是寸寸亮了起来,上面闪烁出来了金色的光芒,仿佛一股股蛮牛的呐喊,从那斧芒上显现了出来。

    乾坤一斧。

    正击雷影剑的剑尖。

    一头巨大的蛮牛斧影,在那阎象劈出手中巨斧的瞬间,奔驰而出,踩着地面,横冲而出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凌尘所斩出的那一道龙影剑气,也是暴射而出!

    哧啦!

    整个广场,都在颤抖!

    砰!

    雷影剑芒和开山巨斧,毫无花巧的对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给我破!”

    全身一震,阎象正要催动力量进行攻杀,但是就在接触的一刹那,一股恐怖的龙威便将他震住,即便他的蛮牛如何冲撞,都无法突破凌尘的龙影剑气。

    那股龙威,死死地将他身上的那股蛮牛气息给镇压住,这道剑气的威力,简直让人惊为天人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阎象脸上露出一抹难以置信的神色,而后在他一身怒喝下,蛮牛斧芒和龙形剑影,便是疯狂交织。

    噗嗤!

    龙影从那蛮牛虚影的头顶犁了出去,而那道蛮牛斧芒,则是从龙影的身体下方,悍然冲向了凌尘。

    “死!”

    阎象脸上陡然浮现出一抹笑容,他对自己的这一斧信心十足,而凌尘的剑招,却根本不可能伤得到他。

    龙影速度飞快,转眼已经来到了那阎象的面前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这时候,凌尘的嘴角,忽然勾起了一抹弧度,那一道龙影,忽然张口,从它的最中喷射出了一道白色剑光。

    噗嗤!

    白色剑光射在了阎象的护体真气罩上,被挡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雕虫小技,也想伤我?”

    阎象不屑一笑,这种小把戏,怎么可能对他有威胁。

    “给我碎!”

    如雷轰般大喝一声,阎象体内的真气如潮水般涌出,欲要将那一道白色剑光给碾成粉碎!

    卡擦!

    一道清脆的声音陡然响彻。

    然而让阎象惊骇欲绝的是,出现裂痕的并不是那一道白色剑光,而是他的护体真气罩。

    他的魔道真气,竟然完全被凌尘的剑气克制,凌尘的剑气当中,夹杂着双重剑意,简直无坚不摧,万邪顿破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剑光穿透了阎象的护体真气罩,然后狠狠地射在了他的身上,将阎象击退出十数米远,脸色苍白,几欲吐血。

    卡擦!

    那一道蛮牛斧影,失去了阎象的掌控,被凌尘一剑斩成了两截,彻底崩溃开来。

    “混账!”

    阎象这个时候,简直暴怒,本来他以为一个手指头就可以捏死凌尘,但是现在不但没有成功,反而对方将自己击退了。

    这简直是耻辱,传出去,他没有办法在圣巫教立足。33

    杀!

    他浑身真气暴涨,身躯在气势的支撑下,仿佛被拔高了,整个前方的一片空气被生生冻住,那大斧带着玄奥的轨迹,劈向了凌尘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声叹息响彻起来,一根手指按在了那大斧之上,北冥老人接住了大斧的锋芒。

    所有波动戛然而止,空气平静下来,阎象的一身力量,在北冥老人这里完全没用,施展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阎象,你真是没用,是你说要和我家少主过招,结果你不但无法击败他,反而被他击退,狼狈失措。”

    北冥老人道。

    “你敢阻挡我?”

    阎象勃然大怒,缓缓降落下来,脸色血红,怒极反笑:“这么说,你是想挑起圣女殿和通天峰之间的战争?”

    “今天的事情,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,之前可是约定好了,若是谁在招式对决中输了,非但地魔宗的事情不能再提,输的一方还要自废一条手臂,现在一招过去,你已经输了,都输了还想动手,你莫非是要把说的话吃下去?”

    北冥老人的语气虽然平淡,但是谁都能听到,其中的不容置疑之意。

    说话间,他对凌尘也是有些刮目相看,心中十分震惊,他并没有期望凌尘能够匹敌阎象,支撑住一招,平手就不错,谁能料到,凌尘竟然的招式对决中取得了胜利,生生地将阎象的斧招击溃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