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一十七章 涌动
    “以往的天魔塔试炼,也不过就是开启到第九层而已,这次试炼,居然是要打开第十层?第十层封印着第一代教主的意志残魂,危险无比。师兄千万不可掉以轻心。”

    楚天歌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无妨,这次是我的一个机会,我要把大宗师的境界,再度提升一层,就在此一举了。第十层,只能由我阎象来突破。”

    站立起身躯来,阎象挥动大斧,一斧一斧的劈出,激烈的斧光,在虚空中乱窜。

    “师兄的斧法越来越精湛了,上次只不过是一时大意,这才被那凌尘奸计得逞,论真正实力的话,十个凌尘也不是阎师兄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楚天歌脸上露出一抹笑容,大拍马屁。

    “不过,那个凌尘也是恐怖,只有区区二重境大宗师境界,就让师兄杀不死他,如果他修为再度突破,那该多么的厉害?”

    “不能让他轻易提升!”

    听得这话,阎象也是眼神一寒,陡然喝道:“查!看看他现在在什么地方。想尽一切办法,破坏他的修行,我阎象从来不讲究什么规矩,可不会傻傻地看着他壮大,不惜一切代价,打击此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点我早就打听到了,那北冥老鬼带他去了北冥峰,而且听说,黑剑客和龙象尊者等人,也都聚集在那里,可能是要指导凌尘修炼。”楚天歌不动声色地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阎象面色有些难看,这么多人看着凌尘,他怎么下手?除非是动用通天峰这边的天极境强者,但是一旦这样,那事情的性质就被扩大了。

    “不管怎么样,让人给我把那小子盯紧了,一旦发现那凌尘的踪迹,立刻禀报我,我会让他生不如死。”

    楚天歌点了点头,然后也是冷笑着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魔渊山异常广阔,无论是通天峰,还是圣女殿,北冥峰,都只是魔渊山中的一隅之地而已。

    通天峰和圣女殿虽然矛盾尖锐,但却始终都是内部矛盾,小打小闹,并没有演化成大冲突。

    在通天峰和圣女殿的中间,有着一股中立势力,他们谁也不相帮,仅仅是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,这股中立势力,相当不弱,同样有着众多的高手支撑着。

    一座葱郁的山峰中,坐落着一座青铜古殿。

    这座青铜古殿,名为伤心殿,乃是圣巫教元老之一,伤心老人的居所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在那宫殿中,一尊皓齿明目的美丽女子,端坐在座位上,手指不停的敲击着座位的扶手,在她的下方,站立着一个人,居然是那被凌尘在武林大会上暴揍的天煞。

    天煞在对着眼前这个女子大献殷勤,把关于凌尘的许多事情,原原本本的告诉了这名女子。

    这名女子,身份可不一般,她是冰心魔尊的女儿,她非常的漂亮,尤其是一双眼睛,稍微眨眼,那眼皮居然是淡淡的银白之色,不怒自威,如同一尊公主。

    就在那天煞大献殷勤的时候,突然一道影子出现在了宫殿中,速度极快,简直是风驰电掣,人到了之后,那一道凌厉的劲风方才刮至,比他本人的速度还要慢了一拍。

    人影一身白衣,看上去无喜无悲,如果凌尘在这里,恐怕也是能够将对方一眼认出来。

    绝情公子,荀无咎!

    荀无咎的身后,背负着一把弓箭,他的眼中没有任何情感,那一张冰块脸,也是基本上不会出现任何的波动。

    “荀师兄,你回来了!”

    美丽女子见是荀无咎到来,美眸中也是陡然浮现出一抹惊喜之意。

    “我才听到了一个消息。”荀无咎依旧面无表情,“凌尘,圣女的儿子,就在今天,已经被北冥老人带到了北冥峰,刚刚和阎象争斗了一番,阎象的一条手臂,被当场废掉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北冥老人居然会直接对阎象出手?”美丽女子摇摇头:“按照常理,北冥老人不应该会做这种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欣茵,此时并非是北冥老人做的,而是凌尘做的。阎象和凌尘打赌,一招分高下,输的人,要自废一条手臂。结果阎象输了。”

    荀无咎嘴角泛起了一抹罕见的笑容,“此事已经轰动了整个圣教,无数人都在议论这件事情,尤其是那凌尘还只有大宗师二重境的修为。”

    他还记得,当初在人皇地宫的时候,凌尘还需要和徐若烟联手施展出一套合璧剑法,方能对他构成一丝威胁,没想到短短时间内,凌尘的实力,应该是又大幅度增强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?有这样的事情,阎象什么时候变这么弱了。”这个叫做欣茵的少女,简直是惊讶得无法形容。

    “欣茵小姐,恐怕并不是阎象弱,而是这个凌尘的确是一个旷古奇才,在当初武林大会之时,此人便表现出了可怕的天赋,不仅吸收了大量的龙脉之气,最后竟然引动了龙脉附在他身上,并凭此击退了黑白圣使。这个人,绝对不可小觑。”这个时候,天煞也是连忙道。

    他在武林大会中吃了凌尘的大亏,所以对于凌尘,他也是十分忌惮,甚至有些惧怕。

    “什么,龙脉可是五国的气运所在,岂会轻易地附在一个人的身上?龙脉之气,每获得一点都是莫大的机遇,更不要说龙脉附身了。这个人,难道是武林中已经销声匿迹了数百年的…真龙级天才?”

    谢欣茵蹙起了柳眉,她明亮的双瞳中充满着震惊之意,她原本对这个圣女的儿子,并没有放在心上,现在看来,是她太轻视对方了。

    “十有**,我想这也恐怕就是凌尘能够和阎象那种人物抗衡的原因。”天煞恭恭敬敬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我知道了,天煞,你先退下吧。”谢欣茵又回到了座位上,“不久之后,我们圣教最为重要的天魔塔试炼就要开始,你也要好好修炼,争取在试炼中取得好成绩,必定能够得到许多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欣茵小姐说得是,我一定努力。”

    天煞目光一闪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待得天煞离开后,谢欣茵的脸庞也是顿时冷漠了不少,这天煞始终在追求她,可她却根本看不上对方,反而感到十分厌烦,然而她看上的男人,却从来不多看身边的女人一眼,无论多漂亮的女人,都引不起他的注意。

    他就是绝情公子,荀无咎!

    一个惊才绝艳,实力超绝,但让无数魔道女子黯然神伤的家伙。

    “看来今后这魔道的年轻一代,恐怕是要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荀无咎并未注意谢欣茵脸上的表情变化,他的脸庞上,浮现出一抹罕见的笑容。

    凌尘的入局,就像是往已经溢出的水池中丢进一块巨石,必定造成整片水池天翻地覆。

    这一次天魔塔试炼,只怕会相当地有趣,倒是令他不禁十分期待起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