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三十七章 斩杀阎象
    砰!

    失去了头颅的阎象尸体,重重倒下,失去了气息。

    现场,就遗留下来了青面魔宗、牛魔宗、豹魔宗三脉的青年高手,都震惊得呆滞住了,面面相觑,根本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个个痴呆。

    “都这么想要我的命么?”

    凌尘拖着雷影剑,向着人群走去,身上的杀意仿佛凝聚成了实质,“那你们就都留下来吧。”

    魔礼青最先醒悟了过来,大吼一声:“快逃啊!速速后退,通知谢知秋,只有谢知秋,才能够克制得了他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,他身体飞了起来,连续逃窜。

    诸多魔道青年高手,天才,都纷纷作鸟兽散。

    但是,魔礼青刚刚逃到了半空中,整个身躯就被劈成了两半,凌尘出现在他的身边,一剑,仅仅是一剑,就把他的身体撕裂。

    他是青面魔宗一脉的天才,大宗师六重境的天才高手,但是现在,就这样陨落了,切西瓜一样地切死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凌尘再次飞起,每一次消失出现,就有一尊青年高手陨落,空中弥漫着强烈的血腥味和惨叫,每一个人都无法逃避死亡,仿佛凌尘就是死神,杀戮的剑神,收割生命,掌握死亡。

    随着一名名魔道青年高手被斩杀,凌尘的积分飙升得更快,让第二,第三名是望尘莫及。

    天魔塔的外面,再次掀起了一阵惊涛骇浪,无数的高手,魔道巨擘,看见了天魔卷轴上发生的一幕,一个个青年高手,陨落,名字黯淡无光。

    “死了!死得好快,一个接一个连续陨落啊!阎象的名字消失了,他死了。魔礼青也完了,都完蛋了,青面魔宗,牛魔宗,豹魔宗三脉的精华,全部都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凌尘,在刚才,凌尘的积分再次猛的跳跃,是凌尘灭了他们,好快的速度,击杀这些魔道天才,宛如杀鸡。”

    天魔塔附近,那真正是炸开了锅,开始虎魔宗一脉的人全部灭亡,那还算不了什么。但是现在阎象,魔礼青,各路天才高手,在瞬间全部陨落,收割麦子似的消失,这就等于是已经捅了马蜂窝,所有的人都处于一种癫狂的状态。

    尤其是青面魔宗,牛魔宗,豹魔宗……这些九重境大宗师的大人物,都如丧考妣,大吼大叫起来,无法控制情绪,不顾一切的咆哮,想杀人。

    “天呐,魔礼青,我的儿,你死的太惨了!”青面魔宗长啸连连,哭声悲恸,怒火冲天,恨不得要把北冥老人,黑剑客等人统统斩杀,方能泄他心头之恨。

    可惜,他不敢,无论是北冥老人还是黑剑客,都是天极境的无敌人物,他不过是九重境大宗师,万万不是对手。

    现在,只能够忍耐,等待凌尘出来,再做打算。

    “教主!阎象死了,被那凌尘击杀,同时陨落的还有许多我们这边的天才,损失惨重。”天魔峰上,璇玑子,鬼神尊者等人面色难看道。

    司空翼的身体也微微颤抖,双目似乎要看穿所有,深入天魔塔的内部,此时的他,恨不得立刻擒拿凌尘,将其当众处死。

    但是,他身为教主之尊,不能够将愤怒二字写在脸上。

    “此事绝不会如此简单结束。”

    司空翼的眼中浮现出一抹杀机。

    那是对于凌尘,对于圣女的杀机,阎象是他的亲传弟子,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,说死就死,如同断去他一条臂膀,和死了亲儿子一样。

    一个七重境的青年大宗师,需要多少力气来培养,资源,精力,还要自身天才,稍微更进一步,就可以独当一面,成为一尊魔道巨头,他有许多弟子,但是能够被他收为亲传弟子的。也就那么五个,除了最为厉害的谢知秋之外,像阎象这样的杰出的,也就凤毛麟角。

    “谢知秋会替阎象报仇的。”司空翼道:“还有古擎苍,傲天,他们瞬间就会知道这一切,一定会赶过去,把凌尘斩杀。”

    “希望他们能尽快找到凌尘,否则此子成长得太快了,他的实力日新月异,每一刻都在提升,恐怖无比,如果不快点的话,谁杀谁就不一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当下,只能够靠谢知秋力挽狂澜了,毕竟他是教主最得意的弟子,已经到达了大宗师八重境的巅峰,如果能够突破到达九重境,那就算是凌尘再怎么强大,都不是他的对手。”虎魔宗恶狠狠的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,再逆天也该有个限度,他绝对不可能是谢知秋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司空翼缓缓闭上了眼睛,“静观其变吧,且容凌尘那小子在死亡之前,先绽放出他生命的最后光芒吧。就像是昙花一现,再灿烂,也不过是一瞬间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教主说的极是,就看接下来,谢知秋,古擎苍,傲天,还有那诸多魔道天才,如何对付他了。”

    在另一个方位,伤心老人也缓缓注视着榜单,看到那深处,淡淡道:“圣教又出一奇才,圣女毕竟是圣女,居然生出来了这样的儿子,异军突起,根本无惧通天峰的扑杀,反而接连斩杀通天峰的青年天才。”

    伤心老人,在武林大会的时候,曾经见识过凌尘的妖孽,不过当时,凌尘是借助了龙脉的力量,现在,凌尘却是靠自己的力量,散发出惊才绝艳的光彩。

    “无咎,欣茵,希望你们知道厉害,不要去趟这趟浑水,不要去惹那凌尘,否则下场不好说。”伤心老人长长叹息了一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时,在那天魔塔之中,凌尘已经几乎将阎象,魔礼青,以及他们手下的青年天才全部斩杀,只剩下楚天歌等寥寥几人,还在垂死挣扎。

    “凌尘,饶我一命!”

    楚天歌看到凌尘迫近过来,也是陡然惊叫了起来,面如土色,想要求饶。

    但是他的内心无比屈辱,仍然想着要东山再起,将这里的事情告诉谢知秋。

    不过凌尘并没有给他机会。

    提起雷影剑,凌尘一剑拍打在那雷影剑的剑柄之上,宝剑激射出去,直取楚天歌的眉心。

    咻!

    就在楚天歌即将毙命的时候,突然间,一根粗大的青色铁棍暴轰过来,棍影足足有十丈巨大,砸在了雷影剑上,生生地将宝剑给击飞了回来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