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四十四章 强大的敌人
    “二位也想置我于死地?”

    凌尘目光落在荀无咎和谢欣茵的身上,这两个人,是伤心殿的人,按理来说,不会轻易跨越界线,对他出手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想。”

    荀无咎摇了摇头,“只不过墙倒众人推,凌尘,你现在的积分遥遥领先于其他人,若不杀你,其他人根本没有得第一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谢欣茵也是迈出莲步,“我们本无意杀你,凌尘,若是你能够主动将魔魂珠交出来,看在你是圣女儿子的份上,我们可以网开一面。”

    “和他废那么多话干什么?”

    谢知秋眼神阴沉道:“凌尘,这次你是走投无路,交出魔魂珠你也别想着活命,我们一定要杀了你,得到你身上的积分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凌尘,拿出来你的手段来,拼死一战,这次我们众人围杀你,就算你战死,也是虽死犹荣。”荀无咎面无表情道:“我很佩服你的为人,区区一尊三重境大宗师,居然让我们这么多的七、八重境的大宗师来杀你,可惜的是,你今天注定要陨落,没有人可以解救你。不过在你死之后,我会把你威名,传播出去,让你至少可以在死后扬名。”

    “凌尘,你也有今天。”滕兽上前一步,冷冷一笑,“你曾经杀害了我的师弟许超,以为躲进圣巫教里面,事情就能揭过,休想!今天就是你的死期!”

    “那你们就一起上吧。”

    凌尘环顾四周,面无惧色,深深吸了一口气:“我虽然修为低微,不过既然你们这些七重境,八重境的大圣要围攻杀死我,一定要玉碎,那么我只能和你们决一死战,就算我死,你们当中至少也得有一两人垫背,你们说,谁来垫背会比较好呢?”

    他的语气,丝丝散发,蕴含着一缕凛冽杀意,让人心中发冷,准备围攻凌尘的四人,脸色都在变化,被他的气势所慑。

    “大家不必听他危言耸听,在我们四人联手之下,他绝无还手之力!”

    谢知秋目光闪烁,可他内心却也清楚,凌尘说这话,不是危言耸听,凭借他的手段,连斩阎象,古擎苍等人,自己却毫发无伤,如果拼命起来,以命换命,搏杀之间,他们当中,恐怕还真的会有人葬身在这里。

    荀无咎,滕兽,谢欣茵都是犹豫了起来。

    凌尘的思绪,飞速运转,他知道,他的话只能让这几人犹豫一会儿,但要想凭此化解危机,几乎不可能。

    如此天大的危机,凌尘也想不到什么破解之策,就算是全力以赴,也绝对不可能是面前四人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人皇前辈!此番绝境,你可有什么逃生的办法?”

    万般无奈之下,凌尘只能求助于人皇。

    “我可没办法,小子,你这回死定了。”

    人皇的声音从天府戒中传递了出来,在凌尘脑海中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可是人皇,天下四海的霸主,破碎虚空第一人,你怎么可能会没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凌尘认定人皇肯定有退敌之策,而后他也是微微勾起了嘴角,语气变软了不少,“前辈,我好歹是你的关门弟子,如果死在这里的话,你人皇的最后传承,不就断绝了么。”

    “弟子?你这小子倒真是会乱攀关系,我什么时候答应收你为弟子了。”

    人皇的声音中带着一丝玩味,“就你这点资质,十七岁还是个小小的大宗师,距离我的收徒标准,还差得很远。不过看在你这个小子品性还算不错的份上,我就出手帮你一把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前辈,不,多谢师傅!”

    凌尘惊喜道。

    大敌当前,若是不紧抓人皇这根救命稻草的话,这次就恐怕真的在劫难逃了。

    对人皇而言,自己的死活跟他没有太大关系,就算他死了,人皇图卷最多落到眼前这四人的某个人手里,对人皇没有多大影响,何况这只是他的一道意志而已。

    如果自己不紧抓机会的话,那么生机绝对不会主动降临到自己的头上。

    况且以人皇的强大,闻名天下,堪称天元大陆千古第一人,当他的徒弟,怎么也不可能算辱没了自己。

    虽然人皇本人,已经不在天元大陆了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现在立刻将你的手上的魔魂珠捏碎,那里面的魔道意志,应该能给我这具意志投影提供些许的能量,至于有一招的出手机会,你就能得救了。”

    人皇淡淡地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凌尘没有丝毫犹豫,当机立断,立刻拿起魔魂珠,眼中闪过一抹凌厉之意,下一刻,他手掌蓦然一握,真气陡然爆发开来,便将那魔魂珠给捏成了粉碎!

    顿时间,磅礴无比的魔道意志力量,全部被吸入了天府戒之中,最后被人皇图卷所吸收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在干什么?他竟然捏碎了魔魂珠?”

    谢欣茵美眸中浮现出一抹震惊之***魂珠可是他们每个人积分的记录,若是破坏掉的话,其中的魔道意志逸散开,那么积分便会归零了。

    “好卑鄙的小子,宁愿毁掉也不愿意让我们得到,不过你以为这样就能免于一死了?太天真了!”那滕兽也是双目阴沉。厉声喝道。

    “不要被他的雕虫小技迷惑了,那些魔道意志,一定是被他用什么手段收了起来,刚刚那只是他故意营造出来的假象而已。”

    谢知秋冷哼了一声,“这个人太可怕,不杀了他,任何人都寝食难安,今天深仇大恨已经结下,若是让他活着出去,我们恐怕都要遭到一场灾难。”

    “不杀掉此人,的确是危险无比,现在就到达这种程度,在将来那会怎么办?我们都不是他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荀无咎也是面色凝重,对凌尘出手,他也是经过考虑的,最后在一番取舍之后,方才选择了出手,不过既然选了出手,那便意味着和凌尘结仇,无论如何,都不可能再反悔。

    此时不杀凌尘,日后若凌尘秋后算账,他必定难逃劫数。

    “你们个个都不怕死?”凌尘环视了四人,厉喝道。

    “诸位,不要中了他的离间之计,齐心合力,才能够斩杀此人,他也是外强中干。”谢知秋看见在场的人都蠢蠢欲动,每一个人都不想成为凌尘的垫背,却都想得到凌尘身上的龙脉之力,还有他的积分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各怀鬼胎,只怕联手不成功,反受其害,被凌尘各个击破。

    就算今天让凌尘逃走了出去,也是后患无穷。等天魔塔试炼一结束,一旦斩不了凌尘,那就再也没有机会,要知道他可是圣女的儿子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