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六十三章 出手
    从对方身上感受到一股极为森然的气息,黑衣女子的脸色也变得凝重,道:“阁下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炼血门煞血堂堂主,韩通。”

    老者阴森的目光,盯在黑衣女子的身上,道:“你杀死了我的亲传弟子,罪无可恕。来人,将这一个女子拿下,带回宗门。”

    “你敢?”

    黑衣女子眼神陡然变得凌厉,“我是圣教弟子,小小炼血门,也敢动我?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圣教的弟子。”

    韩通眼睛一亮,神色立即变得恭敬起来,走到黑衣女子身前,躬身行礼,“失敬,不知道小姐乃是圣教弟子,多有冒犯。”

    “哼,现在才知道,太晚了点吧。”

    黑衣女子冷冷一笑,在土之国,圣巫教代表的就是身份,身份极为尊贵,其他魔道宗门的弟子,甚至长老,都比圣巫教的弟子矮了一头。

    只要说出圣巫教三个字来,那就是绝对的权威和威慑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她有些趾高气昂的时候,那韩通,却是突然咧嘴一笑,然后蓦地暴起,一掌突然打在了黑衣女子的腹部。

    噗嗤!

    突然遭到韩通的袭击,那黑衣女子也是陡然被击飞了出去,一口鲜血蓦然喷出,一下子就被打成重伤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黑衣女子俏脸惊变。

    “嘿嘿!”韩通咧嘴一笑,脸上挂满了嘲讽之意,“真是个蠢货,这里是我们炼血门的地盘,就算你是圣巫教的人,也得乖乖地装孙子,居然敢如此嚣张,真是活腻了。”

    “混账东西!小小炼血门,竟然敢暗算圣教弟子,看来你们这些蝼蚁是真的想要造反。”

    黑衣女子俏脸一沉,“我劝你们还是放了我,否则的话,若是被圣教得知,你们都将死无葬身之地!”

    “呵呵,只要抓住你,谁会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。”

    韩通不置可否地道:“别浪费时间了,将她捆起来,押送回去再说。”

    两个炼血门弟子同时向黑衣女子攻击过去,他们都是大宗师一重境的修为,很快就将黑衣女子制住,使用铁链将她捆了起来,绑在了马背上。

    黑衣女子懊悔万分,她太小看炼血门了,没想到这些人居然如此大胆,直接无视了她的身份,以下犯上,将她擒拿。

    现在怎么办?

    那些炼血门的所有武者全部都眼神炙热的盯着她,就像是要将她身上的衣服剥光一般,让黑衣女子感觉十分无助和害怕,眼中淌出泪水。

    就在炼血门的一行人走到城门口的时候,却遇到了一个戴着银色面具的少年。

    那少年看上去也就十来岁,徐徐的走来,停在了炼血门一群炼血门弟子的前面。

    “哪里来的小毛孩,敢挡我们的路,不要命了吗,还不快滚?”

    一名炼血门弟子厉声喝道。

    他们出来抓人,向来也只是抓气血旺盛的青壮年,至于少年和小孩,他们很少会抓,毕竟现在抓了,还不如等他们再长大一些,那样能在他们手里撑得更久一点,能提供更多的精血供特们修炼。

    “慢着!”

    那韩通眼睛直直地盯着凌尘,别人不知道,可他却能感受出凌尘的气息,对方的精气神十分饱满,修为更是达到了四重境大宗师的地步。

    这种年轻人,若是抓来练功的话,绝对抵得上数百个普通武者。

    “前方何人?”

    韩通盯着凌尘,连忙叫喝道。

    “圣巫教,无尘。”

    凌尘淡淡地道。

    “无尘?没听说过。”

    听得凌尘的回答,韩通心中一阵窃喜,他问凌尘的姓名,主要想确认凌尘是不是圣巫教的什么重要人物,现在一确认,很明显不是,这样一来,就可以放心动手了。

    圣巫教的年轻一辈,谢知秋,夏云馨,荀无咎这些人,他都清楚,遇到这些人,他自然跑还来不及,最近听说还冒出个凌尘,是圣女的儿子,实力强的可怕,不过圣女的儿子,高高在上,怎么可能跑到这种地方来。

    “放开这位姑娘,然后给我带路,去你们炼血门的山门所在,我可以考虑放你们一条生路。”

    凌尘拔出了雷影剑,气势外放,那等气势,无疑十分强大。

    “有救了。”

    黑衣女子大喜过望,没想到在这里还能碰到圣巫教的弟子,虽然没听说过这个人,但想必不会是什么弱手吧。

    听到的话,那些炼血门的武者先是微微一怔,随后轰然大笑。

    一个手持碗口粗铁棍的炼血门弟子笑道:“小子,你不会是傻了吧!放我们一条生路?你以为你是魔门十秀?”

    “我的耐心是有限的,再给你们五个呼吸的时间做出选择。”凌尘淡淡地道。

    “好大的口气,我岳老三倒要看看你有多大的能耐?

    那一名手持铁棍的强者,猛然抄起武器,向着凌尘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岳老三的修为达到大宗师四重境,乃是韩通的左膀右臂,手中的血魂棍是一件名品宝棍。不知杀死过多少武道高手。

    他自信自己是刀口舔血混出来的狠人,吸血练功,杀人无数,即便凌尘修为和他一样,但对方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?

    在真气的灌注下,碗口粗的血魂棍,完全被一层血色光芒包裹,发出“哧哧”的声音。

    哗!

    岳老三单手持棍,猛然向着凌尘的头顶攻击下去。一股炽热的气浪,仿佛化为一道道火焰流光。向着凌尘涌了过去。

    凌尘站在原地,动也不动一下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吓死老子了,原以为是个高手,没想到是个花架子废物。”

    岳老三的心头一喜。原来遇到了一个傻子,肯定是被自己的气势给惊住,所以才吓得动都不敢动一下。

    黑衣女子的心也提到嗓子眼,一双明眸紧紧的盯着远处那一个少年,难道他真的只是虚张声势?

    这个人,根本就是个水货?

    咚!

    血魂棍在离凌尘的头颅只有半尺的地方,竟然被一层真气罩给挡住,反弹了回去。

    岳老三只感觉一股巨大的力量,从血魂棍上面用来,将他的拇指和食指之间的虎口震裂。手中的血魂棍脱手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凌尘突然动了,他伸出了中指,闪电般地点在了岳老三的胸口位置,然后却又迅速地收回了手掌。

    时间,仿佛静止在了这一刻。

    噗嗤!

    下一刻,岳老三的胸口陡然炸开,出现一个血洞,整个人笔直倒飞了出去,如同一颗流星射向远处,又如同一个沙袋一般,狠狠砸中了一棵大树,将大树砸倒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