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六十五章 玄蟒宗
    “看来这炼血门中,恐怕是隐藏了什么秘密。”

    听得这话,凌尘也是眼神微微一凝,以炼血门的实力,实力最强的门主,只怕战力还不及谢知秋,如何有底气说出这番话,让他有来无回?

    这其中,必然有着什么隐情。

    在炼血门弟子的押送下,一行人出了小城,一直骑马南下,最后到了一座雾蒙蒙的山林中。

    离黄土城五十里之外,有一座隐雾湖,常年被烟雾笼罩,十丈之外,看不清任何事物。常常有船客,迷失在湖上,最后化为一具浮尸。

    据说,炼血门的就建在隐雾湖的对岸,只有炼血门的船,才能找到走出迷雾的路,到达炼血门。

    这也是凌尘不硬闯,而采用智取的原因。

    来到湖岸边,那韩通取出了一枚信号弹,拉响了开关。

    咻!

    一道火光冲天而起,光芒四射。

    稍后,水声响起,一艘中等大小的船只靠了过来。

    当先划船的是一名干瘦的中年人,他扫了一圈众人,而后也是咧嘴一笑,露出森白的牙齿,“韩堂主,看来今天收获不小啊。”

    “少说废话,开船!”

    韩通冷声一喝。

    船夫不敢怠慢,在众人上船后,便是立刻向湖对岸开去。

    这湖泊上空,弥漫着一层薄薄的雾气,能看见的区域不足十米。

    这里的水流,十分古怪,有的时候,竟会产生莫名奇妙的水漩,改变船只的航向,恐怕也只有熟悉这座隐雾湖的人,才能在这里面不迷失路线。

    这里阴气森森,湖面上有着寒气上涌。

    咚!

    忽的,远处的水面,传来一声战鼓的声音。

    鼓声继续响起,越来越响,巨大的声音,将整个水面都震得不停翻滚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一艘十多丈长的大船,从远处急速行来,掀起数十米高的巨浪,发出“哗哗”的声音。

    大船上面,站着一个个穿着兽皮黑裤的武者,全部都精神抖擞,绝不是普通武者那么简单。他们手握乌黑长枪,目光如剑,比炼血门的那些乌合之众不知强大多少倍。

    凌尘的目光,落在那大船之上,那里有着一面血色的兽旗飘扬,那个标志,赫然是万兽门的标志。

    “万兽门的人,怎么会出现在这里,还派这么多人来?”

    姚莹莹有些诧异地望着眼前的大船。

    “嘿嘿,这你们就不懂了,万兽门的人,跟我们可是兄弟。我们两大门派早已联手,要办一件大事……”

    一名炼血门弟子森然笑道。

    “闭嘴!”韩通一巴掌将那名弟子扇飞了出去,狠狠地瞪了后者一眼,“谁让你多嘴的?”

    那名弟子牙齿被打落了两颗,差点被一掌打下船去,顿时也是连忙爬了起来,连喊饶命。

    “若不是看在他们两个命不久矣的份上,我一定宰了你,这么多嘴,坏了宗门的大事,岂是你一颗狗头能够担待得起的?”韩通声音冰冷地道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这炼血门竟然和万兽门有勾结,这些狗奴才。”

    姚莹莹咬着银牙道。

    “我倒是很好奇,他们到底在合谋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凌尘也是心神微动,这万兽门是魔道的千年老二,看来对方也不太安分啊,和这炼血门不知道在这里搞什么小动作。

    约莫一炷香的时间后,小船靠岸,一行人上岸之后,很快来到了一片建筑群之前。

    这座岛屿,四面都是高达百米的陡峭绝壁,而且布置有阵法,一般人根本无法偷偷进出,只能走岛屿南边开凿出来的小路。

    凌尘从那大船上能够看到,此刻,不少万兽门的弟子,正将一批批血奴从大船上面押解下来,运往炼血门之中。

    “快点走,不然抽死你。”

    一个穿着黑袍的武者,手持一根兽皮制的长鞭,厉声的大吼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鞭子抽了出去,打在一个身躯威武的血奴身上,将那一个血奴的背上打得皮开肉绽,鲜血淋漓。

    一名裘皮青年背着双手,从大船上面走了下来,脸上带着邪气的笑容,道:“那一个血奴是武师九重境的修为,作用很大,你要省着点鞭打,万一打死了,就让你来替他。”

    “属下明白。”那一个穿着黑袍的武者,立即跪在地上,吓得浑身冒冷汗。

    站在眼前的这位,可是万兽门的顶尖高手,名叫玄蟒宗,修为达到了大宗师九重境,放眼整个魔道,绝对是顶尖级别的人物。

    他的一句话,足以让他这个小小的万兽门弟子死无葬身之地。

    玄蟒宗已经四十多岁,但是因为吸食蛇血的缘故,整个人显得很年轻,像是个还不到三十岁的青年。

    他那双眼睛从黑袍武者身上移开,然后扫向了周围,目光朝凌尘一行人这边投射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韩堂主!”

    玄蟒宗身形一动,便是出现在了那韩通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玄蟒宗大人。”

    韩通立刻恭恭敬敬地行礼,但是他的心中,却十分不爽,这个家伙,这个时候靠上来,只怕没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“韩堂主收获不小啊。”

    玄蟒宗脸上挂满了笑容,然后他的视线,也是转到了凌尘和姚莹莹的身上,旋即眼睛一亮,“这两个人是?”

    “他们是圣巫教的弟子,估计是圣巫教派来打探的眼线,被老夫擒住,我正打算押送他们去地牢,然后禀报门主。”

    韩通笑吟吟地道。

    玄蟒宗眼睛直直地盯着凌尘和姚莹莹二人,“这两个人,年纪轻轻,就是大宗师的境界,能对我们的计划派上大用场啊,这次韩堂主真是功劳不小,为了以防万一,就由本宗亲自押送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行。”

    韩通摇了摇头,眼中也是浮现出一抹阴翳,“玄蟒宗大人的心意我心领了,这两个人,可是老夫好不容易才抓住的,自然要由我亲自押送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本宗只是开个玩笑而已,这样,我让我门下的两个弟子跟着你,一同押送这两人,以防出什么意外。”

    玄蟒宗的手一招,两名万兽门的青年强者便挺身而出,来到了韩通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这个老狐狸。”

    韩通心中一沉,这个玄蟒宗,派人帮他是假,监视他才是真,对方是怕他私藏凌尘二人,偷偷吸这二人的血用于练功,这才派两名弟子跟着他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