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六十八章 秒杀
    “小子,心理素质倒不错。”

    孟公威咧嘴一笑,心中对凌尘却又提高了一分重视,不过在他看来,凌尘也就只能打肿脸充胖子了,真打起来,对方不可能是他的一合之敌。

    “炼血门和万兽门勾结,究竟在密谋些什么。说出来,我饶你性命。”

    凌尘似乎根本没听到别人说话,只是自顾自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莫非脑子有坑?”

    左云眼神有些阴沉,虚张声势也该有个限度,明明已经被对手看出来是虚张声势,还在这一个人自说自话,真是愚蠢至极。

    姚芳也不由皱起了眉头,狂妄过了头,那就的确是愚蠢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,只要你能挡住我一刀,我什么都告诉你,怎么样?”

    孟公威哈哈大笑,他原以为凌尘还是个人才,但现在,他已经可以确定,凌尘只是个狂的没边的蠢货而已。

    对付这种货色,一刀足矣。

    说罢,他也是猛然向前踏出一步,手中的大刀猛然斩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魔刀饮血!”

    孟公威的刀锋之上,迸射出一股诡异的乌光,刀芒如电,悍然劈向了凌尘的脖颈。

    这一刀,速度极快,几乎已经看不清楚刀芒的轨迹。

    “死定了。”

    左云冷笑一声,仿佛已经看到了凌尘被斩的一幕,而且看到这令人生厌的家伙被斩,他反而觉得大快人心,心情舒畅无比。

    然而,下一刻,他的眼睛便定格住了。

    取而代之的,是一抹惊骇欲绝的神色。

    视线当中,孟公威凶悍无匹的刀芒,在凌尘的面前停下,没有伤到凌尘分毫,准确来说,是被凌尘的两根手指夹住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“什么,他只用了两根手指,就夹住了孟公威的刀芒。”

    姚芳等人,尽数大惊,眼珠子差点都掉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这一定是幻觉!”

    左云更是石化在了原地,他瞪大了眼睛,死命揉了几下,但是眼前这一幕,巍然不动,就是凌尘,用两根手指夹住了孟公威的刀芒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孟公威本人,此时更是震惊,他发觉凌尘这一夹,仿佛就犹如铁钳一般,无论他如何用力,竟都撼动不了凌尘半分。

    “小畜生,好大的力气,给我松开!”

    被凌尘搞得面红耳赤,孟公威也是颜面尽失,勃然大怒,他猛然抬起手掌,一掌向着凌尘的面门狠狠拍去。

    留下一道重影,凌尘轻巧地避开了孟公威的巴掌,然后手指松开,身影向后飘退而去。

    “血怒七式,斩!”

    孟公威迫近上去,双手握刀,整个人高高飞起,手中的大刀狠狠劈下。

    血色刀芒足足有着十丈长,横亘于空中,划破空气。

    铿锵!

    这一刹那,凌尘拔剑了,剑气如雷,轰鸣一声,在那诸多震惊的目光中,和那刀芒交错在一起。

    卡擦!

    仅是一瞬,刀芒就被斩成了两截,就像是纸糊的一样,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凌尘身形一闪,出现在半空之中,雷影剑松开,紧接着他的右手,狠狠地拍在了剑柄之上,陡然,从那剑锋之处,飚射出了一道极为凌厉的剑光。

    剑光如流

    -----这是华丽的分割线--

    友请提示: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推荐阅读:

    ----这是华丽的分割线---

    星般暴射而出,直接射向了孟公威本人。

    面色一变,孟公威连忙举起大刀格挡,铛的一声,那剑光洞射在了刀身之上,一把将孟公威击退出十数米远。

    挡住了凌尘这一剑,孟公威连忙向着那刀身看去,只见得那被剑光击中的位置,赫然有着一道裂纹出现。

    刚才那一剑,竟然如此凶狠。

    还未容得他多想,一阵猛风刮来,凌尘已经闪身而至。

    一剑,犹如神来之笔,对着他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不要逼人太甚!”

    孟公威彻底怒了,他身为霸血堂堂主,什么时候如此狼狈过,今天被凌尘逼得半分颜面无存,简直岂有此理。

    浑身真气汹涌而出,被孟公威注入宝刀之中,这一刻,孟公威的气势大增,一刀斩向凌尘的脑袋,想要先凌尘一步,将对方斩杀。

    噗嗤!

    孟公威的刀芒,在临近凌尘的脖颈前停了下来,再也没有前进半分,因为他的脖子上,已经多出了一道血痕。

    他的刀快,可是凌尘的剑,却比他更快一步。

    在他的刀伤到凌尘之前,凌尘的剑,已经刺进了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孟公威身体倒了下去,直到临死的时候,他都不相信,自己会死在这里,被一个区区小角色所杀。

    其他炼血门的弟子,早已经目瞪口呆,惊得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姚芳最先反应过来,在孟公威被击杀之后,他也是瞬间提起长枪,冲向了一干炼血门弟子。

    “魔鳞枪,乱舞!”

    长枪晃出十数道枪影,枪出如龙,瞬间击杀了大半的炼血门弟子。

    其他人,也是纷纷冲了出去,将这段时间被压抑的怨恨宣泄出来,动起手来毫不留情,大杀特杀。

    “留活口!”

    见得众人如狼似虎一般,凌尘也是连忙喝道。

    话音落下,众人也是醒悟,留了最后一名炼血门弟子当活口。

    “无尘兄,这些炼血门的人可恶至极,死有余辜,为什么要留活口?”

    姚莹莹有些不解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留着他们还有用。”

    凌尘的目光落在那一名炼血门弟子的身上,而后眼神陡然一凝,“你们最近和万兽门在阴谋什么?说出来,我可以考虑不杀你。否则的话,我就立即把你大卸八块,丢去喂狗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,我说,”

    那名炼血门弟子连连点头,而后道:“不过我只是霸血堂的一个普通弟子,门中的机密我也不是很清楚,我只知道,最近万兽门的人频繁来我们这里,并且每一次,都会运送大批的血奴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最近三个月,炼血门出去抓捕血奴的次数也是暴增,以前一个月最多两次,现在几乎每天都出去抓人,但是所有的血奴,最后都被运送进了血魔殿中,只见进,不见出,我们这些弟子,也都对此困惑不已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多的血奴,全部都被送进了血魔殿。”

    凌尘也是目光一诧,这其中,肯定有着什么猫腻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们带路,找到了血魔殿,我不仅不会杀你,等灭掉了炼血门,就提你做堂主,如何?”

    凌尘目光微闪,盯着那名炼血门弟子,凝声道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