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七十章 凶胎
    “这里居然还布置了阵法。”

    姚芳和左云也是面面相觑,这血魔殿内部,竟然防备如此森严,还有阵法存在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他们若是贸然退出去,只怕会被巡逻的弟子发现,一时之间,进退两难。

    “这座阵法不算太复杂,你们跟在我后面,我试着破阵。”

    凌尘打量了一下这座血雾笼罩的大阵,而后面色也是冷静了下来,这座阵法,恐怕也是一个阵法的半吊子布置出来的,存在许多漏洞,连他这个半吊子都看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圣子还懂阵法?”

    姚莹莹有些诧异地望着凌尘。

    “略知一二。”

    凌尘取出了一个特制的罗盘,这个罗盘,是凌音当初专门为凌尘制造的,对于一些普通的阵法,往往能够判断出正确的方向。

    手握罗盘,加上凌尘不弱的心力修为,凌尘虽说推进地慢一点,但是却不至于触动机关,走错方向。

    凭借着罗盘的指向,半个时辰后,一行人很快来到了阵法的中央。

    阵法中央,赫然有着一个密闭的半透明容器,在那容器之中,似乎关押着什么东西,然后有些一条条管道,从那四面八方连接而来。

    那一条条管道之中,全是被鲜血填满,凌尘隐约之间,仿佛能够看到一道道人影,被源源不绝地汲取鲜血,注入到这容器之中。

    “这里面究竟是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凌尘来到那容器面前,望着那一道容器,在那其中,显然有着一道胚胎一般的东西,安静地躺在里面。

    这一道胚胎,不知道是什么物种,至少凌尘从来没有见过,似乎是糅合了数种强大异兽的合体,看上去十分畸形。

    所有的鲜血,都是为了养育这个畸形的胚胎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,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,要不要毁掉它?”

    姚芳望着眼前的这般阵仗,也是眼神微微一沉。

    “毁了吧。”

    从这容器之中,凌尘能够感受到一股邪戾的气息,这东西,必定不是什么善物。

    姚芳闻言,也是抬起手掌,运转真气,准备一掌将容器击破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姚芳才刚打算动手,一道厉喝声便陡然响彻,他循声望去,只见得那大殿门口,有着数道人影浮现而出。

    那为首之人,赫然是一名裘皮青年,正是那万兽门的玄蟒宗。

    对于这玄蟒宗的喝止,凌尘却是置若罔闻,他伸出手指,一指戳在了那容器之上。

    噗嗤!

    容器破碎,颜色浓郁的血水,顺着缺口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找死!”

    玄蟒宗见凌尘当着自己的面戳破了容器,也是顿时勃然大怒,随即他一拳打了出去,磅礴的拳头,凝聚出一头巨蟒暴轰而出,砸向凌尘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寻龙无影!”

    运转古圣王战法,一举将修为提升到大宗师五重境,然后他一剑刺出,剑气如龙,射出之后,毫无踪影,轨迹难寻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龙蟒撞击在一起,双双破灭,完全溃散开来。

    “盛极而衰!”

    剑招破灭,凌尘再度一剑挥出,这一剑,气势鼎盛到了极点,但是却又蕴含着独特的意境,威力非同凡响。

    玄蟒宗吃了一惊,凌尘居然能够打破他的拳劲,着实令人吃惊。

    不过眼下可并不是他能够喘息的时候,见得凌尘又是一剑刺杀而来,玄蟒宗也是陡然扎稳马步,气沉丹田,仿佛老树盘根,他的拳头,蓄积了极为磅礴的力量,打了出去,那一颗蛇头顿时探出,挡住了凌尘闪耀到极点的剑光。

    噔噔噔!

    玄蟒宗连续后退了数步,眼中也是顿时浮现出一抹震动之意。

    这区区一个年轻人,居然能够正面击退他?

    这人是什么身份?

    “御龙在天!”

    并未容得玄蟒宗多想,凌尘已是又一剑劈了过来,这一剑,龙威盖世,破空斩来。

    对于寻龙剑法,凌尘现在已经练得炉火纯青,无论是顺着施展,还是倒着施展,都轻而易举,毫无任何的生涩感。

    “小畜生!休要得寸进尺!”

    玄蟒宗眼神一沉,他猛然一拳砸在了地上,显然也是动了真怒,汹涌澎湃的真气,汇聚到了他的拳头之处。

    一股碧绿色的真气飞速席卷,很快遍布了玄蟒宗的全身,他的身体每一处,都是浮现出了密密麻麻的蛇鳞,玄蟒宗整个人,变得半人半兽。

    “蛇怒波涛拳!”

    玄蟒宗一拳打出,顿时间,拳劲化为波涛蔓延开来,像是一条大江,一片汪洋。

    而凌尘,就是在汪洋之中的一条游鱼,破开那无尽波涛,逆水前进,但是行进的速度大受限制,顿时变慢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姚芳和左云等人,趁势攻杀出去,和玄蟒宗带来的高手厮杀在了一处。

    “他们打起来了,上!”

    在血魔殿外等待的一众魔道弟子,见到玄蟒宗等人进入血魔殿,也都是提起了十二分的注意力,看到不少巡逻弟子向血魔殿冲了过去,也是纷纷动手,纵身冲出。

    嗖!嗖!

    血魔殿中,两道人影先后窜射而出,赫然是凌尘和那玄蟒宗。

    两人暴掠出殿后,皆是落在了一棵大树的顶端,立足在一根树枝上面,相对而立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是什么人?圣巫教中,何时多出了你这样一尊年轻巨头?”

    玄蟒宗眼睛盯着凌尘,在刚才的交手中,他竟然无法从凌尘身上讨得半点好处,两人只能说斗了个旗鼓相当。

    能拥有这等实力的年轻人,在圣巫教里面,应该只有三个人才对。

    那三个人,他都见过,并没有凌尘这号人物。

    但是下一刻,他的眼睛便陡然一亮,旋即沉声道:“我知道你是谁了,你就是前段时间风头大盛的那个凌尘吧,圣女的儿子,还被无敌魔尊封为圣子,肯定就是你,没错了!”

    “知道又能如何?”

    凌尘面无表情,“你们万兽门和炼血门勾结,养育凶胎,一定有什么阴谋。怎么,万兽门想要造反不成?”

    “哼,没有证据可不能乱说。”

    玄蟒宗目光闪烁冷冷一笑,“不过是区区小事,你这是小题大做,这不过是普通的凶兽胚胎而已。何况我万兽门并非是圣巫教的臣属,何来造反一说?”

    凌尘转过头瞥了一眼血魔殿,刚刚他所看见的东西,可绝对不是什么普通的异兽,恐怕是什么绝世凶兽,禁兽,不然,没有必要用这么特殊的方法来培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