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七十二章 交手
    “这小子,是怪物吗?”

    炼血老妖面色阴沉,他没想到,以他和玄蟒宗这等双重夹击,居然奈何不了凌尘分毫,这简直不可思议,无法想象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凌尘不仅挡住了他们二人的联手攻势,甚至本人身上还散发出一股无敌的气息,顶天立地,无敌于天下。

    “太强悍了!不愧是圣子!”

    姚芳和左云皆是眼睛一亮,他们简直不敢相信,凌尘如此变态,对上两个大宗师九重境的老妖,竟然毫发无损,如此豪气干云,巍然不动,简直是霸气无双,天下无敌。

    “不用太过担心!”

    玄蟒宗眼神微沉,“我敢断定,这小子的状态持续不了多久,很快,他的秘法就会失效,我们届时便可以轻松地击杀他。”

    “说的有理!”

    炼血老妖的脸上杀气腾腾,“不过是区区四重境大宗师,真气少的可怜,刚才那样的招数,他绝对不可能施展出第二次,一时半会杀不死。多耗一会又何妨,难不成还会有人来救你不成。”

    “被你说对了,我就是来救他的。”

    炼血老妖的话音刚刚落下,一道女子的声音便突然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只见得那不远处,不知何时竟是出现了一名女子,容貌绝美,妩媚无双,正笑吟吟地站在那里,散发出绝代的魅力。

    “两个老妖围攻我们圣教的一名弟子,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。”

    来人不是别人,正是来到这炼血门地域,协助凌尘的夏云馨。

    “夏姬师姐!”

    见得夏云馨的到来,姚芳和左云的神情也是一阵振奋。

    夏云馨在圣教中地位不逊于凌尘,实力更是深不可测,她的到来,足以是给圣巫教的众人吃了一颗定心丸。

    “夏姬?这个妖女也来了?”

    玄蟒宗面色有些难看,一个凌尘已经让他和吸血老妖头疼不已,这下又来个夏云馨,事情无疑是更难办了。

    “大胆炼血门,先不说你背着圣教和万兽门勾结,光是囚禁圣教弟子,还试图围杀圣子,那已经是死罪了。”

    夏云馨身影一掠,也是落在了一棵大树顶端,然后望着那炼血老妖,声音沉重地道。

    “死罪?”

    听得这话,玄蟒宗眼瞳微微一缩,旋即冷笑了一声,“还真是口气不小。你以为圣巫教还能坐大多久,能轻易决定一个门派的生死?风水轮流转,要不了多久,圣巫教的好日子就要到头了,整个魔道的霸主,也该是时候易主了。”

    “区区万兽门,什么时候也敢说这种话了。”

    夏云馨也是有些惊讶,万兽门素来低调,一直以来,也没有什么反相,没想到这玄蟒宗,竟敢这般口出狂言。

    看来,近些年是忽视了这万兽门,对方应该是暗中筹谋了许多年,如若不然,不可能一下子就敢和圣巫教叫板。

    “嘿嘿,没想到今天一下来了圣巫教两大天才,若是将你们的精血全部吸干的话,我炼血老妖突破天极境,简直是翻手之间的易事!”

    炼血老妖咧嘴一笑,伸出猩红的舌头,舔了舔干裂的嘴唇,盯着凌尘和夏云馨的眼中仿佛泛起了一抹绿光。

    “就凭你?”

    夏云馨冷冷一笑,以炼血老妖的实力,显然不可能做得到这种程度。

    “哼,瞧不起我?今天便让你们这些小辈见识一下,我炼血老妖的真正实力!”

    炼血老妖手掌一挥,从他的袖袍之中,蓦然飞出来了一个个骷髅头,这几个骷髅头漂浮在半空之中,然后向着四个方向暴射了去,最后组成了一座方形的大阵。

    地形震动,从那阵法的中央,赫然有着一根血柱破地而出,成为阵法的中枢,从那其中,散发出一股极为浓郁的血腥气味。

    处于这血腥阵法中,凌尘只感觉浑身的精血都受到了一股牵扯,仿佛只要找到了口子,就会疯狂外窜。

    刺鼻的血腥味,连精神意志都会受到影响,神智错乱。

    啪啪啪!

    炼血老妖整个人趴在地上,在他的后背上,一双血色的真气蝠翼凝聚成功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炼血老妖的速度陡增,他的修为,也是大大暴涨,一双眼睛锁定了凌尘之后,便陡然暴掠而出,化身为一道模糊的血影。

    见状,凌尘也是眼神微凝,这炼血老妖身为一派之主,的确不是什么浪得虚名之徒,接连施展出绝杀手段,无论是血阵,还是血翼,威力都十分惊人。

    手掌一翻,一张图卷出现在凌尘手中,被凌尘铺开。

    此物,正是魔道帝皇图。

    整个血阵周围,都是掀起了一阵空间涟漪,一道虚幻的地图,被一股奇异的力量笼罩,出现在了周遭。

    下一刻,凌尘的身体陡然一动,仿佛融入了魔道帝皇图之中,速度和敏捷度倍增。

    “吸血老妖!他可不是你能够动的人!”

    夏云馨见吸血老妖拼命,也是蹙起了柳眉,随后运转真气,准备出手支援凌尘。

    “夏姬小姐,你的对手是我。”

    玄蟒宗笑吟吟地拦住了夏云馨。

    夏云馨取出了**剑,“玄蟒宗?就你也想要拦我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试试。”

    玄蟒宗抬起手掌,真气流转,他身上的青色鳞片,闪烁着亮眼的光泽,散发着杀戮,邪异的气息。

    然而,在他身上的青光流转之下,突然间,卡擦一声,他的尾骨突然破体而出,出现了一条粗大的蟒尾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蟒尾拍打在那地面上,顿时将地面生生地拍出数道裂纹。

    在一尾巴将地面拍裂之后,玄蟒宗也是双手握成拳势,身体一弯,然后“嗖”的一声,犹如闪电一般暴掠了出去。

    见状,夏云馨也是不敢掉以轻心,她身体轻盈,犹如鬼魅,手中的**剑更是神出鬼没,不见行踪。

    咚!

    夏云馨突然暴掠起身形,然后凌空一剑悍然斩下,声势惊人。

    黑色剑光,足有十丈,迎风暴涨。

    玄蟒宗面色丝毫不慌,他的嘴角,反而勾起了一抹诡异的弧度。

    直接抡起拳头,玄蟒宗一拳砸在了那一道剑光之上。

    顿时间,他的身体被强大的剑压给震压了下去,但是,就这个时候,诡异的一幕发生了,玄蟒宗的身体,居然弯折了起来,直接被压到了临近地面只有两寸的位置,突然,他的身体像橡胶一般反弹起来,连带着那一道剑光,都是被弹飞了回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