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八十四章 怪湖
    “不,快撤退!”

    见到滕兽冲上来,狂蟒宗反而理智了很多,他手臂一断,实力也将会大为降低,若是再与凌尘交手的话,很有可能将命都会搭在这里,所以眼下还是赶紧远离此处!

    这个小子,招式古怪,总有着令人出乎意料的攻击招式。

    至于滕兽,之前在天魔塔就是凌尘的手下败将,想要靠对方来打败凌尘,那无疑是痴人说梦。

    滕兽闻言,也是有些不大甘心,不过没办法,他自己也没什么把握能够打败凌尘,不如暂且撤退。

    “小畜生,老夫一定不会放过你的!”狂蟒宗在滕兽和十数名万兽门弟子的簇拥下,他披散着头,疯狂的咆哮声中充斥着怨毒之意,然后极为狼狈的对着远处遁去。

    待得万兽门的人退走后,凌尘也是送了一口气,此时此刻,他受伤也不轻,刚才硬生生地挨了狂蟒宗的一拳,到底还是造成了内伤,只不过凌尘压着,并没有表露出来,所以所有人都以为他只受了皮外伤。

    “感谢圣子救命之恩。”

    姚芳等人,也是走了过来,对着感激地道。

    “快去看看姚莹莹吧,她应该伤的不轻。”

    凌尘淡淡地道。

    他倒不是多管闲事才出手救这两个人,因为滕兽和狂蟒宗,本来也是要对付他的,总不能让事情波及到无辜的旁人。

    搭救这几人,只是顺手而为。

    姚芳闻言,也是连忙去到了那姚莹莹的身旁,的确,后者被狂蟒宗一掌打飞,骨头都断了好几根,伤势不轻。

    凌尘只是安顿了下几人,而后便也是和众人分道扬镳。

    他现在,也得赶紧找一个地方,调息下伤势。

    休整了小半日的时间,凌尘继续出发。

    随着凌尘的这般深入,他也是发现,这无底魔渊之中,并不是一望无际的平坦地面,而是有着不少通往更深地域的裂缝,坑洞,深不可测,就算是凌尘,也不敢随意靠近。

    靠着人皇的指引,凌尘这一路上也并未遇到什么太大的凶险,随着他的深入,周遭的那股阴冷的魔雾,也是越来越浓郁。

    凌尘快若鬼魅般的掠上了一处山谷山壁,而后视线看进去,只见得,在那山谷深处,一轮湖水,闪烁着十分诡异的光泽。

    湖泊恐怕有百里广阔,无法看到边际,凌尘站在这湖泊之前,打量了一下后,也是打算绕过这里。

    “这湖水深处,似乎有点什么。”

    就在凌尘正打算移步离开的时候,人皇的声音,却是突然在脑海中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有东西?”

    凌尘愣了愣,旋即停下了脚步,人皇说有东西,那恐怕就不会是什么普普通通的东西了,很有可能,就是什么了不得的天材地宝。

    身形一动,几乎没怎么犹豫,凌尘便纵身跃进了这怪湖之中。

    扑通!

    凌尘的身体刚刚跳进那湖水之中,便是感觉到一股极为邪异与奇特的能量从四面涌来,最后源源不断的对着他体内钻去,而在这种能量的侵润下,凌尘能够感觉到,身体内部,隐隐的有些细微的刺痛感传出。

    正当凌尘感到有些心惊的时候,他却又蓦然感受到,体内的一些伤疤,竟是在逐渐地愈合,消失。

    这些年来,凌尘与人无数次生死交手,其中血战次数也不再少数,体内自然会有着大大小小的伤疤,虽说一些重伤凭借着他强悍的都能够迅速的恢复,但总归是会有着瘀伤隐藏,这些细微的伤势,平日里就连凌尘都难以察觉到,虽说因为细微,并不会对凌尘造成太大的妨碍,但这种东西,就怕累积,万一累积到一种程度,爆发起来却并不是小事。

    然而这怪湖的水,却不想还有这等奇特的功效。

    像是一条游鱼一般,凌尘潜入到了湖水底部,这里距离水面已经有了大约千米深,水压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,最后作用在那护体真气罩上,将罩子挤压变形。

    “这里有机关?”

    凌尘四处打量着,他的目光,最后落在了附近的一座扶手之上。

    那里的地面,散发出古朴的青铜光泽,而且似乎镶刻着一道道古朴的图纹,这一道扶手,明显是一处机关。

    凌尘来到了那机关旁边,然后伸手握住了扶手,用力一按,地面陡然裂开,旋即脚下一空,凌尘整个人掉了下去。

    那裂开的地面,仅仅是张开了数个呼吸的时间,便是重新合上,等凌尘回过神来的时候,他已经是出现在了一处地宫通道之中。

    出现在面前的,赫然是一道青铜通道,通道幽深,不知通向何处,照眼下这情形看来,这应该是一座宫殿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这湖下面,竟然藏了一座水宫。”

    凌尘心中也是十分诧异,这座宫殿竟然在水底下,恐怕是具有相当的年份了,至少这座宫殿在建的时候,肯定是没有头顶上这座湖泊存在的。

    向着那宫殿深处走去,凌尘发现这座水宫并不大,恐怕只有个百米左右方圆的大小。

    不过,这座宫殿内部,却是处处透露着邪异的气息,机关重重,凌尘刚进入不过半盏茶的工夫,便是遭遇了三次机关。

    其中有一次,堪称凶险,更是四面八方的墙壁收缩,向着凌尘挤压了过来,如果被这机关合上,哪怕是再厉害的强者,不被压成肉泥,也要被活生生困死在这里面。

    水宫中空荡荡的,凌尘在其中发现了几个石室,不过并未发现什么太过价值的东西。

    如此,凌尘渐渐来到了水宫的中央地带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忽然间,凌尘似乎感应到了一丝丝异常,他的目光,陡然望向了前方三百米外的一间石室。

    异动,显然是从那个方位传来的。

    凌尘速度极快,数分钟后,便是抵达了心力所察觉到异动的地方,在临进门之前,便听得了一道道议论之声,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可恶,没想到居然被人给捷足先登了!”

    “这女人不是夏云馨吗?趁她现在还在参悟,杀了她,夺了她的机缘便是!”

    “慢着,现在还不是最佳时机,等她眉心的魔印凝聚完成,再杀了她,届时再将魔印夺取,将她的苦功全部收为我有。”

    凌尘听到最后最后一人的声音,赫然是他所熟悉之人,楚天歌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