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八十八章 冤家路窄
    魔渊深处。

    一座巨大的黑色盆地,仿佛就像是一个天坑一般,拓印在那地面上,在那其中,密布着错综复杂的裂缝,在那裂缝之中,黑色的魔烟此起彼伏,散发出无尽的阴冷气息。

    嗖!嗖!

    远处,两道身影暴掠赶路而来,在那盆地边缘落下了身形。

    赫然是凌尘和夏云馨二人。

    在那盆地的中央,似乎有着一股极为浓烈的森冷气流,正不断从那地脉中喷发而出,直冲天际。

    “那里便该是魔藏的所在地了。”

    夏云馨眺望着远处剧烈喷发的地域,也是俏脸凝重地道。

    “倒是有些不同寻常,走吧!”

    凌尘眼中也是泛起了一抹精光,然后也是脚掌一点,消失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刻,在那气流喷发的区域周围,早已是聚集了相当数量的强者,在这片盆地中心,无数道破风声响彻而起,放眼望去,人海密集,几乎看不到尽头。

    “谢知秋,你可别太过分了。若是凌尘圣子和夏云馨师姐在此,你们可敢如此嚣张?”

    在那气流喷发的区域之前,一群人被包围着,赫然是圣女殿的人,那被逼得面红耳赤之人,赫然正是白青。

    “哼,就算他二人在此又能如何?”

    不提凌尘还好,一提到凌尘,谢知秋也是面色陡然阴沉,“这无底魔渊,就是你们的坟场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也是蓦然抬起手掌,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从他身后,青面魔宗,虎魔宗,豹魔宗皆是站了出来,咧嘴冷笑,虎视眈眈地望着白青等一干圣女殿的弟子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人欺负一群弟子,你们这些老魔头,一把年纪都活到狗身上去了?”

    这时候,一道冷喝声突然响彻而起,两道人影,也是从远处暴掠而来,而白青等一干圣女殿弟子的身旁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青龙宗,金刀宗前辈!”

    见得这二人出现,白青的眼中也是泛起了一抹精光,这两个人,都是圣女殿中的知名大宗师,两个人都是九重境大宗师,实力强劲,功力深厚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你们两个老家伙,难道想在这里开战不成,好啊,正好把你们全都灭了,神不知鬼不觉。”

    豹魔宗咧嘴笑道。

    “一群乌合之众,开战又如何?”

    远处,又有些声音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来的正是凌尘和夏云馨。

    谢知秋等人,面色陡然一沉,当他们看到凌尘到来之时,眼中也是骤然有着凛冽的杀意浮现出来。

    “圣子!”

    凌尘的到来,也是瞬间让得白青一干弟子躬身行礼,就连青龙宗,金刀宗二人,都是微微欠身。

    “小畜生,杀子之仇不共戴天!今天本座一定要亲手宰了你,将你碎尸万段!”

    青面魔宗恨得咬牙切齿地道。

    “算上我一个!我最疼爱的儿子,都被这小子残忍杀死,此仇不报,我誓不为人!”

    虎魔宗也是目光怨毒,恨不得冲上去,生生地将凌尘撕裂,杀死。

    “大胆,见到圣子竟不行礼,还敢喊打喊杀,简直胆大包天,丝毫没有把教中的规矩放在眼里。”

    白青对青面魔宗大喝道。

    “规矩?这里可不是魔雾山,还讲规矩。”

    谢知秋脸上浮现出一抹不屑的冷笑,然后目光落在了凌尘的身上,“凌尘,听说你最近牛的很,万兽门的狂蟒宗,都被你砍掉了一条手臂。”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”

    凌尘不以为然,“不知分寸的家伙,没杀了他,已经是莫大的仁慈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该死的畜生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楚天歌从后面的弟子人群中挤了出来,他此时一瘸一拐,拄着拐杖,半条裤腿空荡荡的,看上去十分凄惨。

    “哦?你居然还没死。”

    凌尘看到跑出来的楚天歌,也是不由十分诧异,他原以为楚天歌已经被他的剑招炸死了,没想到对方命还挺大,居然没死。

    “楚天歌师弟!”

    看到这副模样的楚天歌,谢知秋也是面色一变,“你怎么变成了这副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全是被这畜生害的。”

    楚天歌手指指着凌尘,满脸的怨毒,“他废掉了我一条腿,还杀了牛魔宗前辈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,牛魔宗死了?”

    不光是谢知秋,青面魔宗,虎魔宗等人,也是先后大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牛魔宗的实力,和他们差不了多少,没想到对方居然死在了凌尘的手里。

    虎魔宗、豹魔宗等人,看向凌尘的眼中,顿时多出了一抹忌惮之意。

    “该死,你这小子,果然是个灾星!”

    青面魔宗眼中寒光闪烁,“牛魔宗可是我圣教的功臣,为圣教出生入死多年,你这小畜生居然杀了他?简直是无法无天,大逆不道!”

    “我是圣子,和教主地位相同。”

    凌尘不紧不慢,丝毫不慌,“牛魔宗胆敢以下犯上,犯了教规,是重罪,被我处死,理所应当。”

    “好张狂的口气!凭你也敢在我们面前叫嚣?真以为得了个圣子的称号,就可以拿鸡毛当令箭,尾巴就翘上天了不成?”青面魔宗眼神阴厉,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也想挑战圣子的权威?”凌尘淡淡地笑道。

    听得凌尘这蕴含着挑衅般的话语,青面魔宗眼神一厉,体内有着杀意升腾起来不过这一次他倒是谨慎了许多,当即视线看向了谢知秋。

    谢知秋双目虚眯着,目光盯着凌尘而后淡笑道:“既然有人想要自取其辱,青面魔宗前辈,你便无须再顾虑,成全了他吧。”

    闻言,那青面魔宗脸庞上顿时有着狰狞笑容掀起来,他双拳缓缓握拢,一步跨出喝道:“凌尘,看在你是圣子的份上,你杀牛魔宗的重罪,可以给你一个次机会,依靠自己的力量,出来与我正面一战,若是你能胜我,我不再说半句废话,你杀牛魔宗的事情,我们也不再追究,若是胜不了,你便自刎而死,这战,你敢不敢接?!”

    青面魔宗的声音,在雄浑元力的包裹下,滚滚的在这片盆地上空席卷开来,也是在场中每一个人的耳边回荡着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,凌尘那边有青龙宗和金刀宗,再加一个夏云馨,他们即便一拥而上,恐怕也很难杀的了凌尘,只有用言语相激,让凌尘和自己一对一战斗,他才有把握杀的了凌尘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