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零一章 婚礼
    圣女殿中。

    凌尘和夏云馨等人,在出了无底魔渊之后,也是回到了圣女殿。

    在无底魔渊中,凌尘获得了不少的机缘,这些机缘,都需要一定时间来消化。

    哗!

    从玉液灵池之中浸泡了许久,凌尘也是起身,穿上衣服离开。

    他如今的修为,已经稳固在了大宗师五重境的层次,而且赤天剑圣的那一道特殊的火劲,也是完全融入了他的凌天真气之中。

    接下来,就是赤天剑诀的修炼。

    修炼赤天剑诀,有两大要素,要么修炼了王品等级以上的火属性功法,要么,就得真气中附带火属性,在赤天剑圣的帮助下,凌尘算是满足了第二个条件。

    当初赤天剑圣在传他剑法的时候,就已经将每一招每一式都清晰地打入了他的脑海中,这其中还包含了赤天剑圣自己对剑法的感悟在里面,毕竟,这剑法是他所创,所以现在凌尘并不是从零开始,而是一开始就对这套剑法有了很深的理解。

    否则,要重新修炼一门圣级剑法,那可不是一件易事,即便是凌尘,怕也至少需要一两年的苦功。

    修炼寻龙剑法,最后也足足用了两年的工夫,方才大成。

    手持赤天剑,凌尘就在这后山演练了起来。

    赤天剑决,唯有用这赤天剑才能发挥其真正威力。这把赤天剑,同样是赤天剑圣多年用真气淬炼的宝剑,可以说,创造出赤天剑决,和这把赤天剑也有着莫大的关系。

    毕竟一套剑法,如果能够有一把比例、长度、锋芒等元素都完美契合的宝剑相配合,那就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了。

    第一式,天火燎原!

    第二式,铄石流金!

    第三式,火中取栗!

    一道道剑气划出,半空中,赤红色的光芒四射,那等余劲,轻易地将周遭的树叶切碎,刮起了一阵树叶风暴。

    那一片片树叶上,甚至点起了火焰,火星,在半空中飘散开来。

    一套剑法下来,时间已过去了半个时辰。

    收剑入鞘,凌尘踏上了归途。

    这几天,他都几乎是重复着这般练剑的过程,实力进步,也是十分明显。

    道路上,三三两两的弟子,从旁边走过,见到凌尘,都纷纷行礼,叫上一声圣子好。

    “听说没有,这几天正道之中,发生了一件大事。”

    一名圣女殿的弟子见凌尘走近来,也是立刻转向旁边的另外一名弟子,故意地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,什么大事?”旁边弟子饶有兴致地道。

    “天虚宫的天之骄女,徐若烟,你听说过吧,”那名弟子侃侃而谈,“听说她要嫁人了,夫君是正道武林中大名鼎鼎的风君子,下个月初一,天虚宫将为他们举办一场盛大的婚礼,正广邀天下的武林豪杰参加呢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弟子惊讶莫名,“风君子,传闻仅次于天下四杰的年轻翘楚,在青年宗师榜上排名第七的‘剑之君子’风君子?”

    “正是此人,这两个人,倒算得是郎才女貌,门当户对。”

    唰!

    忽然间,破风声突然响起,他们的背后,不知何时已经站着一道人影。

    “你们刚刚说的,可是真的?”

    人影正是凌尘,随着这几个字自他嘴中吐出,凌尘的脸色,瞬间便是不可自制的阴郁了下来,眼芒闪烁,隐隐间渗透着些许的惊怒,以及一丝的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“是真的,千真万确。”

    见凌尘面色不善,那名圣女殿弟子也是连忙点头,“现在整个武林都知道这件事情了,距离下月初一,不过只有三天不到的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“三天不到?”

    凌尘面色一紧,居然这么快?

    从这里去天虚宫,至少需要三天时间,就算现在就出发,只怕也很有可能来不及。

    不行,他必须立刻出发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他也是猛然转身。

    “凌尘,你这是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夏云馨突然出现在了前方,拦住了去路。

    “我有重要的事情,必须立刻下山。”

    凌尘不想耽误时间,说完,也是立绕开夏云馨。

    “你是想去天虚宫?”

    夏云馨也是转身来,不过她并未阻拦,只是接着说道:“这件事情木已成舟,你改变不了,难道你想去送命不成?”

    “你早就知道此事?”

    凌尘蓦然停下脚步,眼中微微闪烁起一抹光芒。

    看来对方早就知道了这件事情,却一直没有告诉他。

    否则这么大的事情,他怎么可能一无所知?

    除非是所有人都刻意隐瞒,封锁住了消息。

    “这是圣女的命令。”

    夏云馨摇了摇头,“大丈夫何患无妻,你凌尘将来的前途不可限量,要什么样的女子没用,为何非要在一棵树上吊死?”

    “况且你现在身份已和以往不同,你是魔道圣子,而徐若烟是名门正派的天之骄女,你与其念念不忘,不如放手,无论是于自己还是对他人,都是一种解脱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事情,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。”

    凌尘面色微沉,心中有些怒意,而后也是头也不回,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

    夏云馨快步上前,拦在了凌尘前面,然而后者,却突然宝剑出鞘,剑锋架在了夏云馨雪白的玉颈上。

    “你是个聪明人,知道这个时候拦我,会有什么结果。”

    凌尘的眼中寒光闪烁,他现在已经完全被愤怒冲昏了头脑,而且他已经不再信任夏云馨,这等重大事情,对方竟然瞒着他,甚至于他那个母亲,这些人,都不再值得信任。

    “我自然知道,我阻止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夏云馨妩媚的脸庞上,却是浮现出了一丝苦涩的笑容,“不过,我可以陪你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“陪我一起去?”

    凌尘怔了怔,旋即摇了摇头,“此事与你无关,你不必掺和。我自己的事情,由我自己来解决。”

    说完,凌尘也是收起了宝剑,转身而去。

    “你就这么明目张胆地去闯天虚宫,我怕你到不了婚礼现场,见不着你心上人的面,就会被人在半路上乱刀砍死。”

    夏云馨的声音再度从身后传来,“我可以帮你悄无声息地潜入婚礼,至少,我能让你安然无恙地见到她。”

    听得这话,凌尘的脚步也是骤然停了下来,然后折返了回去,望着面前这道窈窕的倩影:“我们要怎么做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