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零二章 大婚之日
    “简单。”

    夏云馨见凌尘终于理智了些,也是松了一口气,然后俏脸上随之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容,“乔装,易容,伪装身份,混进去。这些我都在行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事不宜迟,我们立刻出发。”

    凌尘点了点头,夏云馨足智多谋,如果她不捣乱的话,带着她,的确行事要方便得多。

    看着凌尘远去,夏云馨也是一吹口哨,一只黑色小鸟从不远处飞了过来,她将写好的字条绑在鸟腿之上,然后将小鸟放飞出去。

    “希望这次能全身而退吧。”

    夏云馨看着飞远的黑色小鸟,眼神中闪过一抹复杂之意,然后也是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里的天虚宫,巍然的山峰隐藏在黑暗之中,细密的灯火犹如萤火虫一般遍布着漫山遍野,虽然夜已深,可这座山峰,防守较之白日,却是更为森严,黑暗之中的一道道明哨暗哨,将整个山峰的任何一处动静,都是收入眼中。

    在天虚宫顶峰,庞大的宗门耸然而立,在夜色那朦胧的遮掩下,犹如一只凶兽般,匍匐在此,隐隐间释放着些许令人毛骨悚然的异样压迫。

    天虚宫深处,一处偏僻大殿之内,柔和的灯火在微风中摇曳着,淡淡的光芒笼罩着大殿,驱逐着殿内缭绕的冰冷。

    庞大的大殿,空空荡荡,唯有那中央处的一袭白色裙袍,方才能为这大殿添了一丝人气。

    那坐于中央的女子,浑身上下没有一丝烟火气息,她肌肤胜雪,双目犹似一泓清水,顾盼之际,自有一番清雅高华的气质,让人为之所摄、自惭形秽、不敢亵渎。但那冷傲灵动中又仿佛天生含有勾魂摄魄之态,又让人不能不魂牵蒙绕。

    徐若烟盘坐于蒲团之上,那张高贵的美丽脸颊,此刻却是布满着冰冷之意,仿佛任何与其对视的人,直接是令得其身体陷入了冰凉状态。

    她的眉毛,仿佛都是沾染上了一丝淡蓝的颜色,透露出丝丝的寒气,若凌尘在这里,一定会吃惊于徐若烟的变化,对方的气质,比起以前更冷了,简直就像是一块寒冰一样,任何人都无法接近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忽然间,徐若烟的美眸扫向紧闭的大门,白皙纤手紧紧握拢,片刻后,她黛眉突然一皱,冷喝道:“既然来了,那便现身,何必鬼鬼祟祟的?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师妹不仅仅功力大进,感知也变得如此灵敏……师兄佩服。”就在徐若烟喝声落下时,一道无奈的苦笑叹声缓缓的在大殿中响起,旋即一道高大身影,缓缓从大殿一处现出身来,看其那熟悉容貌,赫然便是天心剑客风飘零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风师兄。”瞧得现身的风飘零,徐若烟也是一怔,旋即黛眉一挑,又闭上了眼睛道:“师兄深夜到此,有何要事?”

    “明日便是你大婚之日,我这个和你从小一起长大的师兄,难道来看看你,都不行吗?”

    风飘零苦笑了一声,心中却是重重地叹息,自从从人皇地宫归来后,徐若烟就性情大变,对任何人都是一副不理不睬的样子,冷冰冰的,就连他,以前和徐若烟关系很好的嫡系师兄,现在都是很难和徐若烟说上话。

    “师兄此来,只怕不只是来看我的吧,有什么要说的话,就直说吧。”

    徐若烟红唇动了动,明眸瞥了风飘零一眼,淡淡地道。

    “还是瞒不过你。”

    风飘零眼神闪烁,也不打算再遮遮掩掩了,他的眼光,也是陡然凝聚了起来,“师妹,你当真要嫁给风君子?这个人,你总共才只见过数面,如此轻易便下定了决心,打算要嫁给此人?我希望,在婚姻大事上,你应该还是要慎重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见过数面还不够么?”

    徐若烟的俏脸依旧如同寒霜,异常地冷漠,“风君子在江湖上名声不错,其本身,也是出身名门,风家是五国中首屈一指的大家族,更有很大希望能成为下一代的万象门门主。如果说他与我不相配,那么这武林之中,还有谁能够算得上和我门当户对呢?”

    “还有,不是认识的时间久,就适合当夫君,有些人,我甚至以为自己和他已经心意相通了,可到最后呢,我却还不是被他所欺骗,被他背叛?最后甚至连我父亲,都白白丧命。”

    听得这话,风飘零眼中的苦涩之意也是愈发浓郁,他当然知道,徐若烟这话说的是谁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痛恨凌尘。”

    风飘零叹了一口气,“可是你也不能因为被伤过一次,就嫁给自己完全不喜欢的人吧,这样你会后悔一辈子的。你真正喜欢的人,还是凌尘那个小子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之所以性情大变,全然是因为那家伙。即便这么长时间过去了,你虽然嘴上不说,可是心里面,却依然对他念念不忘。现在你又何必做出这种强求自己的事情来呢?”

    他身为徐若烟的师兄,对于后者,自然是十分关心,他实在不愿意,看到徐若烟因为做错的选择,而做出贻误终生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住口!”

    徐若烟蓦然睁开了眼睛,美眸之中有着寒气涌现,“那个小子,他现在已经背叛了正道武林,加入了魔教,一旦被我见到他,我只会立刻杀了他!”

    风飘零还欲再说,徐若烟却已经伸出玉手,将他打住,“我心意已决,你不必再劝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只想早日踏平魔教,为我爹报仇。只有成就了这一桩婚姻,天虚宫和万象门这两大一流门派,才能绑在一条绳子上,而只有两派合力,才有希望能彻底剿灭魔教,杀了柳惜灵那个妖女。”

    徐若烟冰冷的声音,一字一句地在这大殿中响起。

    “师兄,夜深了,你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不给风飘零再多说的机会,徐若烟已经下达了逐客令。

    见得这般情形,风飘零心中也是涌起了一抹深深的无力感,徐若烟现在满腹都是仇恨,这桩婚事当中,根本没有丝毫的感情,再这样下去,他怕徐若烟的人生,都要因此而毁掉。

    “解铃还须系铃人,能够化解此局的人,恐怕也只有凌尘那家伙了。”

    走出了大殿,风飘零望着半空,长叹一声,现在能够改变这一切的人,怕是只有凌尘了。

    只是明天就是大婚之日了,那小子,真的会出现么?

    或者说,他敢出现吗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