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零五章 冲突
    突如其来的这道喝止之声,立马引起了漫长的目光关注,众人惊愕间,目光也是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,不约而同地落在了那一道人影的w..la

    “你们看吧,我就说,我哥他不会袖手……咦,怎么是个大叔?”

    凌音本以为是凌尘,然而等她放眼望去之时,却发现那人只是个独眼的大叔,顿时大感失望。

    几乎在此同时,徐若烟也是娇躯一震,似乎也是抬眼望去,心中一突,不过在见得那人并非她心想之人时,方才失望地收回目光。

    “我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徐若烟不由自嘲一笑,她原以为自己已经彻底将凌尘给忘了,却不想,事到临头,她居然还期待着凌尘能够出现。

    “徐若烟,你还真是贱啊,那个人是杀死你父亲的帮凶,仇人的儿子,千万不能再对他动情了。”

    心中碎碎念着,很快,徐若烟的表情,也是迅速恢复了冰冷。

    “这女人,心里面果然还念着那个凌尘。”

    将徐若烟的表情变化看在眼里,风君子也是不由心中一沉,心中有一股无名怒火涌动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胆敢扰乱会场!”

    董圣龙等一干天虚宫的高层,见到有人打断婚礼,也是不由脸色有些难看,这个人,未免也太不识趣了点。

    那一道道目光中,也皆是带着一抹惊诧之意,那众多的宾客,无疑都是有些好奇,他们倒都想看看,这人究竟想干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受人之托,有句话想问问徐若烟姑娘。”

    凌尘面不改色,身形巍然不动,目光直视着戴着红盖头的徐若烟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话,大可等到婚礼结束后再说!”

    一名天虚宫长老面色阴寒地喝道。

    “长老,听他说说也无妨。”

    徐若烟抬手止住了那名天虚宫长老,望着眼前这名有些莫名其妙的独眼客,“你刚刚说,你是受人之托,我想问一问,你是受何人所托?”

    “是你的老朋友,凌尘。”

    凌尘毫无顾忌,“他托我问你一句,今天这婚,可是你自愿成的?还是说,是有人在逼迫你,强迫你和此人成婚?”

    “那就麻烦请你告诉一下他。”

    徐若烟冷冷一笑,旋即双手竟是主动地挽住了风君子,“这门婚事,就是我自己一力促成的,嫁给这位风君子师兄,也是我心甘情愿,阁下,可还有什么其他要问的?”..

    “哪来这么多问题,速速退下!否则休怪本座辣手无情!”

    见凌尘还欲再问,董圣龙也是目光略显阴沉,本来凌尘的出现就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,竟然还让对方讲了这么多话,这次的婚礼,对于天虚宫来说是非常重大的事情,若是被破坏掉的话,无论是天虚宫的颜面,还是声望,无疑都会大受打击。

    绝对不能再让这个莫名其妙的家伙,再多说一句话了。

    此刻,夏云馨也是在身后拉了拉凌尘的衣袖,若是太过明显,身份暴露的话,那可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蠢女人。”

    突然间,凌尘抬起头,目光就像是两柄利剑一般,插向了徐若烟,让后者感觉有些脊背发凉。

    “简直蠢的无可救药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,你这样就能报仇了?”

    凌尘突然冷笑了起来,“你知道些什么,你这个女人,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徐若烟有些疑惑,眼前这个她根本都不认识的人,突然说出这种莫名其妙的话来,眼前这个人,究竟是什么人?

    “阁下的话未免太多了吧!”

    此时的风君子也是有些不耐,眼中闪过一抹杀意,若非是因为众目睽睽之下,他早已出手,将凌尘当场斩杀。

    凌尘直接无视了风君子的警告,突然发出一道年轻的清朗笑声,“抱歉了,今天只要有我在这里,这门婚事就休想办成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这会场之中,也是顷刻间轰然一片,炸开了锅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,看来丝毫没把我的话给听进去啊。”

    凌尘身后,夏云馨也是感到有些头大,凌尘这是根本把他的话当成了耳边风,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。

    “他想阻止婚礼,这家伙疯了不成?”

    “这婚礼成不成,与他有何关系?难道说,他也是这位徐姑娘的迷弟?”

    “可怜啊,估计是看不得自己心中的女神嫁作他人妇,一时冲动就跳了出来,精虫上脑,无可救药啊。”

    众人议论纷纷,望着凌尘的目光,皆是带着一抹戏谑之意。

    “混账!”

    董圣龙再也无法忍受凌尘的肆意妄为,他从座位上猛然站了起来,“给我将此人拿下!”

    唰!

    顿时间,天虚宫的几位护法长老站了起来,向着凌尘靠拢过去。

    “凭你们几个也想拦住我?”

    凌尘冷笑一声,眼中有着一抹疯狂之意涌出,今天既然已经打算了要破坏婚礼,索性就闹他个底朝天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哪里来的乡巴佬,竟敢口出狂言。”

    一名天虚宫护法勃然大怒,看眼前这人的打扮就知道,绝非是来自什么名门正派,这样的小角色,竟然敢大放厥词,简直是不知死活。

    说罢,他也是陡然伸出手掌,狠狠拍向凌尘的面门。

    雄浑的真气,在其掌间涌现而出,这名天虚宫护法,实力竟是不弱,足足是达到了大宗师八重境的修为。

    “这大叔要死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那一掌即将打在凌尘的脸上,凌音也是张大了小嘴。

    “没办法,破坏这场婚礼,等于打天虚宫的脸,只怕这位仁兄今天要把命丢在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聂无相摇了摇头,没有足够的实力,敢在这种场合放肆,无异于找死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伴随着一道碰撞声响起,那众人的眼光,也是纷纷聚焦在了凌尘的身上,不少人都想着看凌尘的好戏,等着看凌尘被当场格杀的一幕,但是下一刻,所有人的眼中都是涌上了一抹震惊。

    视线当中,那名天虚宫护法打出的手掌,竟然被凌尘伸出的两根手指给挡住,距离凌尘的脑袋只有两寸的距离,却再也无法再靠近半分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那名天虚宫护法也是大吃了一惊,他使劲了用力想要打下去,但是他发现,凌尘的两根手指,却仿佛是这世上最为稳固之物一般,无论他如何用力,都无法撼动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突然间,凌尘抽回了手指,然后手指再度如闪电般点出,正好戳在了那名护法的眉心位置。

    下一刻,那名天虚宫护法整个人便如同炮弹一般,轰然倒射了出去,直接飞出了数十米远,将一张桌子砸成了稀巴烂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