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零八章 比剑
    “这股剑意,的确很强。”

    凌尘面不改色,在那狂暴的剑意风暴面前,却显得风轻云淡,“可惜在我这里,不值一提!”

    “这小畜生……”

    风君子眼瞳一缩,这个小子到这个时候还在大放厥词,莫不是疯魔了不成?

    唰!

    只见得凌尘左手握着剑鞘,右手犹如迅雷一般将雷影剑拔了出来,磅礴无比的无敌剑意,全部凝于一线,在凌尘猛然挥剑之下,在虚空中留下一道焦黑的电痕。

    噗嗤!

    那汹涌澎湃的剑意风暴,仅仅是一瞬,就被凌尘给撕裂布匹一般,一举撕开,剩余的风暴,从凌尘身体两侧擦了过去,将周围的酒桌都是给撕成了粉碎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风君子首当其冲,大惊失色,他的剑意在年轻一代中所向无敌,居然被凌尘这么轻而易举地给破开了?

    难道说,凌尘的剑意等级不逊于自己?怎么可能?

    “厉害!”

    苏子陵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一幕,嘴角也是泛起了一抹笑意,“这凌尘兄的进步速度,果然是一日千里,想当初在雷之都的时候,他还只是个前途无量的后辈而已,没想到这才过去多久,他已经达到这种程度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到底是最鼎盛的一届武林大会冠军,只是可惜,入了魔道。”

    云轻鸿摇了摇头,眼中也是浮现出一丝遗憾之意。

    “入了魔道又如何?我们当初可是和他约好了,要在九龙湖一战的,你可别忘了。”

    苏子陵笑吟吟地看着云轻鸿。

    “当然没忘,但前提是他今天能够活着离开。”云轻鸿淡淡地道。

    视线当中,身形略一沉寂,风君子双眼猛的一瞪,一声厉喝,背后真气猛然一振,身形瞬间便是化为一道残影,闪电般的对着凌尘暴射而去。

    身影闪掠天空,锋利的剑尖在雄浑真气的协助下,轻易的划破空气,仅仅眨眼时间,剑尖便已至凌尘胸膛。

    “铛!”

    黑影闪掠,雷影剑诡异浮现身前,犹如一块厚实盾牌般,将那锋利的青色剑尖轻易抵挡而下。

    两剑相交,一股凌厉劲风顿时从那交接处扩散而出,将空气震荡出道道涟漪。

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风君子见一招无果,手腕一抖,锋利长剑便是犹如诡异毒蛇般迅速一转,横划过凌尘的剑身,旋即猛然一刺!

    “叮!”

    锋利长剑刚闪过雷影剑剑身,一只修长手指便是迅速探出,旋即屈指一弹,一缕劲风极为准确的击打在那剑身之上,将之弹射而开,与此同时雷光闪烁的剑芒一扬,直接对着风君子面目斩了过去。

    身形一侧,轻易避开凌尘攻击,风君子眼芒陡然一厉,体内真气狂涌,剑身一阵诡异剧颤,而随着剑身不住的颤抖,一道道残影也是瞬间浮现身前。

    “万重剑罡!”

    铺天盖地的剑影,仅仅是几个呼吸间便是布满了风君子身前,手臂一抖,弥漫着耀眼青光的君子剑,重重推出,旋即那无数残影便是如洪水暴泄般,对着凌尘一股脑的暴射而去。

    泛着冰冷之意的剑影,充斥着凌尘眼球,那无数道残影虽然虚虚幻幻,可其上所携带的力量,依然是不可小觑,而若是随意接手的话,那隐藏在残影之中的真实剑芒便是会瞬间出其不意的出现,令人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光是看这般剑法,便是能够瞧出这风君子本事,的确不是寻常强者可比,而且剑技再加上那剑意的加持,威力更是强横,因此,风君子此招一出,下方广场上便是响起了道道叫好声,而聂无相等人则是忍不住的神色微微紧了紧。

    与众人的欢喝担心相比,凌尘心境却是未曾有着丝毫的波动,目光平静的望着那铺天盖地而来的凌厉剑罡,只见得缓缓举起手中的雷影,眼中精光凝聚,仿佛将那剑罡风暴看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嗤!嗤!

    不断在那半空中划起弧度的雷光剑芒,瞬间便是与那无数剑影所交织,在那一霎,剑影陡然爆发出强悍劲气,然而,不管那剑影如何繁多,却皆是难以突破凌尘那以固定节奏挥出的雷光剑芒,这般模样,就犹如铺天盖地的箭雨,遇见大海中翻涌波涛般,不管箭支何其多,可却是尽数被涛浪吞噬消化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,果然有着一点鬼门道!”心中转过一道念头,风君子手臂一抖,一道剑影瞬间脱离那众多残影,径直对着凌尘胸膛刺去。

    然而剑影刚刚现身,便是被凌尘释放出来一道犹如电光般的剑芒给击得粉碎。

    长剑攻势一偏,风君子便是一惊,刚欲有所动作,凌尘的雷影剑忽然在他面前浮现而出,剑身蓦然拍在了他的胸膛位置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碰撞声响起,风君子整个人被震退了出去,后退了十数步。

    而凌尘却落回在了原地,抬头望着那倒飞了十几米的风君子,却是微微一笑,经过先前的交锋,他已经探明,这风君子的实力,的确是超过了谢知秋,就算实力比起半步天极境强者,也差不了太多。

    但是,对方也暴露出了一个很大的缺陷,那就是真气不够浑厚。

    风君子的功法等级不低,但是他的真气,却明显不够绵长,甚至有些外强中干的征兆。

    导致这种结果的原因,只怕是和女人颇有些关系。习武之人,最忌沉溺酒色,否则就算是修为再高,也会变成金玉其外,败絮其中,成为一团烂泥。

    “凌尘,先前我们已经交手七招了,你还有三招的机会。”风君子感受着那竟然有些麻木的手掌,他抬起头来,却是一声冷笑。

    虽然被凌尘击退,让他的脸上有些不大好看。但短短眨眼时间,便是八招交手,而看这战况,双方明显是不分上下,而按这般情况看来,先前凌尘大言不惭的所说十招之约,无非是笑话而已。

    风君子声音并未如何掩饰,因此,一时间整片场地,众人脸色皆是变得有些精彩了起来,一些人更是嗤笑出声,这家伙,果然只是个仗着一点实力便嚣张狂妄的毛头小子。

    “不着急。在我看来,三招,已经是相当充裕了。”

    凌尘瞥了一眼风君子那冷笑的脸色,随手一动,便是将雷影剑收起,淡笑道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