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零九章 击败
    听得凌尘此话,风君子顿时冷笑,身上气势似乎稳中有升,抬头冷视着凌尘,道:“我倒要看看,你三招之内,想要如何击败我!”

    凌尘不置可否地一笑,体内真气如山洪般汹涌滚动,只见得他将雷影剑给插回鞘中,然后把赤天剑给拔了出来,顿时间,一股炙热的浪潮,自凌尘周身席卷开来。

    赤天剑一出,凌尘的剑势瞬间和之前大不相同,在他的头顶,仿佛高悬着一柄利剑,散发出无尽锋芒。

    对于凌尘突然汹涌起来的剑势,风君子也是有所察觉,当下脸色微微凝重,体内真气也是全力涌动,在这来自全武林四面八方的强者注视下,若今日他真是在十招之内败于凌尘,那对于他声望的打击,可是颇为严重,而且,最重要的,他将会在徐若烟面前面子大失,沦为笑柄,这对于他来说,绝对是不能容忍之事,所以,即便是倾尽全力,也定要将凌尘接下来的攻击尽数接下!

    心中发狠,风君子眼中也是掠过一道厉芒,他的身上,青光涌动,在他的眉心,一个耀眼的“君”字浮现而出。

    一股浩然的气息,陡然席卷了开来。

    会场中突然都是陷入了沉寂的两人,也是引起了满场的注意,一些实力不弱者,皆是能够感受到,两人身上那股相当澎湃的剑势,显然,接下来的一轮交锋,恐怕将会前所未有般的激烈,而这一轮,也是将会显明今日,究竟是凌尘狂妄无知,还是风君子实力不济!

    感受着那自会场中央,两人涌出来的阵阵雄浑波动,不少人都是安静了下来,面色一片凝重与期盼,这般青年一代的强悍对碰,在五国之中可是不常见啊。

    “这个小子,真是在哪里都会给人惹麻烦。还好他已经不是我神意门的弟子,否则,必给我神意门招来大祸!”

    会场中的一处位置,神意门副宗主叶南天也正在关注着这场战斗,见得凌尘身上勃发的剑意,也是不由沉声道。

    没想到,当初的那个乳臭未干的小子,如今已经成长到这种地步了。

    不过,他倒并不担心凌尘能掀起什么大浪来,毕竟今天这里汇聚了这么多的强者,凌尘就算侥幸打败了风君子,他又怎么闯出这铁桶一般的会场?

    对于叶南天的低语,凌尘自然是听不见,而在体内斗气越加澎湃时,他也是缓缓睁开了微闭的眸子,目光望向不远处那已经严正以待的风君子,淡淡一笑,忽然间,拔剑而出。

    随着剑光的斩出,瞬间后,凌尘身影陡然一颤,被一道赤红光芒所笼罩,旋即便是在一道低沉的轰鸣声中,诡异消失!

    凌尘突兀间消失的身影,立马引起了满场惊呼,众多强者一脸震惊,他们发现,凌尘身影的消失,他们竟然也是没有丝毫的感应,这般速度……简直如鬼魅般可怕与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“雕虫小技!”

    风君子眼瞳一缩,旋即他的剑意也是陡然释放开来,在他的眉心,仿佛长了第三只眼睛,注意力高度集中,下一刻,一道模糊的赤红色人影,也是被他所发现。

    就在刚才这霎那之间,对方竟然已经逼近他的右手方位,仅有四五米的距离。

    面色一变,风君子连忙挥剑迎击,同是身体蓦然向后倾斜。

    “天火燎原!”

    凌尘手握赤天剑,在那剑身之上,仿佛有十分炽烈的火焰在燃烧一般,随着他一剑挥出,大片的炙热剑气席卷横扫了出去,在空中仿佛形成了一道道火浪,仿佛火烧云一般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见到那等炙热的剑气疯狂席卷,一些实力较弱的弟子,直接是逃开不及,直接被剑气命中,整个人吐血倒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狂猛剑劲,对近在咫尺的风君子造成的波及最强,因此即便后者实力强横,可依然是在这一刻有着片刻的失神,体内真气也是为之一滞!

    铛!

    火星四射,风君子脚下的地面都是瞬间塌陷,在他的身后,则是出现一道粗大的裂缝,蔓延了十数米之远。

    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挡住凌尘这一剑,风君子也是面色陡然阴沉,旋即架开凌尘的赤天剑,身形暴退,在那同时,一股股青色的真气,也是源源不绝地注入君子剑之中。

    “青龙望月!”

    似也是感受到了凌尘剑势的恐怖,风君子率先一声厉喝,他一剑挑出,青色的剑芒仿佛就是一头青龙,奔腾而出。

    剧烈的波动犹如水波涟漪般,连绵不断的扩散而出,那青龙剑气所带来的恐怖威压,即便是远在广场之上的众人,也是不为之色变,风君子的这一击,即便是云轻鸿和苏子陵等人,都是面露凝重之色。

    青龙形态的剑气在凌尘眼瞳之中急速放大,瞬间后,凌尘身形终于是有所动作,在那迎面而来的强悍攻击之下,他未退半步,双手握剑,在真气的灌输下,赤天剑上的火焰仿佛再度拔高了一尺,整柄剑身,都是变成了通红之色!

    赤天剑周围的空气,仿佛都是隐隐扭曲了起来,滚烫的热浪,一波连着一波地扩散开来。

    抬头望着那已经近在咫尺的青龙剑气,凌尘冲着那青龙之后的面色冷厉的风君子笑了笑,旋即五指紧握,那布满了火焰的赤天剑,便陡然自下而上地撂出,划破虚空!

    赤天剑决第二式,铄石流金!

    这一剑,没有半分技巧可言,在下方无数人的注视下,就犹如凌尘挥出普普通通的一剑,以一种悍不畏死的姿态,与风君子所挥出的那青龙剑气正面碰撞在了一起一般。

    这种完全不成比例的碰撞,直接是令得无数人暗中摇头,年轻人就是年轻人,太过急躁......

    而对于这种碰撞,连徐若烟都是忍不住的紧咬住红唇,袖袍中的纤手,轻轻的颤抖着,风君子的这一击,连她都是感到一种难以言明的压迫。

    在周遭天地所有目光的注视下,凌尘那算不得多强势的剑芒,终于是与那粗大的青龙剑芒碰撞在了一起,在那一霎,整片天际,都是为之一静!

    “最后一招了!”

    在双剑交接的霎那,风君子看见了凌尘那张合的嘴巴以及其嘴角噙着的一抹细微冷笑,隐约间,他也听见了那从对方嘴中传出的话语。

    话语落下,风君子还来不及有所反应,一股令得其亡魂皆冒的恐怖剑气,猛然间自面前凌尘的剑锋上爆发开来。

    这股力量的可怕,即使是以风君子之能,也是眼瞳骤缩!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雷鸣巨声响彻天际,广场之上,无数人骇然抬头,只见那广场中央,密密麻麻的火焰剑气已成燎原之势,整个偌大的会场中央,都是被火浪所占据,下一刻,一股剧烈的火焰风暴从其中暴涌而出,而凡是火焰所波及的范围,那头青龙虚影,虽然体型庞大,但是在那火焰的吞噬下,顿时犹如遇见沸油的冰雪般,迅速退散,看那般模样,竟然根本抵挡不住。

    “噗嗤噗嗤!”

    当那青龙剑芒的最后一丝力量被焚灭殆尽之后,那隐藏在其中的一道人影终于暴露了出来,顷刻间爆发而出的恐怖力量,直接是如潮水般的倾泻在了其身体之上,当下,一口殷红鲜血,便是在无数人的注视中,喷吐而出,风君子的身体如断翅的鸟儿,抛飞了起来。

    人影在广场上一道道震撼目光中,迅速倒飞而出,而在其距离地面尚还有几米时,那喜台上面色略有些阴沉的董圣龙方才一挥袖袍,一股巧劲将之接住,然后缓缓落下地面。

    落下地时,风君子的面色已是一片苍白,嘴角布满着血迹,眼中也是有着些许惊恐之意。

    周围一道道目光望着那面色惊恐的风君子,一时间也是鸦雀无声,众人面面相觑,残留在眼中的骇然,令得他们依然有些难以接受这一现实。

    一个年龄方才十八岁不到的小辈,居然短短十招之内,便是将青年宗师榜第七的风君子击败,这种可怕的实力,实在是让人感觉太过梦幻了点……

    “竟然在十招之内打败了风君子……”

    徐若烟的红唇微微张开,久久无法闭合,她的俏脸之上,也是满是震惊之意,她精心挑选出来的夫婿人选,竟然还不是现在的凌尘十招之敌么?

    “不得了不得了,这剑法,恐怕换成是我,都会十分吃力。”

    苏子陵的眼中浮现出一抹惊诧之意,面上也是首次出现了一丝凝重,刚才的剑招,连他都是感受到了一股压力,看得出来,凌尘对这套剑法还十分生疏,并不熟练,这要是完全熟练之后,实力恐怕还将提升数倍。

    “的确,这剑法的等级,只怕是高得可怕。”

    云轻鸿也是眼露精光,凌尘的剑法,异常精妙,胜过他们见过的任何剑法招式。

    “凌尘哥哥果然没让我失望!”

    在这会场的另一侧,凌音几乎是高兴地跳了起来,手舞足蹈地道:“我就说,这风君子怎么可能是凌尘哥哥的对手,现在这风君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打败,他还有脸再娶徐若烟姐姐么?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,风君子好歹是万象门传人,江湖上有头有脸的人物,他既然放出了话,就一定会遵守。”

    聂无相淡淡地道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视线当中,风君子从震惊了片刻后,方才回过神来,旋即苦笑着对着旁边的徐若烟拱了拱手:“我败了。今日天虚宫之事,我不会再插手。”

    说罢,风君子也是一把扯下身上的喜袍,然后抬头望着喜台之上的云山,拱手道:“董圣龙宫主,今日风君子失手,愿赌服输,今日我不会再插手双方之事,而至于这婚礼,就到此为止吧,告辞!”

    语罢,风君子也不顾那诸多天虚宫高层略有些难看的脸色,转身便是在周围广场一道道目光的注视下,对着那广场之外的山下方向大步行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