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一十六章 心痛
    铛!

    凌尘只是抬起手掌,横剑挡在身前,便将董圣龙的刀芒给架住。

    刀剑碰撞,仅仅是在空中激起一片涟漪而已。

    “喝!”

    董圣龙大喝一声,一股磅礴的真气,也是随即注入了那长刀之中,压迫力陡涨。

    然而无论董圣龙如何施压,如何想要压垮凌尘,却始终无法撼动凌尘半分。

    眼中蓦然闪过一道精光,凌尘一掌打在了那剑身之上,直接将董圣龙给生生逼退。

    “好强!”

    苏子陵和云轻鸿已经看呆了眼,不管凌尘是用了什么手段提升实力,可眼下,凌尘居然拥有了一人独战董圣龙和天虚宫六大长老的恐怖实力。

    “这张底牌的威力居然如此可怕,是师傅给的吗?”

    夏云馨也是十分震惊,心中却在猜想着,如果真是这样,那么柳惜灵真的是神机妙算了。

    击退了董圣龙,凌尘的身体,立刻被一股无形的软弹力给弹飞开来,退回到了阵法中央。

    六名天虚宫长老,把守着**阵位,那等架势,是打算让连只苍蝇都不放过去。

    “**破虚阵是吧,那我就一剑扫**!”

    凌尘扫了那阵法一圈,然后眼中也是猛然浮现出一抹凌厉之意,他陡然将赤天剑插入脚下的地面,顿时间,磅礴的剑气涌入了地下,而他的周身地面,则是出现了六道粗大无比的裂缝,仿佛一条条巨蟒一般,蔓延而出。

    无敌剑法,裂土封王!

    然而这一招裂土封王,比起以前威力却提升了数倍不止,之前只能发出单道的剑气钻入地下,但是现在,却能够一次性分出六道来。

    六名天虚宫长老,皆是能感受到这一剑的不同寻常,他们严阵以待,防守紧密,但是却并不知道凌尘这一招的特殊性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突然间,剑气从他们六人的脚下爆了开来,当那六大长老发现之时,已经为时已晚,他们六个人,皆是被这道剑气的爆炸给掀飞了去,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所谓的**破虚大阵,一瞬间就被分崩离析。六大长老,悉数落败!

    击破了**破虚大阵,凌尘并没有急着和董圣龙分胜负,他身形一闪,却是来到了徐若烟的身侧,二话不说,直接强行将后者给抱住,然后向着会场外掠去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放开我!”

    徐若烟见凌尘不由分说把自己给抱住,顿时也是俏脸一沉,在凌尘的怀里挣扎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想天虚宫血流成河,你就乖乖跟我走。”

    凌尘并没有去管徐若烟,只是皱了皱眉,便是继续暴掠,他的这股力量,可维持不了多久。

    “小魔头,给我把人放下!”

    见到凌尘竟敢在这大庭广众之下掳人,所有天虚宫的长老和弟子,都是勃然大怒,这要是今天被凌尘掳走了徐若烟,他们天虚宫的颜面何在,恐怕从此将彻底地沦为武林的笑料。

    上百名天虚宫的强者,纷纷向着凌尘暴掠而来,拦住了凌尘的去路。

    “滚开!”

    凌尘眼中浮现出一抹杀意,他手中赤天剑一挥,一道赤红剑气席卷而出,落在了那天虚宫的弟子人群之中。

    惨叫声连绵不绝,一剑下去,便有十数名天虚宫弟子死伤,要么当场被杀,要么断手断脚,死伤惨重。

    但是更多的天虚宫高手,还在从四面八方赶来,看这架势,是打算倾全宗之力,也要阻拦凌尘。

    “凌尘,你快住手!”

    见到凌尘大肆杀戮天虚宫弟子,徐若烟也是气的俏脸煞白,“你要再不住手,不要怪我对你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“不客气?”

    凌尘根本没放在心上,只是冷冷一笑,“现在的你,对我根本没有威胁,我若住手,恐怕最后死在这里的人就是我。不是我想杀他们,而是我不得不杀。”

    凌尘心里明白的很,和天虚宫的梁子已经结下,是肯定化解不了了,他只有一炷香的时间,如果不能在一炷香的时间内杀破重围,他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“你已经不再是我认识的那个凌尘了。”

    徐若烟的目光迅速变淡了下来,那张绝美的面庞,也是仿佛被一层寒霜所覆盖,她原本对凌尘还心存一丝的希望,可此时她愈发确定,凌尘现在和他那个妖女母亲,已经没什么两样了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再是了。”

    凌尘嗤笑了一声,“我若还是当年的单纯少年,只怕早就死上好几次了,正道又如何,魔道又如何,正道败类何其多,以后你就会明白,我说的是对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已经无可救药了。”

    徐若烟摇了摇头,旋即,她的眼眸之中也是陡然闪过一抹森冷之意,突然间,她爆发出一股异常凶悍的力量,从凌尘的怀里挣脱了开来。

    吃了一惊,凌尘没料到徐若烟竟然有能力挣脱控制,但是下一霎,一股极为凌厉的锋芒,突然从感知之中袭了过来。

    凌尘的注意力尚且还在周围的天虚宫高手身上,他的眼角余光,却正瞥见徐若烟正手持云水剑,正对着他猛然刺来。

    噗嗤!

    凌尘来不及躲闪,这一剑,便刺破了他的真气防御,狠狠地扎进了他的身体。

    鲜血溅射而来,迅速染红了凌尘的衣袍。

    凌尘腹部受了一剑,遭受重创,身体站立不稳,将赤天剑插在地上,方才撑住身体,没有立刻倒下去。

    鲜血,不断地从伤口中涌出,洒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忍不住喷出一口鲜血,凌尘的脸色一片苍白,云水剑的剑气,已经刺伤了他的脏腑,给他造成了不轻的伤势。

    但是比起身体的重伤,凌尘更重的是心伤,他没想到,董圣龙他们都伤不了自己一根毛发,结果却被徐若烟刺了一剑。

    他不顾一切来这里,都是为了谁?

    冲冠一怒为红颜,却险些换来一剑穿心的结局。

    “真是可笑,可笑啊……”

    凌尘愤怒之余,脸上却也是浮现出一抹自嘲之意,然后看向徐若烟的目光,也是顿时变得淡漠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说我变了,其实,变的人不是我,而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我的确不该来,因为我心爱的女人,她已经变得面目全非了。”

    凌尘的声音已经近乎冰冷,“既然你这么恨我,那我就遂你的意,从今往后,你我之间再无瓜葛。”

    “你爱嫁谁嫁谁,都与我无关。”

    随着凌尘最后一句话说完,徐若烟的俏脸,便是迅速变得苍白,娇躯也是忍不住颤抖了起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