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一十九章 神秘来客
    天虚宫五百里外,一座山头上。

    天刚蒙蒙亮,这里,赫然是一座营地,占据着方圆数千米的区域。

    一名名身穿夜行衣的强者,在这营地之中,显得十分疲惫,他们昨晚可是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大战,能够安然而退,已经是十分侥幸。

    这群人,正是从天虚宫退下来的一众圣女殿强者。

    营地中央,一座帐篷内,凌尘躺在席子上,脸上略显苍白,看样子已经昏迷不醒,而在他身旁,则赫然是夏云馨。

    夏云馨手中拿着一条湿漉漉的毛巾,擦拭着凌尘的额头。

    “烟儿……”

    凌尘的口中,发出一阵阵含糊不清的喃喃声音。

    “还在念着那个女人么……”

    夏云馨微微蹙了蹙眉头,她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,凌尘还没有对徐若烟彻底死心。

    “认定一个人,便能为她做到那等地步么……”

    夏云馨纤细的素手抚摸着凌尘的面庞,她忽然想起了一些往事,一些很小时候的事情。

    大概十五六的那个时候开始,她就受命保护一个孩子,一个年龄比她小许多的少年,不过,她一直都只是在暗处而已,并未与对方真正见过面,但是这个少年,却几乎是陪伴着她一起长大的。

    而那个少年,正是如今眼前的这个家伙。

    “小时候明明挺喜欢我的啊,为什么大了,却越来越生疏了呢。”

    夏云馨美眸中浮现出一抹柔和的神色,她对凌尘,虽然看上去好像每次都是误打误撞,让凌尘占了便宜,但实际上,她一直都是真心对待,和别人完全不同,这并非是因为其他原因,而是因为,他们之间很早就认识了。

    哗!

    这个时候,突然间一道人影从帐篷外面走了进来,却是柳惜灵。

    “尘儿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柳惜灵看着夏云馨,问道。

    “内伤加上外伤,伤得太严重了,但是没有生命危险,也不会伤及根基。”

    夏云馨摇了摇头,俏脸也是凝重地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知道拦住他?”

    柳惜灵有些责怪地看着夏云馨,“这次真是太危险了,如若我稍稍晚来一刻,只怕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    “他的性子师傅你是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夏云馨淡淡一笑,笑容显得有些苦涩,“我哪里拦得住他,只能采取最稳妥的方式,看看能否补救,还好师傅你及时赶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不说这么多了。”

    柳惜灵摇了摇头,而后也是来到凌尘旁边,取出一枚绿色丹丸塞入了凌尘的口中,然后便是将一抹真气输入凌尘的体内,开始替凌尘疗伤。

    这般疗伤过程,也是持续了约莫一盏茶的时间,柳惜灵方才停止向凌尘输送真气。

    她本人修习的东西多而杂,因而对于医道也是了解一些,自然能够替凌尘疗养伤势。

    “我们出去吧,让他静养一会儿,应该能醒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柳惜灵对着夏云馨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替凌尘盖好被子,夏云馨跟着柳惜灵走出了帐篷。

    帐篷外,明月皎洁。

    “云馨,你跟随为师多久了?”

    走出了帐外,来到一处山涧上方,柳惜灵转过身看了一眼夏云馨,淡淡地道。

    “应该有十五年了。”

    夏云馨道。

    “十五年了。”

    柳惜灵的美眸中也是浮现出一抹感慨之意,“算起来,我离开那个地方,也有十五六年了。”

    “师傅说的,可是你的家乡?”夏云馨脸上浮现出一抹好奇的神色,她以前就时常听柳惜灵提到类似的话,她有种预感,她这个师傅,或者来头并不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别人不知道,她很清楚,柳惜灵的神通有多大,在他的印象中,柳惜灵简直无所不知,虽然现在柳惜灵的修为不过是天极境五重天的修为,但是她敢断定,就算是天极境九重天的超级强者,也未必能够奈何得了柳惜灵。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

    柳惜灵臻了臻首,似乎是陷入了沉吟中一般,不过旋即,她便是转过身,脸上也是出现一抹认真的神色,道:“云馨,为师想拜托你一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师傅请说。”

    夏云馨连忙低头拱手。

    “我希望你今后能帮我好好照顾尘儿,毕竟他虽然天赋高,潜力无穷,但是却年少气盛,容易意气用事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,我怕我做不好,现在凌尘的实力,已经在我之上了。”

    夏云馨道。

    “不,别人不行,但你一定可以。”

    柳惜灵的美眸中闪过一抹精光,“你天生聪慧,心思细腻,武学天赋也不错,只有你,才能照顾好他。”

    “师傅为何突然说这种话?”

    夏云馨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,“难道是发生什么事了吗?您要离开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柳惜灵点了点头,目光却是望向了远处,“只怕就在近期了,此去,不一定还回得来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如此匆忙?”

    夏云馨有些猝不及防,就在她还欲再问的时候,那不远处的黑暗当中,忽然有着一道黑影掠过。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拔出了腰间的宝剑,夏云馨俏脸上涌出了一抹警惕之意。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

    一道人影从暗处走了出来,不是别人,却是凌尘。

    “你醒了?”

    夏云馨美眸一亮,“你的伤才刚好一点,怎么就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那点伤,算不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凌尘摆了摆手,此时他的心思并不在自己的伤上,他刚才分明听见,柳惜灵说自己要离开了,听口气,并不是普通的远行,只怕是要离开这五国之地。

    “此事,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,等你伤好我再和你慢慢解释。”

    柳惜灵摇了摇头,淡淡地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慢慢解释,只怕你是没这个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忽然间,一道怪笑声响起,一道黑影,慢慢地从一处黑暗区域走了出来,却是一名黑衣中年人,这黑衣中年人气息十分阴鸷,但是身上散发出来的波动却强横无比,比柳惜灵还要强出许多。

    “灵儿,你不愧是我们柳家最出色的女子,这般敏锐的推算能力,为兄自愧不如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凌尘和夏云馨循着声音望去,随即心中也是大吃一惊,这随随便便冒出来的一个人,居然是一尊绝世高手。

    “这么快便找来了么?”

    柳惜灵眼瞳微微一缩,不由蹙了蹙柳眉,她虽然知道迟早会找上门来,但是却想不到,这人来得如此之快。

    “你若不如此大张旗鼓地进攻这天虚宫,而继续躲在你那圣巫教老巢,我们想要找到你,恐怕还真要费些周折。”

    另一个方位,也是一名老者走了出来,气息俨然也是极为强横,至少在天极境七重天境界以上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