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二十五章 下山
    和青衣客的谈话结束,凌尘也是回到了住处。

    拥有了青衣会的新身份,凌尘也是决定好好潜心修炼一番。

    他现在的实力虽然不弱,但是在凌尘自己看来,却犹显不足。

    老一辈尚且不提,就算是青年一代,天下四杰这四个人,也是犹如四座大山一般,矗立在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还有不到半年时间,就到了九龙湖论剑的日期,到时候,所有的青年宗师,不管在江湖上已经打响了名气的,还是一些隐居世外,名声不显的,都会出现在那论剑之上。

    凌尘没有忘记当初和天下四杰的约定,半年之后,他一定会如期赴约。

    凌尘居所,后院之中。

    手握天府剑,凌尘一次次地演练着赤天剑诀。

    赤天剑诀的威力,自然不必多说,在天虚宫的时候,凌尘能够击杀叶南天,虽说是临阵突破,实力暴增,但是如果没有赤天剑诀的话,凌尘却也还做不到越那一步。

    第一重的三招,凌尘已经学会,但是距离圆满还差得远,但是第二重剑法,第四式陨石流星和第五式火龙吞日,凌尘目前还没有参透,而且距离参透还差的远。

    赤天剑诀,每一重之间都有着巨大的鸿沟,第一重只是入门,而第二重,第三重,每提升一次,都会有十分恐怖的提升。

    在那过程中,凌尘也是在反复思考青衣客说的话,他必须要从他人的剑意当中,领悟出属于自己的独特剑意,能够和他本人完美相符的剑意。

    一旦成功,他的实力也会突飞猛进。那将是质的提升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一月,凌尘陷入了地狱般的修炼之中,周而复始地练剑,运气,然后精疲力尽,不过所幸凌尘有着足量的丹药,否则的话,还真难以维持这般魔鬼般的修炼。

    而在这种自虐般的修炼下,凌尘也是能够察觉到,一月时间中,他对赤天剑诀前三式的掌控,也是愈发的熟练起来,这令得他颇为的欣喜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如今的修为境界,也是愈发地稳固了不少。

    在这期间,柳飞月来看过他几次,连后者都有着惊叹于凌尘的刻苦,不过这样一来,他进了青衣会一个多月后,还从未见过其他青衣会的成员,除了那个天天给他送饭的杂役外,他几乎再见过其他人了。

    青云山的生活,虽然并没有在圣巫教时的那般随时都要提心吊胆的准备与人血拼,但那种独有的宁静,倒也是令得凌尘的心境,愈发的平和,那种自圣巫教中遗留到他骨子之中的狠辣与戾气,也是在这种平和下,悄然的深敛。

    毕竟,凌尘本来也不是做魔头的料,即便手段再狠,他也做不出太过分的事情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一块巨岩之上,一道清瘦身影静静的盘坐着,许久之后,凌尘忽然睁开了双眼,一道道奇异的凌厉波动散发出来,最后蓦然飚射出了一道气劲,竟是在这半空中掀起了一阵阵的涟漪。

    涟漪逐渐的散去,而凌尘的双目也是徐徐睁开,眼中的凌厉光芒一闪即逝,而后他脸庞上也是浮现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“看来这段时间你的剑法,进展倒是不慢啊。”

    凌尘身后,一道悦耳的女子声音响起,凌尘转过头,冲着那身穿白衣的绝世佳人一笑,道:“雕虫小技而已,无法和柳师姐相提并论。”

    “你谦虚了。”

    柳飞月深深地看了凌尘一眼,“你在天虚宫的那事,现在已经在江湖上闹得沸沸扬扬了,连神意门的副宗主,半步天极境层次的绝顶高手,都死在了你的手里,如今的你,恐怕在全武林之中,已经是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名声不要也罢。”凌尘苦笑着摇了摇头,“若非因为这名气,我也不至于哪都去不了,武林虽大,今日却没有我的容身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,你大闹天虚宫,毁了风君子的婚礼,万象门肯定不待见你,天虚宫吧,本来是一场好事,结果被你弄成一团糟,还死了不少弟子长老,对你深恶痛绝,你说你又杀了叶南天,神意门肯定也不会放过你了,你一下子把正道三大巨头宗门全都得罪了,如今正道武林对你那可都是恨之入骨,恨不得将你剥皮抽筋。”

    柳飞月笑吟吟地道。

    “师姐可别取笑我了。”

    凌尘脸上的苦涩之意也是愈发浓郁,“这可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,差点就回不来了。”

    回想起上天虚宫的事情,凌尘心中多少也是有些悔意,不过他并不是后悔去破坏婚礼,而是因为他的事情,导致柳惜灵被柳家的人的带走,这才是令他后悔的事情。

    似乎是看出了凌尘的心情,柳飞月也是宽慰道:“这其实不是多大的事情,我们青衣会最擅长易容了,只需要给你稍微乔装一下,改名换姓,今后照样能行走江湖,不会有什么障碍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听得这话,凌尘也是眼睛微微一亮,这倒不失为一个好办法。乔装打扮,的确可以省去不少的麻烦。

    “那还等什么,我现在就让人帮你易容一番,然后随我下山去吧,正好,我有个任务需要下山,你应该能够帮我不小的忙。”柳飞月道。

    “下山?”

    凌尘愣了一下,旋即便是点点头,他在青云山也呆了足足有四个月时间了,光养伤就养了三个月,加上一个月的苦修,是时候下山去走走,历练历练了。

    “好吧,师姐有命,义不容辞。”

    怎么说,柳飞月也曾经救过他的性命,既然对方提出来要他帮助,凌尘自然不会拒绝。

    “那跟我来,我先带你去见见此次你的同行伙伴。”柳飞月冲着凌尘笑了笑,然后便是转身掠出。

    凌尘闻言,也是有些感兴趣,这段时间,除了青衣客和柳飞月,他就没再见过其他人了,人终究还是要和人在一起,不然这么下去,凌尘恐怕自己非要被憋死不可。

    二人直接是乘坐青风鹫飞离了山峰,而后对着北方的一座巨型峰台之上落去,在落下地面的时候,凌尘目光也是迅速的一扫,然后脸上表情便是凝了一下。

    此时,在那视线当中,赫然有着几道熟悉的身影,看的凌尘也是微微一愣。

    雪无涯、卫青衣……

    没想到此行的队友,会是这些在武林大会上的老熟人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