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四十四章 激动的人皇
    “此枪,名为陨流赤融枪,是曾经名震武林的枪法高手,‘不败枪神’楚流云的武器,当年楚流云正是以此枪行走江湖,火烧圣巫教的通天峰,枪挑当时的魔门十大高手,关于他的传奇,各位一定~www~~la”

    白发老者的声音落下,也是立刻在台下激起了一道喧哗之声。这陨流赤融枪,的确是“不败枪神”楚流云的武器,当初楚流云在战败魔门十大高手后,便重伤不治身亡,这陨流赤融枪也随之失去了踪迹,没想到是落到了黑市的手里。

    “若是墨天涯在此处的话,应该会对此物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望着那透明柜中流光四溢的宝物长枪,柳飞月淡淡地道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如陨流赤融枪这种东西,真的是堪称稀世宝物,这种东西,许多人见都没见过,没想到黑市会拿出来卖。

    毕竟顶尖奇物级别的宝物,基本上在各大宗门,属于是压箱底的宝贝了,没有人会舍得拿出来卖。

    像司空翼手上的黄泉图,便也是属于顶尖奇物的层次,不过比起这陨流赤融枪,黄泉图更接近圣物,后者应该能够算作是一件半圣器了。

    不过宝枪虽好,凌尘却没有太大兴趣,他手中的赤天剑,可是一柄货真价实的圣物宝剑,恐怕在五国之中,都很难能够找到一样能够胜过它的武器。

    陨流赤融枪的起拍价,是五百万两黄金。但是它最后的成交价,却足足达到了一千五百万两。

    最终拍走它的人,正是那位墨天涯的师门长辈。

    “这第二件压轴之物,它名为神栖草,能够提升修炼者的心力修为,即便是对于不修心力的武者,炼化神栖草,也能够大幅度提升他们的武道意志,受益终生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株神栖草,起拍价,五百万两黄金。”

    白发老者笑吟吟地道。

    “倒的确是不错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凌尘眼神微微诧异,有些感兴趣地道。

    就是价钱略贵了些,照眼下的情势看,神栖草的热度会比那陨流赤融枪稍低一些,但是最终价格的话,只怕也是会在一千五百万左右。

    这种高价,对现在的凌尘来说,还是拿不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小子,这神栖草,你无论如何都得给本皇拍下来!”

    就在凌尘正打算放弃的时候,突然间,人皇的声音突然响彻而起,而且这一道声音当中,显然还带着明显的激动之情。

    “为何?”

    凌尘愕然,他还很少见到人皇这么激动,当即也是小心翼翼地问道:“难道此物有什么特殊用处?”

    “有用,有大用。”

    人皇的声音中蕴含着一丝的惊喜,“神栖草可是恢复意志力量的绝佳之物,若是能够得到神栖草,并将其炼化的话,我的这具意志分身,便能够彻底恢复巅峰时期的力量!”

    “恢复巅峰时期的力量?”

    凌尘眼中闪过了些许的精光,“可是在天虚宫上时,借给我的那股力量?”

    “那远远不是我的巅峰。”

    人皇的声音中带着一丝不屑,“若能得到神栖草,可以在恢复那股力量的基础上,修为至少再提升两个层次!”

    闻言,凌尘也是眼神一震,当初在天虚宫的时候,他借用人皇意志体的力量,便能够击败董圣龙那等天极境三重天的巨头,至少再提升两个层次,那岂不是说,到时候连天虚宫太上长老钟子期那样的强者,他都能够轻易将其击败?

    “好,我就是把全部家当卖了,也要拍下这株神栖草来!”

    咬了咬牙,凌尘猛地一拍大腿,这种事情不用再犹豫了,这神栖草,无论如何都要得到!

    大不了,砸锅卖铁就是。

    人皇的实力越强,对凌尘来说也是一件大好事,那样一来,凌尘日后在与他人的争雄之中,无疑是能够拥有更多的底气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这一株神栖草?那只怕你是要付出血本了。”

    柳飞月见凌尘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,也是摇了摇头,这东西,可不是一般人能够买得起的。

    而且看情况,那贵宾席上,可是有不少人对这一株神栖草感兴趣。

    “没办法,今日恐怕要放血一战了。”

    凌尘摇了摇头,此时此刻,他已经对这一株神栖草志在必得了。

    不出所料,神栖草的拍卖价,很快就攀升到了千万的级别,随着这般价格的飙升,竞价的声音,也是越来越少。

    “一千三百万。”

    那海鲨派的掌门喊出了一个高价。

    “一千四百万。”

    喊价的是一道女子声音,此人不是别人,却是那圣巫教的莲姬。

    “这圣巫教分部,倒还真是有钱。”

    见莲姬喊出这个价钱,凌尘也感到十分诧异,看来这圣巫教在黑沙地的分部,虽然不及黑市这等商业巨头,但依然是富可敌国。

    “一千四百五十万!”

    咬了咬牙,殷宗离狠心加了五十万两,这神栖草能够大幅度提升意志力量,是不可多得的稀罕宝物,错过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,只是一千三百五十万两黄金,对他来说不是小数目,基本上差不多是他的全部家当了。

    殷宗离的价钱一喊出,莲姬也是犹豫了一下,最终还是摇了摇头,没有再继续出价。

    “一千五百万!”

    然而殷宗离的话音才刚刚落下,一道年轻的声音,忽然在身后不远的位置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是这小子?”

    殷宗离循着声音望去,只见得那视线当中,那刚刚抬价之人,并不是别人,却正是那凌尘。..

    “可恶,这小兔崽子难道是故意的?”

    殷宗离心中憋着一股火,他怀疑凌尘是故意想要刁难他,让他遭受损失,否则这小子为何迟迟不出价,偏偏要和他抬杠。

    不过他这想法却是误会凌尘了,后者本来就对这神栖草志在必得,无论是谁,凌尘都会叫价。

    故意去和殷宗离抬杠,凌尘还没这么无聊。

    “算了吧少主,一千五百万,已经是我们的极限了,为了这么一枚神栖草,不值得。”旁边一名殷家的老者劝说道。

    “认怂可不是我殷宗离的作风。”

    殷宗离深吸了一口气,然后也是举起了手中牌子,高喊道:“一千五百一十万!”

    他就不信,凌尘还能继续往上加。

    “一千六百万!”

    凌尘眼皮都不带跳一下,直接举牌加价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