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五十三章 青衣会消息
    黑水城。

    凌尘盘坐于木床之上,沉心修炼,他的修为,这段时间的积累之下,也是慢慢地达到了大宗师五重境的巅峰。

    不过凌尘这段时间最大的收获,却还并不是修为。在吸收了神栖草的力量后,人皇的力量,也是逐渐地恢复巅峰。

    人皇力量的恢复,也是让得凌尘变得心安了不少,人皇是他的最后一张底牌,也是他最为强大的底牌。

    这张底牌回来了,凌尘才能够安心。

    而且人皇的力量,无疑是比以往更为强横。他的这具意志体,变得极为稳固凝练,和以往大不相同。

    在感受到体内真气的充盈之后,凌尘也是推开房门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来到院子里面,凌尘第一眼便瞥见了柳飞月和莲姬二人。

    “圣子。”

    莲姬对着凌尘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“凌尘,我正要去找你。”柳飞月看向凌尘的眼神有些凝重,显然是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凌尘也是收敛起了脸上的笑容,正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会里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柳飞月将手中的字条递给了凌尘,“你自己看吧。”

    见得对方这般模样,凌尘也是心知恐怕是发生了什么大事,要不然,柳飞月不会这般郑重。

    接过字条,凌尘大致将其中内容看了一遍,脸上却陡然浮现出一抹震惊之意。

    青衣客居然消失了。

    然而在消失之前,青衣客却留下了一个遗命,这个命令,是他在之前就留下的,知道这个遗命的,只有青衣会的执法长老。

    而且青衣客吩咐过,只有在他毫无征兆地消失之后,这条遗命才能被公布。

    而正是这个遗命的内容,让凌尘感到无比的吃惊。

    这青衣客,竟是做出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,那就是把他认命为了新的会主,并命令所有的青衣会成员,从此以他为首,谁敢不从,以造反论处,格杀勿论。

    “为何青衣客要传位于我?”

    凌尘皱起了眉头,感到异常地困惑。

    他和青衣客非亲非故,对方为什么将这么重要的位置传给他?甚至于直接绕过了柳飞月,这个跟随了他多年的亲传弟子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懂。”

    柳飞月摇了摇头,旋即美眸中却是有着一抹精光凝聚,“不过既然是师傅的命令,你放心,我自当遵从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赶紧回青云山去吧,如若回去晚了,只怕会横生变故。”

    “这家伙,到底是什么用意。”

    凌尘百思不得其解,青衣客救过他的命,所以凌尘并不怀疑对方会想要害他,而且青衣客也说过,自己和凌天羽、柳惜灵是好友,这才会出手相帮。

    不过不管怎么样,若是能够掌控偌大的青衣会,日后在江湖上也能够拥有更多的话语权,拥有更强悍的背景。

    从这一点上看,这会主之位,不能让。而且,没有理由让出去。

    “事不宜迟,立刻动身吧。”

    凌尘将字条捏成了齑粉,而后和柳飞月对视了一眼,道。

    “圣子勿忧,妾身已经为你们准备好了飞行坐骑,半日之内,必达青云山。”

    莲姬挥了挥手,一名圣巫教强者也是牵着一头黑色的巨鹰走了过来,然后她又从袖中取出了一枚独特的信号弹,交给了凌尘,

    “圣子您若是遇到什么难事,便派人发信号,妾身得知消息后,定当全力赶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凌尘没有犹豫,便是将信号弹接过,其实他也保不准,这次回青云山会是个什么状况,不过想想也知道,事情不可能顺利,毕竟他只是一个入门不久的新人,论实力,论资历,胜过他的人只怕都大有人在,那些人,怎么可能乖乖地认他为主。

    不过凌尘并非瞻前顾后之人,他并未犹豫,便是跳上了那巨鹰的后背,和柳飞月一同离开了黑水城。

    半日时间,弹指而逝。

    当凌尘和柳飞月回到青云山的时候,这山上已是人满为患,青衣会的飞鸽传书,已经发遍了整个武林,青衣会在五国各地的成员,大都往青云山赶,就连青衣会下属的一些三流江湖势力,也纷纷来到心里,观望即将开演的好戏。

    他们都知道,青衣会即将更新换代,青衣客消失了,而即将继任的新会主,却只是一个十八岁的毛头小子,更要命的是,这个毛头小子,才刚入会不到半年,单论资历的话,对方连一个普通的外围成员都不如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能顺利地继承青衣会的会主大位吗?让他们拭目以待吧。

    “咦,那位不就是新任的会主,无尘么?”

    突然间,人群中响起了一道惊呼声。

    随着那道惊呼声的落下,那些嘈杂的喧哗之声,也是迅速地平息了下来,那一道道目光,皆是迅速地聚焦在了一道年轻的人影身上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他回来得倒挺快,只是事情可不像他的那么简单,这个会主位置,对他而言,怕不是福,而是祸啊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青衣会这么大的摊子,高手如云,没有本事可拿不下来,这无尘一没资历二没实力,他凭什么继承会主的位置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此人凶多吉少咯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议论纷纷,不过他们显然都并不看好凌尘,一个个都认为,凌尘此次回来,别说继承会主的位置了,就是命,都恐怕很难保住。

    “看来形势严峻啊……”

    凌尘将这些风言风语都听在耳朵里,眼神也是微微一凝,无风不起浪,若不是这青云山上的气氛如此,这些人也不会无得放矢,说出这种话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怕了。”

    柳飞月瞥了一眼凌尘,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怕?”

    凌尘笑着摇了摇头,“在天虚宫那会都不怕,现在怕什么。”

    那时候凌尘的周围几乎是绝境,没有任何的生机可言,可那时候,他心中却无一分的惧怕,而现在的情形,可远比了那时候严重,这种场面,凌尘见得多了。

    “会主早已留下命令,由亲传弟子无尘继承会主之位,这件事情,根本无需商议,各位只需要奉他为主就行了,还有什么可争的?”

    “哼,区区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,他何德何能,能够继承会主大位?”

    “这可是会主的遗命,怎么,你想抗命吗?”

    当凌尘和柳飞月走到殿门前的时候,一道道争吵之声,也是从那大殿内部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凌尘只是微微一顿,便是继续向前,一步踏入了那大殿之中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