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五十八章 驱除令狐翼
    青衣会的高层,以及那广场上的众人,皆是一脸诧异地望着凌尘,这家伙,竟然宣布要把令狐翼这个副会主逐出青衣会?

    这太疯狂了。

    令狐翼是青衣会现在的第一高手,势力根深蒂固,凌尘不过是一个口头上的会主,连位置都没有坐稳,居然敢口出狂言,要废除令狐翼,简直是胆大包天。

    “哈哈,可笑,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儿,竟敢扬言要废除本座。”

    令狐翼在震惊过后,脸上也是浮现出一抹戏谑之意,他一副肆无忌惮的样子,双手摊开道:“你倒是看看,有谁会听你的。有青帝令又如何,你说的话,就像是放屁一样,在这青衣会中,毫无效力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吗?”

    凌尘不置可否地笑了笑,然后此时此刻,汇聚在他身后的人影,却是越来越多,原本只有三分之一左右的支持人数,现在居然占到了一半有余。

    “可恶。”

    看着纷纷投入到凌尘身后的青衣会强者,令狐翼的脸色也是迅速阴沉了起来,看来刚刚他的出尔反尔,也是令得他的威信下降了不少,这青衣会之中,终究还是正直之士居多,刚才他的那番举动,无疑是激起了不少人的反感。

    若非因为他拥有着能够镇压住场面的绝对实力,恐怕现在站在凌尘后面的人还会更多。

    “令狐翼,你已经被逐出了青衣会,还留在这里做什么,离开下山去吧。”

    执法长老原本就支持凌尘,在后者出手击败了蒙奇之后,这种念头就更坚定,他冷笑地望着令狐翼,而后道。

    “哼,想要废除我,我先废了你!”

    令狐翼直接无视了执法长老,他突然身形一动,消失在了原地,再度出现时,却已经出现在了凌尘身前不远的位置,一指戳向了凌尘的眉心。

    “大胆!令狐翼,你胆敢以下犯上,这是谋逆!”

    执法长老见状,也是连忙挡在了凌尘面前,眼神一沉,运转真气,在掌心凝聚出一道阴阳鱼形状的掌印,一掌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滚开!”

    令狐翼眼中精光暴闪,他指尖的真气指劲,也是变得愈发磅礴,下一刻,指芒脱手暴射而出,凌空点在了执法长老的掌劲之上。

    咔擦!

    那阴阳鱼形状的掌劲,陡然被戳出一个窟窿,那指劲轰在执法长老的手掌之上,竟是生生地将其手掌洞穿。

    惨叫之声,执法长老连忙收手,以他天极境二重天的修为,虽然不是这令狐翼的对手,但他以为,至少能够和令狐翼斗上一段时间,没想到仅仅一招,对方就伤了他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,比想象中的棘手啊。”

    凌尘也是吃了一惊,以执法长老的实力,居然挡不住令狐翼一根手指,对方可是他们这边实力最强的人了,这现在还有谁,能够挡得住令狐翼?

    “呵呵,小子,想要和我争会主的位置,你还差得远。这青衣会里面,没有人是我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令狐翼终于彻底暴露了真面目,原本他并不想自己动手,毕竟那样一来,就难免要落个篡位的嫌疑,但是现在顾不了那么多了,凌尘先撕破了脸皮,就不能怪他了。

    “原本你若接受我的建议,至少还能保住一条小命,现在,你连命都保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令狐翼咧嘴一笑,森然地道。

    “令狐翼,你胆敢造反!若是青衣客前辈得知,你可知道你的下场?!”

    凌尘深吸了一口气,旋即厉声大喝道。

    听到青衣客三个字,令狐翼的脸上也是闪过一抹忌惮之色,整个青衣会,没有一个值得他忌惮的人,但唯有一个人例外,那就是青衣客。

    青衣客的实力,他不是没有见识过,曾经他和青衣客切磋过,他全力以赴,对方却只用一根树枝和他对战,结果三招之后,他便完败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,一直以来都给他造成了不小的阴影。他敢忤逆任何人,却不敢忤逆青衣客。

    若青衣客真重返青衣会,发现自己指定的继承人被废除,保不准还真会大发雷霆,甚至直接出手将他清除。

    “师傅你怕什么?”

    似乎是看到令狐翼的犹豫,那蒙奇也是连忙道:“青衣会主这次消失,连继承人都指定了,肯定不会再回来了,你若不宰了这小子,那才真是心腹大患,以此子的潜力,一旦踏入天极境,恐怕您到时候想杀他,都无能为力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没错。”

    令狐翼点了点头,念头彻底坚定了下来,在那同时,他的眼中,也是出现了一抹凛冽的杀机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,今天必须死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令狐翼身上的气息也是陡然爆发,他的身体,仿佛能够制造出风暴,以他为中心,周围掀起了一阵气劲风暴,卷起了无数碎石残渣。

    “保护会主!”

    柳飞月拔出腰间的宝剑,也挡在凌尘的身前,全副戒备。

    “飞月!连你都要护着这小子?”

    令狐翼皱起了眉头,“你可是这青衣会的老人,本座平时待你如何?你怎么也站在一个外人那边?”

    “抱歉了,令狐副会主。”

    柳飞月不为所动,“让无尘师弟继任会主,这是我师傅的命令。想来您也知道,我从来都不会违背师命,更何况,这是最后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这样,我也没必要留手了。”

    令狐翼只是觉得,柳飞月实力很强,又潜力无穷,身份又是青衣客的嫡传大弟子,如果能拉拢过来,他这个会主,就能当的更名正言顺,而且能坐的更稳固,反之,不说凌尘,柳飞月就是个大威胁。

    那么索性,将两人在这里一块解决了。

    凛冽的杀意在两眼中凝聚成一点,令狐翼的腰间,突然浮现出一柄刀鞘,他的左手握住刀鞘,右手则是按在那刀柄之上,身体微微蹲下,在他的身后,风流随着气势的涌动,最后隐隐化为一头巨大的真气巨狼,一双绿油油的眼睛,将凌尘所在的位置锁定。

    “拔刀式,天网!”

    锁定住十里外的凌尘,令狐翼蓦然拔刀,一道道紫金刀芒迸发,这紫金刀芒蕴含着分金断玉的极致奥义,洞穿力无与伦比,无数道紫金刀气交织,空间波纹遍布整片空间,如同一张大网,任何落入网中的人,都要受巨大影响,如同被网住的飞虫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