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六十一章 神意门的败落
    “令狐副会主,您保重!”

    凌尘的话音落下,那令狐翼所剩无几的支持者,也是面面相觑,然后便对着那令狐翼猛然抱拳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一群杂碎,想背叛我?去死!”

    令狐翼恼羞成怒,那几人才刚刚准备离开,他便悍然出手,一刀忽然斩出,将那几人当场格杀。

    不过这样一来,令狐翼愈发孤立。

    “令狐翼丧心病狂,我命令所有会众,联手攻杀他!”

    凌尘对着众人暴喝道。

    哗!

    这一次,凌尘的命令一下子就得到了绝大多数青衣会高手的响应,所有人虎视眈眈,拔出武器,而令狐翼的身后,只剩下寥寥几个狗腿,已经成不了气候。

    面对这般阵仗,那位黑市的黑衣人也是皱起了眉头,他随即看向了令狐翼,“令狐兄,大势已去,先撤吧,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。以你的实力,在我黑市的支持下,他日必能夺回会主的位置!”

    “只能如此了。”

    令狐翼虽然极不甘心,但是他知道,大局已定,就算是他也无法扭转局面,只能暂且逃走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黑衣人对着几名黑市的强者使了个眼色,而后那几人也是身形一闪,直接是取出了数枚暗器,全部向着一个方位丢了过去。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所有的暗器都在一个方向爆开,顿时炸出了一条路径来。

    “拦住他!”

    执法长老大声喝道。

    “算了,穷寇莫追,任他去吧。”

    凌尘摆了摆手,那黑市的黑衣人加上令狐翼,实力不可小觑,若是追急了的话,搞不好会引起反弹。

    “可惜没能杀了他,令狐翼留着终究是个祸害。”

    柳飞月一双眼睛眯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放心,日后要除他,易如反掌。”

    凌尘摇了摇头,他现在不是令狐翼的对手,但那只是暂时的,以他的修炼速度,要不了多久,便能将此人斩杀。

    “青萝前辈,您又帮了我大忙。”

    令狐翼逃走之后,凌尘也是向青萝走了过去,拱了拱手,表示他的感谢。

    上次便是亏了青萝的帮助,他才能得到阴龙的血脉,实力取得突飞猛进,没想到,这次继任青衣会主,依然是靠了这位贵人的襄助。

    青萝伸出纤细的玉手,掏了掏耳朵,“这次可不是为了你,的确是受了青衣那家伙的委托,要不然,我才懒得管这种麻烦事。既然事情差不多了,我也该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麻烦青萝前辈在青衣会再多呆几日,就当是游玩好了。”

    凌尘可不会就这么放走青萝,对方现在就是青衣会的镇会之宝,现在局势刚刚刚定下来,正需要青萝这样的强有力人物坐镇,才能镇得住那些有歪心思的人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勉强呆几日好了。”

    青萝微微欠身,旋即瞥了凌尘一眼,她是何其聪明的人,自然知道凌尘的用意,所以也没有拒绝。

    “不过我可不会逗留太久,你可别想把我绑在这破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前辈说笑了,我岂敢算计你。”

    凌尘笑了笑,不过心中却有些不以为然,好不容易绑上个高手,岂能轻易松手。

    待得青萝走进大殿后,凌尘也是看向了旁边的柳飞月,“接下来,恐怕还需要多多仰仗飞月师姐了。令狐翼走后,副会主的位置就空出来了,这个位置,恐怕要飞月师姐来坐了。”

    他在这青衣会中没什么威望,所以如果要想在短时间内真正地掌控住青衣会,怕是还得要依靠柳飞月。

    “副会主?”

    柳飞月蹙了蹙柳眉,“会里德高望重的人多的是,这个位置,怕是有不少人盯着吧。”

    “其他人我都信不过,只有师姐你,才是我的心腹。你有能力掌控青衣会。”凌尘摇了摇头,他这个人基本不管事,副会主以后就相当于会主,必须要找个信得过的人才行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令狐翼一倒,依附于他的那些人,成不了什么气候,我们要掌控青衣会,并不难。这个副会主,我就先任着,等你以后找到了合适的人选再说。”

    柳飞月没有再推迟,点了点头道。

    凌尘听了这话,心中也是安定了不少,若是有柳飞月打理这些事情的话,那他无疑是能省去很多工夫。

    至少柳飞月的谦让之词,凌尘就权当做没听见,之后说不定连会主的位置他都会让给柳飞月,换人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风之国,神意门。

    整个神意门,在相当长的时间里都处于风平浪静的状态,即便是之前副门主叶南天死于天虚宫,神意门也并未有什么大动作,只是对凌尘发布了必杀通缉令,并没有多么有力的措施举动。

    所有的神意门弟子都知道,目前的神意门,其实是属于一种群龙无首的松散状态,门主申屠彦自从从人皇地宫归来之后,就一直处于闭关状态,如此一年多时间,没有人见过申屠彦本人。

    以前神意门的事务,都是由副门主叶南天负责,但在叶南天死后,大长老上官宏暂时操持了神意门的大权。

    但是申屠彦的那一派,并不服从上官宏的管束,各自为政,如同一盘散沙,在申屠彦未露过面的情况下,整个神意门,离心离德,一日不如一日。

    更要命的是,最近的神意门,出现了长老和弟子频繁失踪的事情。这些失踪的长老和弟子,似乎都是十分随机,而且都是在宗门内失踪的,毫无征兆,一旦失踪,便如同彻底蒸发了一般,完全再无消息。

    即便是上官宏成立了专门调查此事的小组,由,事情却没有任何进展,整个神意门,人心惶惶,不可终日。

    “唉,这日子一日不如一日,回想当初凌天羽宗主还在的时候,宗门是何等气派,没想到如今败落到这等地步。”

    在山门不远的地方,几名弟子聚在一起,小声议论,其中一名老资格的弟子叹气道。

    “别提了,我的一个嫡系师兄,上个月就失踪了,至今都音讯全无,别说凶手,连个尸体都没找到,这太诡异了。”

    另外一名弟子也是唉声叹气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这样下去,我看不知道什么时候,咱们都会步他们的后尘,自己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恶,难道我们就只能这么坐以待毙,一点办法都没有?”

    “太窝囊了,这么下去,宗门干脆灭亡算了,还不用这般担惊受怕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