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八十七章 波澜
    “虚皇令不愧是上古遗物,其中的武学果然是天下一绝。”

    申屠彦心中无比痛快,若不是因为修炼了这虚皇令中的武学,他绝不会变得现在这般强大,更不会拥有吸人功力这种骇人的能力。

    “死吧,黑市之主!”

    申屠彦在座下的黑鹰迫近了黑市之主后,陡然身体一跃,便是落在了黑市之主的飞禽异兽上。

    “可恶,想杀我,我要你付出代价!”

    黑市之主毕竟是武林中根深蒂固的枭雄人物,他的实力,处于武林中的第一阶梯,如今被逼到绝境,心中也是蓦然激发了一抹狠意。

    申屠彦根本没把黑市之主放在眼里,对方要是能奈何得了他,也不会被他逼到这副模样了。

    他的手掌,蓦然探出,在那手掌之间,浮现出一道道仿佛具备腐蚀性质的黑气,抓向了黑市之主的咽喉。

    “绝望飞刀!”

    黑市之主大喝一声,猛然从衣袖中射出一柄天残飞刀。

    这一柄天残飞刀之中,包含了黑市之主的绝望力量,从绝望的情绪中,黑市之主化绝望为力量,使这一柄飞刀的力量是平时的双倍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申屠彦收手已经来不及,他索性直接从戒指中取出了一面小盾挡在身前,右手则依旧是抓向黑市之主的脖子。

    卡擦!

    小盾直接被飞刀穿透,射入了申屠彦的身体。但是在那同时,申屠彦的手爪,也是穿透了黑市之主的咽喉。

    噗嗤!

    申屠彦吐出一口黑血,受伤不轻,这一枚绝望飞刀附带剧毒,而且刀芒直穿肺腑,差点就致命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,居然还藏着这等手段。”

    申屠彦脸色有些难看,这飞刀造成的伤势不轻,看来短时间内,他是没办法再动用真气了。

    “看来计划得推迟了。”

    申屠彦估摸着得疗伤好一段时间,再者,吞噬这黑市之主的真气,也需要一段时间,看来他的下一步计划,要推迟了。

    “是我的终究是我的,不必操之过急。”

    申屠彦咧嘴一笑,而后也是将运转真气,将黑市之主的功力全部吸收,然后方才手臂一甩,将后者的尸体给丢了出去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申屠彦方才离开了荒山。

    稍后,凌尘和柳飞月经过荒山上空。

    “嗯?有一股浓郁的血腥气息。”

    凌尘正在那青风鹫背上闭目养神,忽然,他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血腥气息?这里是荒郊野岭,若是有什么野兽厮杀,出现死伤,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。”柳飞月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野兽的血,这股气味,是武者的,而且是一位实力强大的武者。”

    凌尘眼神微微一凝,勒紧了青风鹫的缰绳,在那荒山之上降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武者的气血和真气相融,和野兽的血液气味基本相似,但其中那股真气的气息,却依旧存在,不过只有很少的人能够察觉出来,显然凌尘就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在那荒山中搜寻了片刻,凌尘也是很快找到了血腥气味的来源。

    是一名黑衣中年人的尸体。

    “这人……是黑市之主?”

    凌尘尚未发觉什么,旁边柳飞月突然惊呼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,黑市之主?你确定?”

    凌尘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柳飞月。

    “应该没错。”

    柳飞月仔细打量着地上的尸体,而后臻了臻首,“以前我和师傅去黑市总舵的时候,有幸见过黑市之主一次,应该不会认错。”

    “此人生前,的确是一名天极境强者。”

    凌尘能够察觉出尸体的气息,这股气息是天极境强者方才具备得气息。

    “但是他的功力,似乎全部都消失了,一点都不曾剩下。”

    凌尘皱起了眉头,“黑市之主是何等大人物,他怎么会被人杀死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通过略微观察便能知道,黑市之主的死显然并非什么意外,而是被人一爪给抓碎了咽喉,是死于他人之手。

    黑市之主这等级别的人物,谁敢杀他,谁又能杀得了他?

    武林中能够做到这种事情的人,恐怕屈指可数。

    “太可怕了,黑市之主竟然被人杀死在这荒郊野岭,不知道黑市的人知不知道这个消息。知道后,又将会是什么反应。”柳飞月也是有着吃惊地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肯定还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凌尘摇了摇头,然后指了指尸体身上还没有干涸的血迹,“腿上的血都还没干,说明人才刚死而已,这个黑市之主,就是在刚刚不久前被人杀死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还是找个地方,将尸体埋了吧。”柳飞月俏脸布满着凝重之意,“这具尸体若由我们带走,再归还黑市,我们恐怕都要沾上不小的嫌疑,黑市的人多半会认为,是我们杀的。所以这个烫手山芋,还是尽早处理掉为妙。”

    “不,这具尸体由我带走,既不归还黑市,也不埋掉,我要带回青云山好好研究一下,凶手究竟是谁。”

    凌尘眼睛眯了起来,他总感觉,事情没这么简单,死了一个武林巨头,这可不是什么小事情,整个武林的局势都将发生剧烈的动荡。

    他要好好研究下这具尸体,看看能不能够查出些什么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的凌尘哪里知道,这其中蕴含了天大的阴谋,一个妄图称霸武林的阴谋。

    “先回青云山,之后在从长计议。”

    凌尘将尸体收了起来,然后也是和柳飞月一起,离开了荒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九龙湖论剑的结果,仅仅只是过去了几天时间,便在武林中传的沸沸扬扬。

    天下四杰易位,四大老牌宗师退出舞台……一件件惊心动魄的事情,都能够在江湖上掀起巨大的波澜,但除此之外,还有一件更重磅的事情。

    年轻一代的无尘取代了呼延雄成为天下第一宗师,而且还获得了无敌剑宗的封号。

    这个称号,可谓极具争议。

    一石激起千层浪,仅仅是一个封号,却在整个武林中搅起了风云。

    泽之国,一片剑山之中,一名白发老者徐徐吐出一口白色雾气,雾气如剑如刀,仿若一条白绸在虚空中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卡擦!

    一座笔直如剑的山头被生生削平,断口处平滑如镜。

    “看来很久不出来,江湖中已经不把我们当回事,无敌剑宗的封号说给就给,还是一个后辈。”

    白发老者双目平淡,举手投足之间,周边的草木刷刷抖动,好似一柄柄利剑竖起。

    若有剑客来到此地,必定毛骨悚然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