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八十八章 帝剑宗
    青云山。

    黑市之主死亡的消息,凌尘并没有公布出去,因为正如柳飞月所说,如果贸然将消息曝光的话,恐怕反而会招来怀疑。

    回到青云山后,凌尘便待在了后山之中,此番和天下宗师论剑比试,收获不小,剑法招式、意境都得到了磨炼,而他所掌握的火之真意,也是得到了提升,更上一层楼。

    如果说原先凌尘的火之真意只有一成火候的

    话,那么经历此次的实战,便提升到了两成火候。

    虽说只提升了一成火候,但是不要小看这一成火候,武学真意,一点一滴的提升都很难,毕竟这不同于真气修为,可以依靠修炼时间堆叠上去,武学真意,只能靠自己的领悟。

    成就高低,全在个人。

    后山,青衣客的木屋外,凌尘正盘坐在石凳上,他的手上,赫然拿着一本《天下宗师榜》。

    翻开宗师榜第一页,凌尘看到了自己的名字——“天下宗师榜排名第一,无敌剑宗无尘,此人乃是万年不出的剑道奇才,以十九岁之龄,登上天下宗师榜榜首,名号无敌剑宗,现为青衣会之主……,云出历三百五十八年春,九龙湖论剑,先后击败铁指神宗殷天锡,四杰之首座云轻鸿,再败幻影剑宗,雷火刀宗,冰绝宗三大老一辈宗师,经我万象门数十位长老评估,把其列为天下宗师榜第一,封号无敌。”

    万象门对凌尘的评价很高,语气十分肯定。

    “居然直接说我是无敌剑宗?”凌尘有些惊讶,莫涛说他是无敌剑宗,只是给他取一个称号,和《天下宗师榜》称呼他为无敌剑宗是两码事,至少后者比前者更有权威,等于是笃定他这个无敌剑宗的身份了。

    没有太过在意,凌尘继续往后翻去。

    这届入榜的青年高手的确很多,足有十七个,接近天下宗师榜的四分之一,前十,更是,这个比例相当之高。

    其中,云轻鸿排名第二,第三是呼延雄,第四是柳飞月,第五是方白羽,第六是苏子陵,第七是殷天锡,第八是岳如海,第九是冷绝……

    “无敌剑宗称号就这么落在我身上,看来想不努力都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闭上书籍,凌尘淡然一笑。

    此时,在青云山北方,百里之外。

    天空中,一条白色绸缎般的光芒一闪而过,白光锐利如剑,如同一柄虚幻的飞剑在穿梭。

    那是一头通体白色的剑形鸟,速度奇快,转眼间,白光来到青云山上空。

    在那剑形鸟背上,赫然站着一名飘逸不群的白衣老者,老者腰间配剑,气质出尘,放在年轻的时候,必定是一位绝世少年剑客。

    “仅仅十九岁,就达到了这种地步,的确是前所未见的剑道奇才,但木秀于林风必吹之,年轻人不懂得含蓄也不是好事,就让我来教教他吧!”

    白光微微停顿了一下,速度再次暴增,往后山所在的方位掠去。

    “有人闯进来了!”

    青云山有护山大阵,白衣老者的闯入,也是立刻被青衣会的强者发现。

    “他直接往会主住的地方去了,快去通报各位长老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担心,会主可是无敌剑宗,天下第一宗师,想要对付他,至少是那些武林巨头才成。更何况,还有柳飞月师姐在他的身边。”

    “即便如此,也万万不可大意,快去通报。”

    几名青衣会强者匆匆离开。

    后山之中,凌尘正在和柳飞月切磋剑法。

    以前两人练剑,是凌尘向柳飞月讨教,最多是互相交流,但是现在却不一样了,是柳飞月向凌尘讨教。

    一边和柳飞月对招,凌尘一边说道:“你的皎月剑法能迷惑敌人,让敌人看不出剑的轨迹,但不管是什么剑法,都不能华而不实,空有外表,没有实质,师姐,你的剑法非常不错,但还是有点飘,皎月剑法讲究三个字,柔,缠,狠,你做到了柔,缠和狠上还差一点,缠,要把柔运用上去,狠,则是最终极的表现,如同一个漩涡,吞噬敌人。”

    柳飞月听的很认真,学的也很认真,她能够感觉到,自己的剑法虽然没有实质性的提高,但是明显有些困惑被解开了,某些地方,顿时也是有了一种通透的感觉。

    凌尘的指点,还是很有用的。

    如果换成其他人,柳飞月肯定不会听一个十九岁的小孩子在这里对她指指点点,但是凌尘不同,这家伙是个剑道怪才,如果放着这么好的资源不用,那她才是愚蠢。

    “好了,到此为止。”

    凌尘忽然叫停柳飞月,然后往天空望去。

    天际,一道白光笔直穿梭而来,凌厉的剑气和天空产生共鸣,无比协调,仿佛和天空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“此人?”

    柳飞月屏住呼吸,目光凝重。

    “帝剑宗。”

    凌尘不用猜,也知道来者是谁。

    老一辈绝顶宗师当中,以刀道宗师和剑道宗师最为强横,因为江湖上用刀的和练剑的人最多,自然诞生出宗师的概率最大,其中刀道宗师以血魔刀宗为首,而剑道宗师,则以帝剑宗为首。

    血魔刀宗凶狠无情,杀戮血腥,杀气盈野,凶名震天下,帝剑宗的剑法更为了得,如同剑中帝皇,掌控大势,尊贵无双,任何用剑的宗师都得臣服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在凌尘称无敌剑宗之前,帝剑宗是所有剑道宗师之首,是无冕之王,光凭一个“帝”字,便能凝聚大势,天下第一,但是凌尘被封为无敌剑宗后,他的大势便大大削弱,失去了往日的荣光。

    白光速度极快,很快来到凌尘的院子上空,是一名白发老者,他衣衫飘飘,轻轻落在湖畔,屹立在一棵大树旁边。

    帝剑宗打量了一眼凌尘,略带惊讶,他能够看得出来,凌尘的身上,有一股针对他的大势,这股大势和他的大势不同,是一种冥冥中带来的威压,比他的大势要强大的多,让他浑身上下不自在。

    “果然如此!”

    帝剑宗面色一沉,无敌剑宗这个称号太过崇高,以前他帝剑宗的大势,全部都转移到了凌尘这里,如今他到了凌尘这里,反而受到了凌尘的压制,就像是臣子遇到了君主,诸侯遇到了真正的皇帝一样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