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九十三章 伤心殿
    “你们说一说,这一次,我们该支持谁?”

    异常雄浑的声音,从这位老人的身上散发出来:“谢知秋大势已成,实力虽然只有天极境一重天,可是他的实力却远超修为,我甚至感觉到了他的气息,煞气,背后的野心,可惜的是,此人妄自称为教主,甚至还斩杀我们伤心殿的大将,无法无天,狼子野心路人皆知。”

    “尊老,按照道理,我们是应该支持圣女夏云馨。”突然一名长老站立了出来,这是伤心殿的一尊赫赫威名的巨头,名叫铁魔宗,修为到达了半步天极境的境界。

    “夏云馨文武双全,足智多谋,武学天赋也堪称绝佳,的确是适合统领圣教的人选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的是,她的境界太低了,很容易就被谢知秋斩杀,谢知秋在没有修炼成天极境的时候,就已经不可一世,稳压夏云馨一头,现在修成,获得了魔圣传承,那会强横到达一种什么程度?而且吕无双被斩之后,通天峰已经全部归到了谢知秋的麾下,如璇玑子,天魔老人,黑白圣使……这些魔头都甘愿臣服于此子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们支持圣女殿,被谢知秋抓住把柄,穷追猛打,我们伤心殿也吃不消。”

    “铁魔宗,你这么说,是让我们伤心殿投靠谢知秋了?”又是一尊伤心殿的元老突然发话了,“这一点不妥当吧,谢知秋的野心,路人皆知,就算我们投靠他,他也会把我们踩踏在脚底板,生生羞辱,我看还不如支持夏云馨,和谢知秋拼杀一个你死我活,圣女殿那边,北冥老人,龙象尊者,火鸦道人等人也不是泛泛之辈,我不信他们会敌不过谢知秋这个区区小辈。”

    “不妥,我们都不支持,隔山观虎斗,万一两败俱伤?我们岂不坐收渔利?”又是一尊元老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两败俱伤?没有这么便宜的事情,谢知秋出关之时,必然强势归来,百尺竿头更进一步,圣女殿那几个老魔头修为再厉害,也不可能再是谢知秋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不论如何,这次我们伤心殿被夹在中间,两头不是人啊。司空教主和柳惜灵圣女在的时候,即便两大派系有所冲突,也不会如此大动干戈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?准备好站队吧,否则无论哪一方赢了,必然找我们秋后算账,我们不会有好下场。”

    伤心殿之中,上上下下,议论纷纷,各说各有理,根本没有办法拿出一个决定来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们不要再吵,老夫得仔细地考虑周全。”伤心老人大手一挥,顿时整座大殿都安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用再考虑了,伤心老人,投靠谢知秋教主,是唯一的选择,否则,下场只有一个,那就是死!”突然,一个声音传递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伤心老人猛然抬头,目光落在了大殿门口。

    视线当中,数道人影走了进来,那为首的,赫然是那位教主身边的绝世强者,黑袍。

    在他的身后,璇玑子,天魔老人,黑白圣使等通天峰巨头一一出现,用气势支撑黑袍。

    “伤心老人,你是圣教中立派系默认的领袖。”黑袍看向了伤心老人:“我们这次来,就是明确了支持新任教主谢知秋,扼杀夏云馨,剿灭圣女殿。伤心老人,我们想问问你的态度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态度?”伤心老人一惊,对方这阵仗,哪里是问他们的态度,分明是上门来威逼的。

    “黑袍自古是教主的忠心护卫,他就是教主的代言人,连他都已经承认了谢知秋的教主地位,伤心老人,识时务者为俊杰,我相信你应该不会是个不知变通的愚蠢之辈。”

    璇玑子道。

    “连黑袍都归顺了谢知秋?”

    伤心老人心中愈发震惊,黑袍素来是只认教主,不认其他人,这次怎么居然表明了态度,归顺了谢知秋?

    其实原因是什么,只有黑袍本人自己知道。

    谢知秋传授了一门绝世魔功,这一门魔功的等级,居然是半圣级别,这种级别的功法,整个圣巫教都没有一本,就算是前任教主司空翼,修炼的《魔帝典》,也不过是一门王级上品功法。

    目前谢知秋以前传了他功法的前三重,但是后面四重,要等对方出关之后,才会继续传给他。

    当然,至于传他多少,那就得看他的表现了。自然而然,他为谢知秋办事要卖力一些。

    “诸位,谢教主出关的时间就在这几天,据我所知,他这次闭关出来,实力已经突破到了天极境二重天,我想你们也知道,谢教主才刚刚晋升天极境的时候,就轻而易举地斩了吕无双,他现在的实力,我恐怕都不是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要做决断,就在今天,一旦无法做出来决断,那后果,将会不堪设想。”黑袍面色冷漠地道。

    一句话,宛如晴天霹雳,把众人震得头脑发晕,就连伤心老人都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“什么,实力又提升了?”一位伤心殿的元老尖叫起来,按捺不住自己心中的恐惧。

    “提升修为,对谢知秋教主而言,就像是吃饭喝水那般简单。”璇玑子冷冷的道:“我奉劝你们一句,时间不等人,忤逆他的人,下场会很惨。”

    “三日之后,谢教主就会出关,正式灭掉圣女殿,一统整个魔道,到时候,你们要前往观礼,迎接他。谢知秋教主已经说了,如果他降临,凡是没有来迎接的人,都是死路一条。最好整个圣巫教有头有脸的人都要过去一下。”

    天魔老人也是淡淡的道。

    一时间,伤心殿的所有人都是噤若寒蝉,一句话都不好说。

    稍后,伤心老人方才点了点头,眼中闪过一抹精光,“请回去告诉谢知秋教主,我们伤心殿的人,一定准时到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选择,那就恭喜,足下选择了一条正确无比的道路。”璇玑子笑了起来,“走吧,伤心老人,你先随我们前往通天峰,静候教主旨意吧,三日之内,教主必定破关而出,届时横扫圣女殿,血流成河,不在话下!”

    “悉听尊命。”

    伤心老人拱了拱手,然而他的眼神却是瞥向了另外一个方向,在那个方位,荀无咎会意地点了点头,然后便是悄然地退了出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