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九十四章 谢知秋出关
    荀无咎离开伤心殿之后,便立刻来到了圣女峰,将事情告知了夏云馨。

    得知了谢知秋就要功成出关,对付圣女殿,圣女殿的众人也是担心不已。

    连伤心殿,此时都已经被迫归顺了通天峰,接下来的局势,对他们而言无疑是十分恶劣。

    “现在的谢知秋并非本人,他是无底魔渊的一尊被封印的圣境魔头,只不过是夺舍了谢知秋,如今竟然来到我圣教,妄图窥伺教主大位。”黑剑客面色阴沉地道。

    “魔道之人,素来注重实力,谢知秋到底是什么人,没有人会关注,人们只会关注他的实力强弱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如若别人知道他是一尊圣境魔头,恐怕非但不会说什么,反而会更加死心塌地,追随谢知秋。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,也是纷纷点头,这话说的十分有理,在魔道之中,只认实力,若是得知这谢知秋是圣境魔头,恐怕趋之若鹜的人会更多。

    “谢知秋就要出关了,可是我们圣女殿中,却没有能够和他匹敌之人。”

    火鸦道人忧心忡忡地道。

    “不,有一个。”

    此时,夏云馨从大殿深处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众人不由困惑。

    “圣子凌尘。”

    夏云馨淡淡地道。

    “凌尘?”

    众人皆惊,荀无咎也是吃了一惊,“凌尘不是失踪了吗,他怎么又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正在返回的路上,应该就要到了。”夏云馨道。

    “可以谢知秋如今的实力,就算是凌尘,恐怕也不是他的对手吧。”荀无咎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凌尘的确很强,但是现在的谢知秋,已经完全超出了青年一代的范畴,根本没人对付的了。

    “事到如今,我也不瞒你们了,凌尘就是青衣会会主,无敌剑宗无尘,我们现在只能够选择相信他。”

    夏云馨一字一句地道。

    “圣女说的对,我们只能相信他凌尘圣子了。当初在天虚宫的时候,连钟子期,董圣龙他们都奈何不了圣子,更不要说,如今的快一年过去,以圣子的天赋,实力必然突飞猛进,未必就不是谢知秋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北冥老人对凌尘很有信心。

    “我们也不能虚度光阴,立刻召集我们圣女殿的麾下强者,全部集合于圣女峰周围,我们要布下大阵,准备痛击敌人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众人皆是拱手应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所有人都知道,圣女殿和通天峰之战势在必行,整个土之国都是知道了这个消息,都沸腾起来,更别说是一些小门派的升斗小民了,各种魔道中小门派,全部都在商量这件事情,这场圣巫教的内战,无疑对整个魔道的势力,都将产生巨大的影响。

    谢知秋以魔圣传人的身份重返,看其架势,显然是打算铲除圣女殿,在圣巫教中取得绝对的权力。

    圣女殿根深蒂固,虽然处于下风,但也不是那么好铲除的。

    三日后。

    通天峰之上。

    有一尊巨大的阵台,连接谢知秋的闭关之所,都要巨大得多的高台,耸立在群山之上,无数的人密密麻麻蚂蚁一般,仰望高台。

    伤心老人也是来到了这通天峰下,目视着那一座高台,今日,便是那谢知秋的出关之日!

    只是对于这般阵仗,伤心老人却有点吃惊,这个谢知秋,区区后辈,居然在这通天峰已经具备了这等权威。

    “伤心老人,你就看着吧,谢知秋教主就要降临了。”旁边的璇玑子淡淡的道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就在他话音刚落,立刻之间,那高台便是震动了起来,在那高台的中央,机关松动,蓦然出现一个空洞,空洞之下,一道石台缓缓升起。

    谢知秋出关了。

    一股强横的威压从那石台上的人影散发开来,让所有的人都颤抖。

    这是圣者之威。

    在这股威压的笼罩下,伤心老人脸色极其难堪。

    他是堂堂魔道巨擘,伤心殿殿主,地位崇高,派系首领,可是现在在气势上,根本不是谢知秋对手,在谢知秋这股威压面前,十分弱小,根本抬不起头来。

    在那石台之上,赫然站着一道显得十分年轻的身影,略显惨白的脸上挂着一抹邪异、冷酷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谢知秋忽然冷哼一声,这道哼声,顿时仿佛一道尖刺一般,刺在了众人的脑袋之中,将他们的灵魂狠狠地蛰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教主千秋万代,一统天下!”

    短暂的呆滞过后,所有人都连忙跪下,向着谢知秋俯首称臣。

    这股威压,胜过所有人,隐隐之中,若任何人怀惴二心,仿佛对方便能够翻手将他们镇压,灭杀。

    即便是那些天极境魔头,在谢知秋面前都黯然失色。

    “恭迎教主降临。”

    无数的圣巫教强者的声音,如山崩海啸,猛烈呼啸。

    这声音感染了无数魔道门派的强者,在谢知秋的目光之下,那些原本算是一方大人物的魔头也纷纷喊了起来,此时谢知秋看向他们,他们觉得不寒而栗,唯一的念头就是臣服。

    许许多多的魔道门派,如白骨门,油女宗,百毒门……都来朝拜谢知秋,这当然少不了黑袍等人的功劳,在极短的时间之内,拉拢了如此之多的人物,势力,使得圣女殿的势力彻底孤立。

    伤心老人原本不是没有动手的打算,如果谢知秋只是个中看不中用的鼠辈,他大可发难,取而代之,但是现在,伤心老人已经没有了这种念头,就算是他,在这股恐怖的压迫力面前,都是断了动手的念头。

    看来此子是真的获得了魔圣的传承,身上的圣威居然如此之强,这里如此多的天极境强者,全部都臣服,跪拜,没有一个人跳出来反抗。

    “很好,短短一个月,居然有这么多人归附我,你们做了你们人生中最明智的决定,可以免去了一死。”

    谢知秋在祭台上,脸上阴冷的笑容愈发浓郁,他彻底稳定了身躯,开始四面张望,如同一尊帝王,视察自己的臣子。

    “黑袍,你做得不错,不枉本座栽培了你一场。”

    目光落在了那黑袍的身上,谢知秋咧嘴一笑,面色森然无比。

    黑袍神色恭顺,拱了拱手道:“教主,您终于出关了,是立刻去圣女殿斩杀夏云馨,除去这个眼中钉,还是如何?那圣女殿最近动作不小,把圣女峰周围防成了铁桶一般,我看教主还是要从长计议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