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一十六章 黑市第一杀手
    “他是天下第一宗师,青衣会之主,无敌剑宗凌尘!”

    冷绝看元罡的目光就像看白痴一样。

    凌尘的实力,连他都忌惮无比,自愧不如,元罡居然敢去招惹对方,岂不是自取其辱。

    “什么,他就是凌尘!”

    元罡和独孤邪也是大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自从圣巫教大战之后,凌尘和无尘是同一人的消息,就已经传遍了整个武林,如今基本上只要不是消息特别封闭的人都知道,无敌剑宗无尘,就是圣巫教的圣子凌尘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青衣会之主,难怪!”

    那些明月台的客人,都是面色震惊地望着凌尘,对方的身份确实非同一般,难怪能够让黑市如此重视。

    “可惜!”

    明月楼主和慕青都十分后悔,刚才她们应该再卖力一点,若是能够获得凌尘的青睐,那便真是立下大功了。

    “凌尘?无敌剑宗,很好,我早就想和你过招了。”

    然而就在众人都陷入震惊中的时候,一道声音却是响起,在那诸多视线当中,那独孤邪大笑一声,脚步猛的前踏一步,体内浩瀚真气顿时铺天盖地的暴涌而出,强悍的威压,令得阁楼之中不少人的面色都是略微有些变化。

    “什么,独孤邪想要挑战凌尘?”

    众人再度震惊。

    “独孤邪可是暗影楼第一杀手,实力比冷绝都要强出一头,他未必就不是凌尘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凌尘虽然位高权重,但是他本身的实力,应该并没有强到可怕的地步。”

    “有好戏看了。”

    看热闹不嫌事大,许多明月楼的客人都关注起了这场战斗。

    帝剑宗和血魔刀宗当初败给凌尘的事情,并没有传播开来,所以许多人对凌尘实力的认知,还停留在几个月之前的九龙湖论剑上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我的对手,何必尝试。”

    凌尘无动于衷,淡淡地道。

    在凌尘看来,这独孤邪的实力尚且不如帝剑宗,根本没有交手的必要。

    “还真是狂傲,我独孤邪向来视那些武林排名如同粪土,今日我便要亲自试试,你这无敌剑宗,有何了不得之处!’’

    真气暴涌,独孤邪大笑,那修长的手掌猛然一握,一道飞镖暗器在他的手中浮现,脚掌一跺地面,身形便是闪电般的出现在凌尘面前,手中飞镖暴射而出,凌厉的劲气,将空间撕裂出一道道漆黑的痕迹。

    面对着独孤邪这等凶悍攻势,凌尘却是不退不避,直到那飞镖暴射至面前时,突然身体后仰,飞镖从凌尘的眼前蓦然擦了过去。

    见到凌尘竟然完全避开了自己的攻击,独孤邪眼神也是一怔,旋即冷笑一声,突然手掌一翻,又是一柄飞刀浮现了出来。

    地冥飞刀。

    飞刀暴射而出,犹如一道流星,暴袭向了凌尘的眉心。

    这一道地冥飞刀的速度,显然比冷绝手中用出来还要快上几分。

    凌尘整个人从座位上暴掠而起,那一柄飞刀径直穿过,直接将整张檀木桌给斩为两段,切痕平滑无比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这一次,飞刀暴闪而过,将凌尘的一块衣角给陡然割裂了开来。

    铿锵!

    在暗器射出的下一刻,独孤邪也是抽出了一柄细剑,细剑在地上划出一道犀利的火痕,挑向凌尘的心脏部位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那两道暗器倒射而回,袭向凌尘的背后。

    凌尘袖袍挥动,每一次的指劲击出,都会极为精准的轰击在独孤邪攻势即将到临的那一霎,这种时候,刚好是其力道由弱变强之时,但这种破绽,若非拥有着极其完美的洞察力,谁也无法做到,但所幸,拥有着强大心力和剑意的凌尘,却是能够将之办到。

    铛铛铛!

    每一次的交锋,独孤邪的面色都是会涌上凝重,待得十几回合凌厉交手完毕后,其脸庞上已是彻底被凝重所取代,虽然他已经连连施展出杀招,但却居然未曾对凌尘造成丝毫的伤害,后者那副从容的模样,令得他面子略微有些挂不住。

    “我倒是想看看,你的反应到底能快到什么地步。”

    独孤邪面色阴寒,他忽然眼神一动,在凌尘的周围,那一道飞镖和飞刀两柄暗器,竟然皆像是触动了机关一般,分裂开来,化为一道道尖刃,散射开来。

    “果然不愧是黑市第一杀手,手段果然层出不穷。”

    见状,凌尘眼眸微眯,却是拿起了一块碎裂的桌角,在其手上飞速挥动,将那一道道分裂的暗器格挡开来。

    每一次格挡,凌尘手中的桌角都会断裂一分,到最后,桌角完全被轰成了齑粉,凌尘却陡然眼神一凝,下一刻,他身形一闪,突然诡异的出现在独孤邪面前,屈指一弹,一股劲风射出,闪电般的轰在独孤邪手腕处,这股劲风虽说不强,但却刚好将独孤邪蓄势待发的出招打断,令得他体内气血翻滚。

    “可恶,不出剑就想赢我?”

    被凌尘轻而易举地破掉招数,独孤邪面色一沉,然而他还来不及思虑,一道凌厉的劲风便是迎面而来,令得他急忙相迎。

    凌空点出一道碎金指芒,凌尘进逼到了独孤邪的面前,指芒包含着凌尘的无敌剑意,轻易就撕开了独孤邪的防御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磅礴的劲风在明月台上弥漫而开,旋即众人便是惊愕的见到,在凌尘一指之下,那独孤邪居然倒飞了出去,直接将护栏撞破,身体不稳,差点便摔下楼去。

    当独孤邪面色阴沉,正打算反击的时候,一道明晃晃的剑锋,已是架在了他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望着这几乎是瞬间结束的战局,阁楼之中,顿时鸦雀无声,一道道惊愕的目光望着场中负手而立,甚至连身形都是未曾移动的青年,眼中都是有着一抹浓浓的敬畏之意,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从头到尾,独孤邪都完全被压着打,无法撼动凌尘,而当凌尘拔剑之时,战斗却已经结束了。

    这就是无敌的实力,无敌剑宗的绝世气度。

    就算是真正的天极境强者,见到这一幕,都必须要惊叹。

    “承让。”

    收剑入鞘,凌尘端起了那断成两半的桌子上,依然未曾洒掉的酒杯,将一杯酒给喝了下去。

    一战过后,酒温尚在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’’

    刚刚稳住身体的独孤邪,听得此话,一口鲜血,又是忍将不住的喷了出来,他怎么也是想不到,以他自认为在天极境以下无敌的实力,在凌尘手中,却是败得如此的狼狈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