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二十九章 天虚宫之危
    “如今我们的大敌乃是申屠彦,任何申屠彦的敌人,都是我们潜在的朋友,他们若是被灭,于我们而言并无好处。”在凌尘目光闪烁间,身后有着柳飞月淡淡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虽说天虚宫在经历过你上次的大闹之后,已经和你成为了死敌。但是若此时我们能够出手救援的话,无疑是能够化解仇恨,成为他们的救命稻草。”

    “飞月师姐你说的不错。”

    凌尘点了点头,“即便天虚宫此番被灭,也不会完全被铲除,作为数百年的古派,只要还有星星之火,就还有翻身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当然,说这么多,柳飞月心里也是明白,凌尘最大的理由,无非还是只是想救徐若烟而已。

    “既然已经做出了决定,那便立刻动身吧!”

    柳飞月臻了臻首,从黑魔岛去天虚宫,路途遥远,等他们赶到之时,很有可能,已经无力回天了。

    “那此次行动便由我去,师姐你镇守黑魔岛如何?”

    凌尘看向了柳飞月。

    “那不行。我也要去,另外再看看那个叫做徐若烟的女子,我倒是很感兴趣,能够将师弟你迷得如此神魂颠倒的女子,究竟长什么样子。”

    柳飞月却是突然浮现出一抹异常惊艳的微笑,露出一抹十分感兴趣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,徐若烟对师弟你心存误会,只怕我们即便前去,也未必会给你好脸色看。”

    凌尘洒然一笑,摇了摇头,“这个不要紧,我并非要她记住什么,但求无愧于心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听你这么一说,我倒是有点羡慕那位徐若烟姑娘了。”

    柳飞月叹了一声。

    所谓的不离不弃,生死相随,也不过如此,恐怕就说的是凌尘这种人吧。

    更不要说,当初徐若烟还在天虚宫刺了凌尘一剑。

    当你为一个人豁出性命时,对方却反而伤了你,这种伤害,不仅是身体上的,更是心灵上的重伤。

    但是真正的爱,却并非如此脆弱。

    爱一个人,便要包容她的错误,要设身处地地为对方去考虑。

    哪怕对方因为各种原因而视若无睹,但仍然选择包容她,那便无愧于这份爱。

    这天下间,有几人能够做到这等程度。

    不多时,伴随着一道轰隆的声响,那山峰之侧,已是有着一艘巨大的黑影穿破云层停靠,俨然是一艘傀儡战舰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凌尘和柳飞月先后掠上了战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蓝地青,雄伟的山岳犹如巨龙般匍匐,最后延长而去,直接蔓延到那视线的最尽头,整片天地,都是弥漫着一股恢弘之气,这般天地,犹如仙境。

    啊!

    不过如今这方圆数百里战火缭绕,即便是这般清修之地,也是无法幸免,那宁静的祥和,并未持续太久,便是陡然有着凄厉的惨叫声撕破天宇。

    目光顺着惨叫声传来的方向望去,只见得在那遥远处,滚滚的黑烟升腾而起,硝烟弥漫,战火笼罩整个大地。

    那滚滚硝烟之下,赫然是一座座耸立的山峰,山峰之上,皆是有着一座座大殿,只不过那一座座大殿,大部分如今已经都被战火摧毁。

    半空之中,黑云笼罩,气流狂暴,在那黑云之后有着铺天盖地般的身影,立于一头头飞禽异兽身上,那些身影,皆是身着相同的服饰,而且在他们胸膛处,皆是有着神意门的标志。

    那些人影,个个气息强横,但是他们的目光,却是显得有着木讷,犹如一具具僵尸一般。

    这其中,密密麻麻的强者,居然都是达到了天极境,加起来,恐怕有着上百人之多,无疑是一股极为恐怖的力量。

    在那群山的最深处,那里,赫然走着一道青色的光罩,将那天虚宫最后一处净土,给牢牢守护住。

    这是天虚宫的先代掌门布置出的护宗阵法,也是天虚宫的最后一道防线。

    在那巨大的光罩之外,能够见到一些与神意门服饰不同的身影,不过他们似乎是在抵挡着神意门大军的推进,磅礴真气爆发间,却时不时的被那自黑云中呼啸而出的可怕攻势所笼罩,而后道道惨叫声,便是接连响起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竭力的在抵挡着,但显然,在那铺天盖地的攻势下,他们的防御,尽数的土崩瓦解。

    刀光掠过间,鲜血飞舞,惨烈之极。

    “诸位师兄弟,誓死护我天虚宫!”有着一道人影眼神赤红,仰天咆哮,那吼声之中,弥漫着绝望以及浓浓的仇恨之意。

    就在这几天,他们已经有许多弟子死在了神意门大军的手中,这里面有许多他们的亲戚朋友,师门长辈,全部都死在了战火之中。

    神意门的突袭,毫无征兆,根本没有人料到,神意门会突然对他们天虚宫下手,他们更想不到,已经衰落了很长时间的神意门,居然拥有如此可怕的战力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在其身旁的那些天虚宫的弟子,也是咆哮起来,凶狠地反扑。

    而他们的攻势,也是激起了更多神意门弟子的凶性,眼中黑气一闪,攻势再度狂暴,那些天虚宫的弟子,顿时被绞杀而去,鲜血仿佛都是染红了大地。

    在重重黑云之后,数道身影面色漠然的望着那被护宗阵法保护在其中的天虚宫,这是他们最后的防护,只要阵法一破,天虚宫也将会彻彻底底的暴露在他们神意门的屠刀之下。

    “门主,这阵法由天虚宫的两名太上长老全力镇守,一时半会,恐怕难以攻破。”

    黑云之端,数道人影浮空而立,其中一人,对着旁边的黑衣中年人禀报道。

    这禀报之人,赫然是一名俊美青年,年纪轻轻,竟已是天极境的层次。

    若凌尘在这里,一定能够认出此人。

    这俊美青年,赫然是当初和凌尘有过深仇大怨的神意门天才,云天河。

    此时的云天河,说话语气阴阳怪气,似乎是转修了什么诡异的功法导致的。

    但是他实力突然大进,甚至突破了天极境,显然并不是用的正常手段提升的境界。

    “昨日之战,那两人已经被我打成重伤,他们强行运功,催动阵法,不过是苟延残喘罢了。”

    黑衣中年人,显然是神意门门主申屠彦,他望着那一道阵法,也是冷冷一笑,眼中闪过一抹阴沉之意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