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三十三章 孤身迎敌
    “徐师姐!”

    望着那道倩影,无数天虚宫的弟子皆是大声的呼喊了起来,原本还有些萎靡的士气顿时大振。

    此时徐若烟的气息已经发生蜕变,从对方身上所散发出的那股强大的波动,他们所有人都能感受到。

    “师妹!”

    风飘零望着那立于石柱上的白衣女子,虽然后者依旧是面色冷漠,但她却是能够感觉到徐若烟此时心中所弥漫的寒气以及杀意。

    “嘿嘿,挺能干的嘛,徐姑娘,躲了这么久,总算现身了。”

    黑云之中,云天河掠了出来,目光戏谑地望着徐若烟。

    在其身后,申屠彦打量了一下徐若烟,而后也是眼瞳微微一缩,“居然突破到了天极境,看来,钟子期和顾临风那两个老家伙是将功力传给你了。不过这样一来,那两人可就活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啊,这两个该死的老东西,就算是死,也不肯把功力留给我,竟然传给了你这么个小丫头,真是暴殄天物。”

    闻言,无数天虚宫弟子暴怒,目光仇恨的盯着申屠彦,身体因为愤怒而微微颤抖着。

    这个混蛋。

    “申屠彦,我一定要杀了你这个伪君子,替两位太上长老报仇。”

    徐若烟犹如寒月般冷冽的美目,盯着那申屠彦,玉手一握,一股极端惊人的气息,猛的自其体内席卷而出,直冲天际。

    那般气息强度,无疑已是达到了天极境层次,而且不知为何,她的气息虽然仅仅只是天极境层次,但那隐约间所散发出来的危险程度,却是比起天极境四重天的强者,都要强烈!

    “刚刚突破天极境,就有这等强大的气势,看来你们刚刚的龟缩,倒是取得了不小的成果。”

    申屠彦的眼中浮现出一抹诧异之色,“这般临时的传功,失败的几率恐怕占了十之七八,没想到,你这丫头运气如此之好,竟然成功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天有眼,让我成功,以便取你狗命!”徐若烟冷冷地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就算你得到了传功又如何?”

    申屠彦眼露讥讽之色,道:“连他们二人联手,尚且都不是本座的对手,你这一个小辈,还想抗衡我不成?”

    “抓住这个小妞,重重有赏!”

    见申屠彦对徐若烟露出杀机,云天河脸上也是陡然浮现出一抹扭曲的笑容,咆哮道。

    嗖嗖嗖嗖!

    话音刚落,四名天极境一重天的高手暴掠了出去,分别在徐若烟周身的四个方位落下。

    “小姑娘,束手就擒吧!免得吃苦!”

    四名黑衣人盯着徐若烟,旋即皆是咧嘴一笑,目光中带着一抹轻视之意。

    然而,面对着他们的冷喝,徐若烟眼神愈发的冰冷,旋即她缓步踏出,手中长剑,猛的斜斩而出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就在她这一剑斩出时,这片天地仿佛都是陡然凝固了一般,以一种无法形容的速度挥斩而出,那一霎,仿佛虚空都被撕裂了开来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其中一名黑衣人见状,眼瞳猛的一缩,厉声喝道。

    然而他的声音却赶不上他的速度,他的声音刚刚落下,剑光已经从他的面前划过,下一刻,他的身体便陡然僵硬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半空中有幻影闪过,一道白色倩影,也是在四人身后出现。

    而在此同时,那四名黑衣人,却已经变成了四座冰雕。

    砰砰砰砰!

    四座冰雕依次在徐若烟身后爆裂开来,化为漫天的冰渣。

    四名天极境高手,被一剑秒杀!

    可怕!妖孽!霸道!

    这一幕,看得云天河都有些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这样的剑招,恐怕即便是现在的他,也绝对挡不住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天虚宫数百年罕见的绝顶天才,才区区天极境一重天的修为,竟然就有着这等实力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今日,莫非你以为凭借你一人之力,就能挽救天虚宫不成?!”

    “所有人听令,给我血洗天虚宫!”

    申屠彦的目光中闪过一抹森然之意,那喝声之中,弥漫着暴虐的杀意。

    密密麻麻的人影,纷纷压向了徐若烟周围,而风飘零等人见到神意门攻势再度涌来,也是一咬牙,就欲率众抵挡。

    “风师兄。”

    不过他刚欲动手,却是被身前的徐若烟阻拦了下来,后者望着那神意门弟子潮水般的攻势,轻声道:“你和白师姐,还有其他几位师兄,率众多弟子撤退,我来断后,掩护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师妹,要走一起走!”

    风飘零一惊,虽然先前徐若烟展现出惊人的实力,但神意门势大,那申屠彦更是一直未曾出手,恐怕便是在等待着一击必杀的机会,光凭徐若烟一人,如何能够挡得了?

    “师姐,我们不怕死,让我们留下来与你同生共死!”周围那些天虚宫弟子也是两眼通红,急忙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天虚宫仅剩的最后一批弟子了,若连你们都死了,那天虚宫就真的没希望了。”

    徐若烟手持长剑,旋即她玉手一握,一枚令牌便出现在她的手中,旋即她那清冷的声音,传荡开来:“我以新任宫主的身份命令你们,立刻撤离,违令者,以叛宗罪论处!所有人,撤!”

    “徐师姐!”

    数百名天虚宫弟子眼泪滚滚而下,忍不住的跪伏下来,黑压压的人影,霎是壮观。

    所有的弟子,此刻都是对神意门恨之入骨,但是比起神意门,他们更恨自己,自己实力不够强,不能捍卫宗门,不能够替徐若烟分担压力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风飘零也是在眼神一阵挣扎之后,蓦然对着身后的弟子挥了挥手,然后便是第一个向后暴掠而去。

    白清薇也是擦干了眼角的泪水,身形一动,紧接着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那些天虚宫弟子,虽然不忍,但一个个还是转身暴掠跟上,他们知道,他们这些人,每一个,都是天虚宫的种子,只有将天虚宫的种子带走,天虚宫才有重建的希望。

    “想走,哪有这么容易!”

    云天河阴测测一笑,那眼中,无尽的暴虐涌动,旋即他手掌一挥,冰冷之声,传荡开来。

    “给我杀!一个不留!”

    在他的厉喝之下,神意门的众多强者也是犹如潮水般冲出,杀气冲天。

    而在那煞气冲天的如潮人影的面前,仅有一道孤寂的倩影,容颜绝代,玉手捏着三尺寒锋,一人一剑,对抗千军万马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