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三十五章 阴险
    这股力量,是徐若烟从未感受过的强大力量。

    申屠彦的实力,无疑是达到了一种极高的地步。

    难怪此贼能够以一人之力,将两位太上长老打成重伤。

    思绪只是在一瞬间从脑海里掠过,容不得细想,徐若烟只是身形化为虹光,凌厉无匹的剑芒,快若闪电般的对着申屠彦暴刺而去。

    “螳臂当车!”

    申屠彦冷冷一笑。

    剑锋掠出,然而就在剑芒刺中掌印之时,却是被其阻拦而下,火花四射间,那等凌厉剑芒,竟是无法伤其分毫。

    “嘿。”

    申屠彦嘴角一掀,露出狰狞笑容,另外一只手掌紧握成拳,磅礴的真气在他的拳头之处凝聚,汇聚起一道极为磅礴的拳劲,暴轰而出。

    徐若烟眼神冰寒,她望着申屠彦那狂暴而来的一拳,却是一咬银牙,那眸子深处,却是有着一抹狰狞,陡然涌现。

    蓝色的光芒,从她的一双眼睛中绽放出来,她的气息,也是在此时突破了天极境一重天,乃至于二重天的瓶颈,达到了天极境三重天的层次!

    通过催动冰心神魄,徐若烟的修为连连暴增,达到了她本身的极限。

    拳锋洞穿空间而来,徐若烟那长剑之上,浩荡的真气全部收敛起来,然后猛然穿刺而出,只是在那剑刃边缘,却是掠过一抹寒芒,而后剑身一斜,暴刺而出。

    噗嗤!

    拳势被戳破出一个窟窿,剑锋直刺申屠彦咽喉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不过就在长剑即将洞穿申屠彦咽喉时,那狂暴无比的拳头,却已是先一步的落在了徐若烟娇躯之上,滔天真气席卷开来。

    骨骼碎裂的声音响彻而起,徐若烟的身体犹如断了线的风筝般,倒飞而出,绽放出的鲜血犹如一朵盛开的鲜花一般。

    然而在被申屠彦一拳打中的同时,徐若烟的剑芒,也是狠狠地刺进了申屠彦的身体,不过可惜并未刺中申屠彦的咽喉,而是刺进了肩膀之中。

    在那剑伤之处,赫然结起了一层冰霜,将申屠彦的伤口瞬间冻结,无法愈合。

    噗嗤!

    申屠彦喷出一口鲜血,鲜血刚刚出口,便化为了冰块,他脸色淡蓝,显然是也是被徐若烟的寒气所伤。

    嗤嗤嗤……

    倒退了数十米之后,徐若烟方才停了下来,手中长剑,在地面上划出了一道深深的沟壑。

    她的一头秀发凌乱,口角溢血,那白衣早已被鲜血染红了一大片,显然受了不轻的伤势。

    “居然打伤了申屠彦!”

    云天河大吃了一惊,心中震惊无比,申屠彦何等实力?连天虚宫的两位太上长老,都不是申屠彦的对手,而今这徐若烟区区一个小辈,居然将申屠彦打伤。

    让人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幸好他之前并未头脑发热,去和徐若烟交手,否则这地上的无头尸体,恐怕又要多他一具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小丫头,钟子期和顾临风两个老家伙联手都伤不到我,不想却被你给伤了。”

    申屠彦的眼中凶光闪烁,但是对于徐若烟,他也不敢掉以轻心,这个小丫头爆发出来的实力惊人,若是一个不慎,恐怕便会被后者打成重伤,甚至阴沟里翻船,都并不是不可能,

    “我非但要伤你,我还要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徐若烟强忍着翻涌的气血,她的身体已经重伤,加上施展冰心神魄对身体的强大负荷,注定支撑不了多长时间,她只能在身体垮掉之前,竭尽全力,尽一切可能击杀申屠彦。

    “好惊人的意志!”

    申屠彦望着对面暴掠而来的那一抹倩影,眼中也是泛起了一抹诧异,刚才那一拳的威力他十分清楚,哪怕是徐若烟再爆发,后者依然是天极境一重天的境界,被这一拳打中,不死也残。

    然而眼下徐若烟爆发出来的气息,却比之前丝毫不弱,反而更强了一线。

    对方这是在以强大的意志支撑,透支潜力,实力全面爆发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个徐若烟,的确是个顶级的绝世天才,千年难得一遇。

    嗤嗤嗤!

    空气中,锐利的剑气形成气流穿透出去,空气撕裂的声音噼噼啪啪地响彻而起,徐若烟所过之处,仿佛一柄锋利的绝世冰剑,直插申屠彦的心腹要害。

    面对着徐若烟这般攻势,申屠彦也是选择了暂避锋芒,他陡然运功,磅礴无比的真气在他面前凝聚起来,化为一面数丈高大的真气巨盾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仿佛冰块在盾牌上碎裂的声音响彻而起,剑气纷纷爆发开来,将那真气巨盾削弱了一层又一层,但是在申屠彦磅礴的真气运转下,真气巨盾却不断地重新衍生,抵挡着徐若烟的剑气撕裂。

    如此狂暴攻势,连申屠彦都是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。

    “这小贱人疯了。如此下去,即便能够杀了她,也要付出十分惨重的代价。”

    申屠彦知道徐若烟这种状态必然持续不了多久,后者不过是刚刚接受了诸多天虚宫高层的传承,才会爆发出如此惊人的力量来,对方抱着玉石俱焚的心态,必然能够给他造成不小的威胁。

    若是对方将他打成重伤,无疑将会令得他一统武林的步伐大受阻碍。

    忽然间,他的脸上闪现出一抹诡异的笑容,显然也是想到了对付徐若烟的绝佳主意。

    “徐若烟,本座这里,现在有一件绝密的事情要告诉你,是关于杀你父亲的真凶。”

    申屠彦嘴角泛起了一抹阴险的笑容。

    挺得这话,徐若烟只是美瞳一缩,但是却并未受影响,她当然知道,这申屠彦这个时候想要干什么,现在她能够在重伤之下爆发出如此强大的战力,完全是靠着强大的意志在支撑,申屠彦此时试图通过这种手段来扰乱她的心神,击垮她的意志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现在估计还以为,你父亲是死在魔教圣女柳惜灵的手里吧?”

    申屠彦脸上的阴险笑容绽放开来,“让我现在来告诉你事实吧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凌尘那个小子,他一直都没骗你,你的父亲徐飞鸿,的确并非是被柳惜灵所杀,因为当初在人皇殿取你父亲性命的人,正是本座!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徐若烟的娇躯如遭雷击一般,陡然一颤,而她的一张俏脸,也是顿时变得苍白如纸,再无一丝血色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