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三十六章 救下
    “这件事情的真相,只有凌尘和柳惜灵两个人知道,不过可惜,没有人会相信一个妖女和他儿子所说的话。甚至于,连你都不相信凌尘那小子说的话。”

    感受到徐若烟的气势骤降,申屠彦也是知道自己说的话起效了,他眼中的森然之意愈发浓郁,继续咄咄逼人,狠狠地道:“你不仅误会了你最爱的人,而且居然还准备与他人成婚,来羞辱他,当凌尘那个小子为了你不顾一切冲上天虚宫,破坏婚礼的时候,你又当着天下人的面刺了他一剑,差点要了他的性命。”

    一字一句,犹如针扎一般,戳在徐若烟的心头上,让她的娇躯剧烈地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原来是这样。

    徐若烟的绝世俏脸上浮现出一抹凄婉之色,她的脑海中,也是出现了凌尘的身影,这个家伙,原来从来都没有欺骗过她么?

    错全在于自己。

    她如果能够再信任凌尘多一点,便不会发生后面的事情。

    更不会有天虚宫上,大闹婚礼的那一出。

    “从今往后,你我之间再无瓜葛。”

    “你爱嫁谁嫁谁,都与我无关。”

    凌尘走之前留下的话,还在徐若烟的脑海中回想,当初说这话的时候,凌尘是多么愤怒,又多么决绝。

    一切不过是她咎由自取罢了。

    徐若烟两眼无神,失魂落魄,只觉得天地都一片昏暗,体内的力量,也是在迅速地流逝,消散。

    意志已垮,原本在绝望下爆发的力量,也全部都溃散了去。

    “徐若烟,你说你如今还有何面目活在这个世上?就让本座出手,送你一程吧!”

    申屠彦眼中森然杀机蓦然爆发,而后他也是身体一震,生生地将徐若烟的剑气震碎而去,下一刻,他一掌猛然轰出,狠狠打在了徐若烟的身上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徐若烟的身体,犹如一颗陨石一般,落在了地面上,掀起了一阵滔天的尘雾。

    尘雾散去,乱石堆中,徐若烟原本身上的白衣已经完全被浸染成了血袍,浑身的骨头和经脉已经碎裂了大半,若是换成寻常人,哪怕是天极境强者,此刻都活不成了。

    “天河,去结果了她。”

    申屠彦瞥了一眼那远处地面上的徐若烟,再看了看身上那道洞穿了身体的剑孔,五脏六腑都受寒气的影响,也是顿时挥了挥手,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云天河身形一动,纵身掠到了徐若烟头顶的上空,目光落在后者身上,脸上浮现出一抹惋惜的神色,“多好的一个绝代佳人,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这等美人,世间少有,但云天河一想到徐若烟和凌尘的关系,眼中不由得掠过一抹戾气,再好的东西,也不是他的,当即云天河手掌一握,真气便是滚滚而来,他凌空挥出一道剑芒,袖袍一挥,剑气便是洞穿空间,快若闪电般的对着受伤的徐若烟暴掠而去。

    徐若烟望着那暴掠而来的剑气,贝齿紧紧的咬着红唇,那清眸中掠过一抹无力与凄然之色,此战,终归还是败了。

    她心中有撼,没想到在临死之前,她方才知晓,自己亏欠了凌尘那么多。恐怕这辈子是没有机会偿还了。

    她自己死了无所谓,可是天虚宫,便是要这般消失在神意门的屠刀之下了么。

    “师妹!”

    风飘零眼睁睁的望着那在云天河剑下无力反抗,马上即将凋零的倩影,顿时忍不住地嘶声大喊,那声音中,再没有了以往的飘逸从容,其中充斥着无比的绝望与凄厉。

    咻!

    在那嘶哑的叫声响彻天际时,一道急促到无比的破风声,顿时尖锐的在这片天地间响彻而起,那一道道惊愕目光抬头,只见得那遥远处,一道飞镖凌空旋转暴射而来,在半空中撕裂出一道清晰的痕迹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飞镖准确无误地射在了云天河挥出的剑芒上,一举将剑芒粉碎,然后一个旋转,倒射而回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震耳欲聋的声音在这片天地间,黑云陡然裂开,一艘巨大的黑色战舰映入了众人的眼帘之中。

    那一道飞镖,赫然是飞回了那战舰之上,被一名穿着黑市服饰的黑衣人给捏在手中。

    “那是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有着惊呼声响起,风飘零急忙抬头,只见得在在那战舰的最前端,赫然有着一道削瘦的身影静静矗立,他的衣袍在狂风的吹拂下猎猎飞舞,那道脸孔,却十分熟悉。

    “那是凌尘?!”

    风飘零呆呆的望着那道依稀有着一些熟悉的身影,下一刻,他猛的站起身来,那英俊的面庞上,有着难以置信以及难以言明的狂喜涌出来。

    “凌尘?”

    哗然之声,在剩下的天虚宫弟子中传荡开来,对于凌尘,他们每个人都不陌生,那个曾经孤身闯进他们天虚宫,大闹徐若烟婚礼的那个无礼的小子。

    “凌尘,他居然会来救援我们么?”

    白清薇苦笑了一声,当初凌尘大闹婚礼之时,他们天虚宫可并没有半点手软,连太上长老钟子期都对凌尘出手,想要格杀凌尘,虽然最后被凌尘逃脱,但是凌尘和天虚宫之间,仍然存在深仇大怨。

    她是没想到,凌尘会在这个时候出现。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,这家伙是个有情有义之人。”

    风飘零笑了起来,他自然知道,凌尘为什么会出现。

    因为这里有对方放不下的人。

    沙沙沙……

    后方传出的一道轻微的脚步声,也是让得那紧闭着美目的徐若烟缓缓的睁开了双眼,而后她望着不远处那道不知何时出现的身影,贝齿紧咬着红唇,一丝鲜血从嘴角渗透出来,但她却是强忍着心中那股波动,强行将自己的目光从那道身影上缓缓的转移而开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声音虽然很微弱,但凌尘还是听清楚了徐若烟说的话。

    闻言,凌尘也是怔了怔,然后他的眼中便浮现出一抹明了之色,目光有些复杂的望着面前那道一言不发的染血倩影,旋即两眼之中,有着柔和之色悄悄涌动起来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,便交给我吧。我不会再让任何人伤你了。”

    听得这句略带着沙哑的轻声,这一刻,饶是徐若烟心如寒冰,一股无法言明的心酸,涌上挺翘鼻尖,那美眸之中,都是有着水雾汇聚了起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