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三十九章 击退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那神意门无数弟子闻言,也是齐齐暴喝,他们眼中寒芒涌动,而后再度爆发出浓浓杀气,竟是再度如潮水般的涌向那些天虚宫的弟子。

    那些天虚宫弟子见到神意门攻势再度对着她们而来,脸颊上也是掠过一抹冰冷寒意,而就在她要出手时,那远处天空上的凌尘却是淡淡一笑,旋即其手掌轻挥而下,淡漠的声音在天空上缓缓的传开。

    比人多,他可不怕。

    “青衣会和黑市的人听令,保护天虚宫的弟子,伤了一人,提头来见!”

    咻咻咻!

    就在林动声音落下时,那远处,猛的有着急促破风之声响彻,而后数十道人影出现在了天虚宫弟子的上空。

    更多的强者,青衣死士、黑市杀手,从那傀儡战舰中掠出,带头当先,犹如潮水一般,纷纷掠出,和神意门的人马冲击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两方人马,悍然碰撞,一瞬间,人仰马翻,青衣死士和黑衣杀手首先发动攻势,而后浩瀚真气奔涌,磅礴的攻势便是将那些神意门弟子掀得倒退而出,一道道凌厉攻势犹如暴雨一般,降落在那人群之中,将那一道道人影给杀的狗血淋头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云天河等人见到这一幕,面色也是有些难看起来,凌尘带来的人虽然不多,但是却个个都是百里挑一的高手,竟然正面将他们神意门的大队人马击退。

    “门主,这凌尘竟然带来了这么多强者。”一名神意门长老骇然道。

    “此子现在是青衣会之主,又是魔教圣子,如今又掌控了黑市,如今他麾下的强者自然极多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,此子曾是我神意门先代门主凌天羽的儿子,如果能够重回神意门,我神意门一统天下,指日可待!”

    “别指望了,刚才你没听申屠门主已经在劝降他了?许诺他副门主之位,尚且不知足,反而污蔑申屠门主,此子已经下定决心要和我们为敌,劝不回头了!”

    一干神意门的长老议论纷纷,不过到最后,他们还是将凌尘视作是大敌,毕竟申屠彦如今才是神意门的门主,要带领神意门一统整个武林。

    一旦成功,他们都将获得巨大的好处,到时候统筹整个五国的资源,他们不仅将修为突飞猛进,更将获得更大的权力和荣耀。

    “门主,我们现在怎么办?”另外一位长老也是连忙问道,眼下这模样,随着凌尘等人的出现,他们已是失去了所有的优势。

    天虚宫已经灭亡,他们为了消灭这剩下的几百人,在这里和凌尘火并,似乎有点划不来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申屠彦状态不佳,看样子受伤不轻,否则的话,就算人再多也挡不住他们。

    申屠彦眼神一阵变幻,旋即方才沉声挥了挥手,“撤!”

    今日他本想连带着凌尘一起灭了,却不想事情发展成了预料之外,他居然会被徐若烟刺伤,而接着凌尘又爆发出了惊人的战力,挡住了他最强的一招。

    只能等下次他神功大成,抹杀凌尘便易如反掌。

    在申屠彦喝声落下后,那些神意门的强者,也是顿时犹如潮水般退却。

    “会主,追不追?”

    一名戴着面具的青衣死士询问道。

    这名青衣死士,不是一般的青衣死士,而是青衣死士的首领,是一位强大的天极境强者。

    “佯装追击,切莫深入。”

    凌尘淡淡地道。

    不追击的话,申屠彦一定会怀疑,说不定会去而复返,杀个回马枪,但是追得太紧的话,却也容易引来反弹。

    所以只能是佯装追击,让申屠彦以为他们还有余力,却又不逼得太紧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青衣死士首领抱了抱拳,凌尘的话已经说的很清楚了,他自是能够领会。

    “得救了。”

    见得申屠彦和神意门大军退走,诸多天虚宫的弟子,也是纷纷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,那等绝望和死亡的巨大压力,顿时消散而去,那种劫后余生的喜悦之情,溢于言表。

    许多人的目光,皆是落在了那不远处的凌尘身上,眼中流露出一抹复杂之色,今日若不是凌尘率领人马来援,恐怕他们整个天虚宫,都将万劫不复。

    而曾经,他们这些人都对凌尘恨之入骨,甚至恨不得寝其皮,食其肉,然而今日,救他们于濒死之时的人却是凌尘。

    这无疑令得许多天虚宫弟子十分汗颜。

    如果他们是凌尘,恐怕根本不会顾及天虚宫的死活,当然,他们心知肚明,凌尘此番出手,也并不是为了搭救天虚宫,而全是为了一人。

    在确信神意门的大军撤退之后,凌尘本人也是松了一口气,他转而来到了徐若烟的身边,在那诸多视线之中,蹲下了身形。

    而在她心境微微紊乱间,面前的青年似是弯下了身子,然后直接将她拦腰抱起,霎那间的离地,让得徐若烟脑子空白了一瞬,但随即清醒过来后,便是一阵凶猛的挣扎。

    “别动。”

    略微有点低沉的声音传来,徐若烟娇躯微僵,终于是抬起螓首,一张满是柔和之意的年轻脸庞,也是映入了眼帘。

    “凌尘,你今日救我天虚宫大恩,我们这些天虚宫弟子,没齿难忘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风飘零和白青薇等天虚宫弟子,也是走了过来,向着凌尘投以感激的神色,并行了一个大礼。

    “不必如此。”

    凌尘摆了摆手,“申屠彦这老贼老奸巨猾,野心勃勃,是全武林的公敌,他迟早是我的大敌,此番出手,倒也并非完全是为了救援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怎样,是你保住了我们天虚宫的香火。此番大恩,我们一定铭记于心。”

    白清薇也是向着凌尘抱了抱拳,凝声道。

    “咳。”就在凌尘欲要答话的时候,一旁的徐若烟突然轻咳出声,嘴角之处,似是又有着一抹殷红浮现出来,显然先前那申屠彦的一拳并不轻。

    “闲话少说,我先带你们的宫主去疗伤吧。”

    凌尘止住了原先要说的话,抱着徐若烟,便是向着那天虚宫仅存的大殿掠了过去。

    徐若烟听到凌尘的话,美眸中也是稍显黯然,要是以往,凌尘肯定会唤她为烟儿,可是如今,却只是称呼她为宫主,这般称呼,显然是要生分了许多。

    不过她倒也并未太过在意,毕竟自己曾经将凌尘伤得很深,徐若烟心中不求凌尘一下子能够原谅自己,如今凌尘在危急时刻来援,已经足以说明,凌尘的心中是有她的。

    那这便足够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